电子杂志
经济全局

谁能缝合欧元裂缝

文|本刊记者 郑景昕 日期: 2010-07-01 浏览次数: 2934

  在希腊主权债务危机还处于端倪初露时,德国总理默克尔曾态度坚决地表示,德国拒绝援救希腊。“希腊人休想从我们这儿拿走一分钱!”这或许是大多数德国人的心声,在这些严谨、勤奋的德国人眼里,靠吃福利、好吃懒做、不思进取的希腊人遭遇危机正可谓自作自受。

  但正如《经济学人》所指出的,德国要懂得阻止希腊债务危机并不是一项慈善活动,无动于衷只会造成更大的代价。据德意志银行的数据显示,希腊债务危机的升级最终可能导致欧洲银行面临500亿—700亿欧元的损失。欧元兑美元汇率也已从前一高点下跌了15%左右。

  很多人将“做空欧元”视为一场美国针对欧洲的阴谋。欧元集团主席容克也谴责说,“这是一场全球有组织的对欧元的攻击”。但正如索罗斯曾经说过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正是2008年以来的全球金融风暴刮开了欧元的裂缝,才让国际投机者有了可趁之机。

  5月10日,欧盟终于下定决心协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推出了数额高达7500亿欧元的救助方案。之后,欧洲央行也决定将在二级市场买入欧元区政府债券。

  全世界各国有20%的外汇储备是欧元,各国金融机构均持有欧洲的外债,有市场人士指出:欧元彻底失败或者退出市场,全世界经济受创也不可幸免。因此,欧洲无须谴责任何对手,其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缝合业已裂开的“裂缝”——重建欧元。

  欧元的天生缺陷

  十年来,美国经济学家关于欧元的论文中有90%是对欧元持负面看法的。最为典型的是哈佛大学教授、里根总统经济顾问马丁·费尔德斯坦,他认为欧元区达不到“最优货币区”的标准。

  欧元创始人之一奥特马尔·伊辛(Otmar Issing)也认为,在尚未建立一个政治联盟的情况下就创立货币联盟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行动。实际上,欧元从诞生之日起就承载着欧洲统一的“光荣梦想”——从货币统一再过度到政治统一被视为欧洲政治家们的一项“思想”创造。

  80岁高龄的德国前总理科尔深有感触地指出,欧洲统一是“战争还是和平”的问题,而欧元则是“对我们和平的保障。”正如很多人认为的那样,欧元某种程度上是欧洲设法“套住”德国的一项政治工具。所以,单从经济角度看,欧元具有先天的毛病。

  欧元的主要制度保障《稳定与发展公约》规定欧元区国家的财政赤字占GDP比率不得超过3%,公共债务占GDP比率不得超过60%。在平常年份,这是一个“合理”且可以达到的标准。但是当不正常年份出现时,这个标准就显得苛刻而不够灵活,最终不单沦为了“形同虚设”的空文,而且还成为了遏制事态恶化的政策掣肘。

  索罗斯曾撰文指出,在金融体系面临崩溃时,中央银行只能提供流动性,偿付问题需要财政手段予以解决,但在欧元的制度设计里,欧洲央行与各国财政部的关系是割裂的。

  全球金融风暴增加了各国的财政赤字,欧元区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人为”割裂,以及欧元区国家债权的普遍互相持有,使得赤字上升带来的违约风险大大增强。当前,欧元区的整体财政状况已不容乐观,财政赤字占GDP的平均水平达到了6.6%,公共债务占GDP的平均水平也已经达到了84.7%。

  北京邦和财富研究所所长韩志国认为,欧元设计时只考虑欧元区的经济会持续向好而没有考虑会出现经济衰退,更没有考虑到经济危机,以至于欧元区并没有反危机机制,同时欧元在制度安排上也只有进入机制而没有退出机制。

  另一位欧元的创始人前意大利财政部长托马索·派多·亚夏欧帕(TommasoPadoa Schioppa)为此辩解道,在复杂的机构中寻找有共同利益基础的最佳权利配置,是个很痛苦的探索过程。而机制的不健全意味着欧元区在危机降临时的不确定性骤然增加,而且行动速度缓慢,毕竟没有预先设定好的规则,任何计划或政策的敲定都需经过重复地讨价还价。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认为,欧元区目前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保持财政统一性和灵活性,而这牵涉到部分国家财政主权的丧失,但这却是货币联盟想要继续存在的现实选择。

  欧元区竞争力差距在拉大

  在欧元设计者们的预想中,随着时间的推移,成员国经济将逐渐趋同。事与愿违的是,统一的货币在促进成员国之间贸易自由化、经济一体化的同时却加深了欧元区“两大阵营”之间的“失衡状态”:一端是德国和荷兰等北欧国家的顺差越积越多,另一端则是“PIGS四国”(PIGS,葡萄牙、意大利、希腊、西班牙)等中欧或南欧国家的逆差越积越深。

  欧盟委员会近期发布的季度报告称,欧元区16国的竞争力差距正在拉大:以德国为首的部分国家竞争力趋升,环地中海的南欧国家竞争力则出现大幅下降。

  但FT首席经济评论家马丁·沃尔夫认为,德国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财政自律、内需疲软、巨额贸易顺差的巨大经济体,恰恰是因为欧元区的其他国家不是德国。正是统一的欧元保护了德国工业的竞争力,使得它能够在国内需求停滞的情况下依旧保持增长。

  按照目前通过的援助方案,一方面由欧洲央行入市购买受困国家的主权债务以降低这些国家的再融资成本;另一方面则由欧盟与IMF共同组成的援助基金为受困国家提供援助基金以解决这些国家主权债务的短期偿付问题。但在应急措施背后依旧需要北欧国家与南欧国家之间展开一场长期的再平衡过程。

  再平衡某种程度上意味着要让那些不愿扩张的国家扩张,而让那些不愿(甚至不适合)紧缩的国家紧缩。

  作为接受欧盟和IMF援助的条件,虽然希腊政府同意在未来4年内将其赤字占GDP的规模从目前的14%削减至4%,但对于一个经济正处于萎缩,实际上还需要财政刺激的经济体里,紧缩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自断手足。另外,在贸易赤字方面,据国外专家估算,希腊若需要增加竞争力、平衡贸易赤字则需要私人部门的工资下调25%。

  与此同时,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政府也都通过了自己的财政紧缩方案,这或许能让德国感到些许欣慰。但对于德国来说,如果从欧元区整体利益出发,它需要采取相反的政策——提高工资水平、扩大国内需求,这意味着德国的物价水平会上升,德国产品的竞争力会下降。德国计划在2011年财政预算案中缩减100亿以上的财政支出。

  欧元区目前的核心通胀率约为1%,经济和政策研究中心(CEPR)联席主任迪恩·贝克(Dean Baker)认为,如果欧洲央行能使通货膨胀率提高至3%-4%,那么“PIGS四国”的调整压力会轻一些。因为一个3%的通胀可在五年后把一个国家的债务负担降低16%,而4%的通胀率则可在五年内降低超过21%的债务负担。

  可以预见的是,这些措施首先就会得到德国的反对。作为欧盟最大的经济体,德国的一举一动关乎整个欧盟的未来。特别是在面临是否选择那些有利于整个欧盟却可能有损德国利益的选择时,德国政府的压力可想而知。但正如索罗斯说的,欧盟的前进常常需要德国的妥协,如果德国不能带领欧元朝前走,那么欧元将崩溃,欧盟也将崩溃。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