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英才读书

贾樟柯导演·CEO

文|本刊记者 王雨佳 日期: 2010-09-30 浏览次数: 5365

  “亿元票房俱乐部”。

  这个如今被电影界倍加推崇的标签自2002年张艺谋的电影《英雄》在中国内地斩获两亿票房之后,就与成功画上了等号。

  诸多第五代、第六代导演——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陆川、宁浩,在跻身这个俱乐部的同时,不仅得到了鲜花、掌声、金钱,还被赋予了“振兴中国电影”、“抵御好莱坞入侵”的重担。

  然而,有一位我们在谈论中国电影时必定会提到的导演,却一直徘徊在这个俱乐部之外——贾樟柯,正以自己的方式存在着。

  徘徊在这个俱乐部门外的原因不言而喻,其电影在中国内地票房不高。但是,自1998年开始的12年间,一直票房不高的贾樟柯却能不断得到投资,拍摄了9部长片,并获得了包括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在内的多个国际奖项。正是这些作为与成绩,支撑着贾樟柯的艺术影响力与艺术尊严。

  因为《三峡好人》才认识贾樟柯的不少国内观众都认为,贾樟柯代表的是“小众电影”;出现在媒体上的贾樟柯,也往往与“文艺”、“关注中国社会问题”连在一起;他公开批评张艺谋、张伟平的一系列言论更为他“赢得”了反商业的名声。

  然而,真正聆听了贾樟柯之后,你才会发现,贾樟柯口中的自己,与传言、媒体报道中的那个贾樟柯,似乎并不是同一个人。

  电影是艺术也是工业

  历史的演进足以证明,贾樟柯并不是一个反商业的人。

  “反商业只是别人给我贴的标签。对我来说,艺术是第二位的,生存是第一位的。”对于自己身上被赋予的“反商业”调子,贾樟柯的回击干脆而决绝。

  1998年,未经国内审查就送往柏林电影节参展、得奖的《小武》让贾樟柯在国际上一片成名,而换回的却是在国内被禁。所幸,贾樟柯没有停止,《站台》、《任逍遥》先后完成。

  2004年,当电影《世界》终于在国内上映时,贾樟柯哭了。《世界》女主角赵涛的话似乎很能说明贾樟柯当时的心情:“贾导一直坚持做自己的电影,现在可以证明,他没有坚持错。”然而,有了名分并不代表成功,彼时,《世界》国内电影票房并不理想,媒体甚至用“惨淡”来形容当时的票房状况。

  “是自由的经济成就了我。因为有了私人公司,我才能得到投资;有了自由贸易,我的电影才能卖到全世界。所以,我认可商业精神。其实商业是我的生存之道。艺术的表达,正是建立在商业的自由上面。所以,法国、美国的独立电影才会那么发达。”

  电影和其他艺术不一样,需要雄厚的资本力量支撑。时至今日,符合工业要求的电影,最低成本至少需要几百万元。实际上,在中国,拍了一部片子就消失的导演是大多数,而以1-2年拍一部长片的节奏生存下来的导演,则是少数。与国内某些公开炮轰“商业化”的导演不同,贾樟柯从大学时代就很清楚商业化的真正意义:“接受过系统电影教育的人都很清楚,电影是艺术,同时也是工业。反商业的导演绝对是神经病。”

  贾樟柯认为自己在商业上走出不同于“亿元俱乐部”的另一条路,“我的电影在国内上映之前,已经有了5年的国际市场经验。我从来不觉得我的电影是小众的,我拥有的观众不比华人世界里任何一个导演少,至少可以排进前五位。《三峡好人》在70个国家上映,那些观众不是人吗?”

  两重身份的博弈

  导演的身份之外,贾樟柯的另一个头衔是西河星汇公司CEO。

  尽管贾樟柯不愿意“面对”自己C E O的身份,但他的作息俨然已经是一位企业管理者。“我每天9点半到公司,看所有邮件,梳理业务,听取各方面员工汇报;下午两点以后我就是导演,一直到晚上,看书,写剧本。”

  2000年,贾樟柯和他在香港映象节上认识的周强和余力为一起,在香港成立了星汇公司。之后的2006年,又有了内地的西河星汇。至此,贾樟柯的电影业务分别有了内地与海外的对接点。

  在电影艺术上的强势并没有侵占他头脑中的商业智慧,“只爱艺术不爱赚钱”的贾樟柯,说起公司运作、商业模式,头头是道。

  2009年,西河星汇有6000万的收入,主要来自三个业务板块:投资出品电影、广告制作、与电影相关的商业活动。“电影是基本的部分,商业活动是增值的部分,广告主要保证现金流。”

  深入谈及公司以后的发展方向,贾樟柯的商业思路更加清晰。其形式与国内一众娱乐传媒公司如出一辙:向下游延伸,自建电影院。为此,西河星汇还在深圳、上海都拿了地。然而,自建电影院的内在动机却与别不同:“我的电影院可以不考虑盈亏,会尽量考虑放一些有价值的电影。现在这些有价值的电影的生存空间太小了,需要有人去培育。我做电影院就是拿来玩的,玩着玩着,这个市场就能玩起来。”

  1998年,在柏林电影节获了奖的《小武》在海外销售情况不错,1999年6月,年仅28岁的贾樟柯得到了生命中的第一笔“巨款”——500万元人民币的分红。和很多爆富的人不同,贾樟柯的第一选择不是买房买车,而是将这笔钱全都投入了他的下一部电影——《站台》之中。随后,贾樟柯和日本知名导演北野武的公司签订了合同,《站台》的拍摄由对方出资。“钱没有那么快到位,我就先用自己的钱拍。等投资方的资金到位了,再还给我。直到现在,我所有的电影都是这样运作的。和大多数导演不一样,我不必等着钱来才开工。”

  对于导演和商人两重身份,贾樟柯内心显然有过博弈:“我不是一个商人,如果我是个商人,我不会做电影——赚钱太少。我是山西人,如果我想经商,首先会选‘黑白两道’——煤矿或是白酒。我真正的兴趣和理想是做导演,做一个国际水准的导演。”

  “人是最重要的,要尊重个人的价值。这就是我的价值观。其实,我的电影对国家、社会及民族未来并没有过多的关心。我要表现的,是变化着的社会中的个人命运。而第五代导演则是想探讨中华民族落后之根在哪里?这样的主体里,个人不是最重要的。这是我和他们的最大区别。”

  贾樟柯坚持认为自己的电影背后是普世的价值观。只不过,贾樟柯的电影是有门槛的。他的受众需要有一定的阅读量,有稳定的文化生活。在贾樟柯看来,这个标准并不高。

  “过去,我们一直说要维护大众娱乐的权利,但是现在反过来了,精英的文化反而没有生存空间了。”

  终于,贾樟柯把自己对电影的态度升华到了对文化关怀的高度。“提供人类发展动力的优质作品和思想,一般都是少数人的。文化的工作不是建立在被所有人分享的基础上。文化很多时候是孤独的。”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从李佳琦直播带货,到盲盒潮玩圈粉无数,消费行业正展现出新的趋势。在资本市场上,大消费行情也是持续火爆。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中证消费指数自2017年以来上涨105.80%,同期上证综指微涨0.38%。由华安基金绩优基金经理陈媛管理的华安生态优先抓住了消费机会,在刚过去的2019年实现收益率71.10%,排名同类前10%。据了解,由陈媛掌舵的又一新产品华安优质生活1月20日起发行,该基金...
2020年新年伊始,深圳证券交易所组织召开“深市ETF市场发展座谈会”,深交所领导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托管银行代表出席了会议。在该会议上,深交所对于在2019年工作比较突出的公司和个人颁发了奖项,华安基金创业板50ETF荣获2019年度“最受投资者欢迎的ETF”,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助理总监苏卿云获得了2019年度“ETF大讲堂优秀讲师”。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华安基金等数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畅...
从哲学老师到保险行业的管理者,他将太平人寿拉入了世界500强的舞台,即使在行业寒冬期,作为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总经理的他也能带领企业销售逆势增长。他就是四川大学校友张可,一位梦想卓越的行业领跑者。 从四川学霸到央企副董,他3年让企业增收300亿,'再造'一家世界500强张可,毕业于四川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高级财务管理师。现调至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总部任职,并兼任太平人寿副...
近日,德同资本宣布完成德同合心股权投资基金募集,总规模为20亿元人民币。在当前国内资本市场持续低迷,募资极度艰难的大环境下,德同资本作为国内领先的专业投资机构,以长期持续优异回报获得了国内众多顶级投资机构的支持。德同合心基金的主要出资人包括国投创合母基金、上海科创母基金、吴江东方国资、前海母基金、苏州元禾辰坤母基金、上海青浦投资有限公司、江西省发展升级引导基金等多家知名机构投资者。德同合心股权投资...
„      博世集团首个在德国以外的燃料电池中心,计划于2021年实现小批量生产„      涵盖从关键零部件到电堆乃至燃料电池系统全部测试设备以及电堆样件试制线„      博世创新与软件研发中心落户无锡,预计2020年建成投入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