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专栏·企业家的时代影像

为什么不能一辈子只做打工者

文|本刊特约记者 张小平 日期: 2010-09-29 浏览次数: 2114

  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恩怨是非,有恩怨是非的地方就有江湖。

  毫无疑问,财经圈是个大名利场,是最残酷的江湖。

  说到2010年财经圈最受关注的事件——国美“黄陈之争”,其中最受争议的人物并不是刚刚一审被判14年、目前人还在狱中的黄光裕,而是现任国美董事局主席陈晓。

  陈晓,原中国家电零售业第三把交椅的永乐电器掌门人。2006年国美收购永乐后,陈晓只身北上京城,出任国美集团CEO。那时候,黄光裕曾说:“再也找不到比陈晓更合适的总裁人选。”

  然而两年后的今天,黄光裕却在痛斥陈晓“存在个人野心,实施阴谋,挑战职业经理人的职业道德。”网上的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支持这种谴责,有网友甚至调侃:“做人不能太‘陈晓’,用人不能用‘陈晓’”。许多企业界人士也都在不动声色地关注“陈黄之争”的后续发展,对于他们来说,谁最后胜出,其意义都具有指标性、方向性。

  到底,在中国这个商业社会中,企业家与职业经理人应该维持何种关系?该如何解决不可避免的矛盾……

  这些疑问正在成为资本方与管理层必须重新审视的新课题。

  东家最怕取而代之

  一切,都应该从2006年的那个春天说起。终于,中国的家电零售业从诸侯林立的“春秋”时代,迈入几个“大国”互相制衡的“战国”时代。

  疯狂的竞争使得制衡中的每一方都倍感疲惫,元气大伤,但谁也不敢放松。大家心里明白,在商海中搏击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终于,整个行业的惨淡掩不住表面的繁华,巨头们都认为“是时候该聊一聊了”。于是,国美永乐得以走到了一起。

  国美电器在并购永乐电器后,陈晓从黄光裕最头疼的敌人变成了他最得力的部下,两个人开始了“蜜月期”。

  黄光裕为陈晓在国美总部准备了一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办公室。自己换车时,也不忘同时给陈晓买了一辆迈巴赫。陈晓刚到国美北京总部上班,不适应北方饭菜,黄光裕的家人甚至一度每天开小灶给陈晓送饭……而陈晓也“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为国美改善与供应商关系,以及推进国美转型做出了重要贡献。黄光裕当时的评价——“再也找不到比陈晓更合适的总裁人选”,绝不是客气话。

  当然,黄光裕并不是无条件地信任。当他任命陈晓为总裁时,同时还设置了6个副总裁来监督和分化陈晓的权力。即便在出事时,黄光裕也不忘亲笔签字授权给自己最信任的两名心腹——国美常务副总裁王俊洲和副总裁魏秋立,代表他监管国美。

  但让黄光裕意料不到的是,在不到2年后的今天,王俊洲、魏秋立等旧部先后被陈晓“策反”,站在了自己对立面。陆续加入陈晓这一阵营的,还有国美绝大多数高管——他们中的很多人曾经跟随黄光裕多年。

  舆论对此骂声一片。有人站在保护民族品牌高度指责陈晓引入外国资本是“卖国”,有人站在维护道德伦理角度指责陈晓忘恩负义,给职业经理人做了错误示范。姑且不论这些批评是否恰当,我们倒是应该分析一下:为什么一位企业家和一位职业经理人之间会落到这样一个你死我活的地步?

  其实很简单,陈晓固然不愿永远做一个职业经理人,其他的高管们也不愿意一辈子只做一个拿薪水做事的“打工者”,他们希望国美这一块大蛋糕中有自己的一份,希望自己的每一份努力不仅仅是为股东或者老板付出,也是为自己付出。这些,黄光裕没有给他们,而陈晓给了。虽然,这种行为多少有点慷他人之慨,但确实为陈晓争取国美高管和员工的支持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陈晓希望,国美作为上市公司,能够摆脱以往黄光裕的绝对控制,因为他认为黄光裕虽然是最大股东,但毕竟只占34%的股份而非100%。陈晓希望自己能从一个职业经理人重新变成企业家,而这恰恰是黄光裕绝不允许的。

  在中国,大多数的职业经理人都有所谓的“创业”意识。今天我为你打工,只是为明天我自己当老板铺路。所以牛根生离开伊利创办了蒙牛,段永平离开小霸王创立了步步高……职业经理人最终往往会成为老东家最可怕的对手。这也是让中国很多企业家不敢信任职业经理人的原因之一,因为这些人掌握着企业的核心技术、机密、人才,一旦出走就会给企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而欲取而代之的行为,则更让东家们心惊胆跳,义愤填膺。无论从做人的道德层面,还是从公司治理结构的层面,或者从职业经理人的操守层面,这种改变都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他现在就是股东的身份。”

  与黄光裕、陈晓反目的故事不同的是,张学斌和黄宏生的故事10年来一直是一出喜剧。这10年来,尤其是在黄宏生入狱后,是张学斌挽创维于危局,带领创维继续前行,并一举拿下中国彩电产业龙头老大的宝座。张学斌用职业的操守、出色的业绩赢得了创维上上下下包括黄宏生的信任,也创造了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新神话。

  在张学斌加入之前,创维刚刚经历了一场“出走风波”。当时的创维营销总经理是陆华强,这位家电业的干才来到创维后,用了几年的时间,便将创维的营收规模从几亿元做到了40多亿元,可是2000年他却带着一大批干将离开了创维。那是创维遭遇到的第一次重大危机。

  这次事件中,利益的因素很小,而性格的冲突很大。黄宏生是一个性格强悍、刚烈、说一不二的人,甚至6年的牢狱生活也没能将他的性子磨平。2009年他刚出狱,赶上《创维报》出刊300期庆祝仪式,邀请黄宏生,希望这位公司创始人、《创维报》创办人,能为此讲几句话。结果黄宏生一开口,没有客套话,也没有祝福或祝贺,上来便炮轰了一堆《创维报》的不足和亟待改进的地方,然后在众人垂头丧气的目光中“哈哈”大笑着离开。

  不幸的是,陆华强的性格与黄宏生极其相似,当初黄宏生也是觉得陆华强酷肖自己,才将其招致麾下。结果事实证明,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痛苦。两人常常在针尖对麦芒的争吵中不欢而散。谈不拢,陆华强只好带着他的团队走人。

  而张学斌的性格却恰恰与黄宏生相反,温和、沉静、自控能力强,几乎看不到他生气。接触过黄与张的创维人都感慨,两人的性格极度互补,这可以说是张学斌一路走下来的先决条件。

  张学斌进入创维后,黄宏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仍然习惯于自己做主,到处指指点点,而且将主要的权力都控制在自己手上,但张学斌不是去与黄宏生争吵,而是在私底下委婉地向他指出来二元化管理的害处,会造成下属的无所适从。并且用优秀的业绩和良好的品格使得黄宏生对他逐渐信任,并将权力一步一步移交给他。到黄宏生出事的时候,张学斌已经完全取得了黄宏生的信任,被黄宏生委托全权处理创维的一切事务。

  而黄宏生入狱之后,张学斌及公司的高管们仍然带着报表到狱中去见老板,老板刑满出狱,他们集体去迎接,并交上了一份闪亮的业绩答卷。当外界猜测黄宏生会不会返回创维重掌公司大权时,黄宏生最信任的大学同学刘小榕透露:“张学斌这些年对创维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毫无疑问比黄老板在时要做得更好,黄老板不傻,为什么要再介入呢?”

  张学斌也从不避讳和黄宏生目前的关系问题,“他现在就是股东的身份。”说这句话时张学斌很自然、平静。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