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公众公司

陈南:三全保守扩张

文|本刊记者 罗影 /图|本刊记者 梁海松 日期: 2010-12-09 浏览次数: 4983

  18个月前,当陈南接替父亲陈泽民出任三全食品(002216.SZ)董事长时,很多不知就里的人以为,陈南不过是又一个蒙受家荫的“富二代”。其实,这是一个误会。“三全食品厂”诞生在陈南23岁时。在那之前,陈家并不算很富裕,陈泽民甚至担心“买不起儿子结婚的新房”。

  陈南是在三全食品厂创办第三年时加入的,从基层销售人员开始,历经销售部经理、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一路做到总裁、董事长位子。所以,每当有人问起“你接手后的三全会有什么异同”,他都觉得有点委屈:“我可不是突然开始管理企业的。我熟悉三全,干过10年总经理,参与了三全近10年来几乎所有的决策。”

  陈南认为三全创办十几年来,给业界最大的印象就是“专注”,“正是因为市场看到我们的专注,所以才给了我们一个比较高的估值(注:三全食品的市盈率超过80倍,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所以我更应该把主业做好,不会分心做别的。”

  扩张的风格差异

  早期的三全食品厂与思念食品厂隔街相望。对于二者的关系,陈南的定义是“伴生型企业”,类似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肯德基与麦当劳:“任何一个行业都很难一枝独大,这(有对手)不是坏事。有竞争才有创新的动力。”

  据陈南说,自己和“老李”(思念食品董事长李伟)的关系很好:“我和老李曾经约定:正常的竞争就让底下人去做,但我俩要保持比较好的交流,避免恶性竞争。”

  不过,正是和陈南关系很好的“老李”,曾经让三全的日子不太好过。

  虽然三全食品是中国速冻食品行业的开创者——发明了第一颗速冻汤圆、第一只速冻粽子,但这个行业易于模仿的特点,注定了“先行者”的前进道路上一定会挤满竞争者。而在众多竞争者中,思念无疑是最有杀伤力的一个。

  比三全晚5年诞生的思念来势凶猛。思念食品厂成立第二年,李伟就提出了“三年之内超过三全”的口号。果然,仅用两年,思念1999年的产值就突破亿元——而三全花了6年多时间,只比思念提前一年实现产值过亿。2006年,思念的产能已达30万吨,而三全至今还没达到这个数字。

  2006年8月,思念食品成功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紧接着又获得北京奥运会“速冻包馅食品独家供应商”资格;意气风发的李伟,更以41亿元身家登上当年的“胡润百富榜河南首富”的宝座。

  业内人士大多将“思念速度”归功于李伟的资本运作能力。的确,收购整合、进军房地产、引入风投、IPO……多元化的资本运作曾一度让思念的发展速度远远快于三全。

  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李伟对资本的作用给予正面的肯定:“上市带给我们的是资金优势。在2007年底前,思念凭借这个优势迅速确立了全国生产布局。今天看来,成都、湖州和广州的远程工厂,不说他们的物流优势,单从建造成本上算,晚两年可能要多花一倍的钱。”

  而三全则一直坚守主业,至今未做过任何收购兼并,也因此被指责为战略过于保守。

  2008年2月,当三全食品终于成功在深交所上市后。根据公告,三全上市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产能建设,而在陈南接任董事长后,三全更是启动了历史上最密集的一轮产能扩张,总计增加产能将达到30万吨。不过,即便将三全计划中的产能计算在内,与早在2008年就达到60万吨产能的思念也有不小差距。但从收入数字来看,今年一季度,三全食品的收入为5.98亿元,而同期思念只有5.31亿元。

  对此,国海证券分析师孙霞的分析是:思念前期扩张激进,但市场增长并不与公司扩产步伐匹配,导致产能利用率仅有50%左右。

  不同的营销思路

  据三全食品的年报披露,目前公司有近千家经销商和十几万个门店,已覆盖了全国所有省、自治区和直辖市、90%以上地级市场、80%县级市场。“三全在全国有20多个销售公司,还设有专门的KA(重要客户)部,掌控家乐福、沃尔玛、大润发这样的大型商超渠道。在我们的物流体系中,没有中间环节,一个新产品推广到全国的卖场,大约只需7天时间。”陈南告诉《英才》记者,这个渠道是三全花十几年时间累积下来的。

  在营造这张全国大网的过程上,三全花了不少心思。业内人士曾将思念的营销网络与三全对比,发现两者采取的是截然不同的思路。上市前,三全将外地的主要关联销售公司都收购到自己旗下,通过这些销售公司来辐射周边的经销商和当地的零售终端。而思念则恰恰相反,在上市前转让了所有关联销售公司的股权,采取了无外地销售机构的模式,在郑州以外的区域全部依靠经销商销售。

  国信证券的行业分析报告认为:“思念的模式优点是终端的进店费、促销费等都全部由经销商自己承担,有利于费用上的控制,但经销商往往更看重短期利益,缺乏长期投资的动力。三全模式更有利于公司随时了解终端的动向、控制串货、协助经销商执行公司的销售政策和渠道的进一步细分。”

  不过,李伟并不认为思念的营销模式有问题:“对于销售结构的问题,只能说合适的就是最好的。销售结构的混合化,可能是大家(最后)都要走的路。中国地区差异这么大,企业资源又是有限的,我们不可能做完所有的事情。”

  目前,在三全的物流系统中,干线物流(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交给第三方,支线物流(从一个城市中心仓库到门店)则自己掌控。至于未来会不会在物流上做产业链的延伸?“有机会,也可以考虑去做。三全在某些城市的冷冻物流系统,现在也在尝试同时帮其他公司运输储存。”陈南如此回答。

  探路高端

  来自国信证券的行业分析报告指出:中国的人均速冻食品消费量仅为日本的一半、美国的1/6。更为重要的是,中国1985-1995年高峰期出生的人口,目前正纷纷进入就业市场,单身为主的他们是速冻食品的一个重要消费群体。”

  在他看来:“这个行业的前景这么好,而我们又已经是行业第一了,只要坚持,三全的收益肯定最高。”陈南坚信,速冻食品行业很快会进入一个井喷式的增长时期。目前,在发达国家,这个行业的最大客户是餐馆、配餐公司等业务客户。比如日本,家庭客户只占30%,其余70%都是业务客户。中国的业务客户这么少,是因为目前中国餐饮业的现场成本(后厨房租)和人力成本还不是很高。而将来,随着各项成本的提高,一旦餐饮业无法承受这一块成本,就要将食品原料改为工业化制成品。“对速冻食品行业来说,这才是一个大发展的机会。”实际上,目前已经有一些相对高端的快餐企业找到三全,有的合作已经在洽谈中,比如永和豆浆、肯德基、真功夫、吉野家……“日本快餐业所用的原料,几乎全部是速冻预制品。总有一天,中国的经济也会发展到这一步。我是一个守望者,我就等在这儿,我坚信能等到那一天。”陈南对此信心十足。

  然而,像湾仔码头这样的外资品牌,早已坐实高端市场。此刻再出击,三全还有优势吗?

  陈南承认,三全的确不能像外资品牌那样、在高端市场“赔上几年、坐等人群”,只能“追随市场,跟着消费需求的提升来改变自己”。不过,他并不认为“状元”是在陪太子读书:“其实‘状元’已经做了好几年了,现在的收入已经占到三全总收入的相当比例了。”

  “只有坚守在这个行业的人,才能洞悉行业的所有变化;如果你中间走开,先去养猪再回来养儿子,可能就会错失对行业的把握。有时候,行业拐点的形成是很快的。”陈南再次强调。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