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时人实录

骂战千千结

主持人|本刊记者 修思禹 日期: 2012-07-31 浏览次数: 3372

嘉 宾 家电产业资深观察家 刘步尘

   中央电视台财经评论员 刘戈

  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这是《论语·宪问》中的一段文字,记录了孔子发飙骂人的过程。

  孔子骂的是一位叫原壤的朋友。这段话翻译成白话文的意思是:你年幼时不懂礼节,长大了又毫无成就,老了还不死,真是个害人精。

  且不论骂人的由头,单是这短短十七个铿锵有力、直击人心的字,从谦谦君子孔圣人嘴里蹦出来,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狠劲。 孔圣人尚且如此,普通人更不能免俗。

  骂人似乎是一项人人都会的本事,不过如何骂,怎么骂,则是一门艺术。中国骂人的最高境界一向追求骂人不带脏字,要引经据典,要骂得有深度、有学问、有水平。如果够精彩,不但被骂者哑口无言,还能引起围观者的频频叫好。

  中国近代史上靠骂人出名的文人就不在少数,其中最知名的非鲁迅莫属。

  这位文学大师上骂国民政府,下骂无知百姓,骂完对手,骂同行,无骂不欢,还洋洋洒洒写了一篇《论“他妈的”》,真真印证了那句“嘻笑怒骂皆成文章”,也由此奠定了“国骂”的基础。翻翻《鲁迅全集》就会发现,被他指名道姓“骂”过的,不下百人,与其对骂的重要人物也有二三十人。徐志摩、李四光、朱光潜、沈从文、胡适、林雨堂、梁实秋……都挨过鲁迅的骂,有的是之前结过怨,有的则完全是“躺着中枪”。

  有趣的是,挨骂者的反应也不甚相同,有的一笑而过,有的强烈反击,还有的不断接招且见招拆招。其中与鲁迅对骂最起劲的当属具绅士之风的梁实秋。从1927—1936年,两人你来我往隔空写文章对骂持续了八年之久。直到1936年10月19日鲁迅逝世,对垒式论战才结束。不过庆幸的是两位文人虽大动肝火,却一直还是君子动笔不动武。

  更有意思的是,梁实秋还从骂战中总结出经验,写了篇《骂人的艺术》,强调“骂人是一种高深的学问,不是人人都可以随便试的。有因为骂人挨嘴巴的,有因为骂人吃官司的,有因为骂人反被人骂的,这都是不会骂人的原故。”

  现代文人喜欢开擂骂人者也不少。大陆有个王朔,台湾有个李敖,这两位都是擅骂高手,谁要是不小心撞到他们的枪口上,轻则被责问几句,重则被骂个狗血喷头。即使以犀利著称的台湾主持人小S,无意中说错话得罪了李敖,也未能豁免,要公开道歉。

  可见,从古至今,骂人也能骂出江湖地位。不过,以前因为传播平台所限,想以骂成名并不容易。骂得好不但需要严谨的逻辑,还需要高超的文字技巧,因为只有这样媒体才愿意去传播,才有可能“一骂惊人”。但自从有了“微博”这个平台,骂战似乎渐渐成了一种炒作的手段和某种利益争夺的工具。从当当网李国庆因对上市股价不满大战“大摩女”,到周鸿祎和雷军为手机竞争互曝商业隐私,更有甚者把网上的骂战搬到生活中——自四川女记者猛踹法学教授后,北京朝阳公园南门莫名其妙成了“约架圣地”。假想如果鲁迅和梁实秋活在当下,是不是也会光顾朝阳公园南门?

  微博,或者说网络平台,让骂人从一门学问,一门艺术,变成了一种经济模式和炒作平台。到底微博骂人者的真实目的是什么?该不该在一个公开的平台相互辱骂?

  一位是研究家电产业出身的独立学者,一个是学工科出身的财经评论员,对于微博骂人这件事,身为微博达人的他们,怎么看、怎么说。

  《英才》:你们对微博上层出不穷的“骂战”,特别是名人间的骂战怎么看?

  刘步尘:微博上骂人是一个很复杂的社会问题。其实每天微博上都会出现暴力和愤怒。特别是因强权而发生的暴力事件。有的时候,对于比自己更强大的人,用文学语言是不能产生影响的,只能以骂解气。就像弱者与强者对决,弱者一定要借助武器一样。

  况且名人也不是道德模范,他们也有自己的情绪。当人们认为用语言没法讲清道理,心里又充满了愤怒和不满时,情绪就会爆发出来。当然,名人效应肯定会对一批人产生影响,所以当一个社会出现问题时,精英们应该站在正确的立场引导群众。而现在的现实情况是,真需要有名人表达真实观点和看法时,他们中的大部人却为了明哲保身而默不做声。

  刘戈:微博是真实生活的反映,有人通过微博骂人是很正常的。你不能要求每个背景不同,受教育程度不同的人,说话都要温文尔雅。

  另外,有些人是要通过漫骂来寻找真正的支持者,从功利的角度来说,这无可厚非。只要不造谣,不捏造事实,打打口水战,骂骂娘,也没什么了不起。

  《英才》:你觉得为个人利益或者公司利益,用微博骂人来炒作应不应该?

  刘步尘:从积极一面讲,大家表达不同的看法、公开讨论是好事。但是在一个具备良好制度的国家,绝对不应该发生“约架”这种事情。因为,任何政见都可以通过沟通来解决。你可以不尊重对方的观点,但一定要尊重对方表达的权力。特别是一些人,为了炒作或者哗众取宠,故意骂人,这是很可笑的。有个教人成名的办法:你对名人笑一笑,一定不会成为名人;如果你打名人一个耳光,则一定很快成为名人。但是,这样的成名有什么意义呢?

  刘戈:我不建议网上的东西和现实联系在一起。网上是娱乐的地方。但是上微博的很多人的确有自己的目的。有的是商业目的、有的是个人投机、包括我有时发微薄也有自己的职业目的。不过,得到的结果是好是坏,是正是负,这个很难说。比如我在微博上批评韩寒,很多姑娘就觉得我很讨厌,好在我是以玩的心态为主。

  其实微博就是一个自媒体,谁传播的效果声音大谁就占优势,你有本事就比他的声音还大。再说,粉丝们也有自己的判断力。没必要去强求什么。况且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包括为了商业的目的互揭伤痕,我觉得都是好事。因为好不容易有人说真话了,虚伪的中国人终于撕下面纱,不背后使刀子了,这是很好的。

  《英才》:如果有一天你身陷骂战你会怎么办?

  刘步尘:微博上我只说了七分话,但还是免不了挨骂。有一次我调侃某市的领导被审查的事情,甚至还接到了电话辱骂。不过我这个人错了就会认错,如果我没错,大部分人认为我错了,我心里再不服气,为了息事宁人,也会认错。

  刘戈:我被骂的时候太多了,不过,我对微博一直是本着玩的心态。因为生活中没那么多人愿意认真与我讨论一个问题。我既然愿意玩这个游戏,就不能怕被“人肉”,我也没有劣迹怕别人说出来,或者犯过什么不能原谅的错误被人翻出来。再说做什么事都是有成本的,挨骂也是玩微博的一种成本。

  《英才》:微博骂人的禁区应该在哪儿?

  刘步尘:微博只是一个产品。至于怎么使用是你自己的问题。不过中国的言论自由还没有开放到一定程度,特别是政治言论。

  刘戈:微博这个平台本身是中性的,只要有底线,不违法,没什么不可以说的。即使微博上全是伪公知,对推动社会的进步也是有用的。中国现在不是争议太多,而是争议太少。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