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能源资源

光伏最黑暗的时刻

文|李文友 日期: 2012-12-05 浏览次数: 2024

  “2012届的师兄师姐只有一个找到了专业对口的工作,其他都做LED去了!”

  数年苦读却无用武之地,这多少让当事者坐立不安。10月中旬,南昌大学光伏学院的廖苑滨、胡永等几位学生,联手撰写了一封“给温总理的信”,判析产业,斟酌前途,表达期望,言辞恳切。

  学子的困惑背后,是光伏产业的生死境遇。在离南昌仅一小时动车车程的新余,曾经的“城市骄傲”赛维L D K正面临成立以来最艰难的抉择。10月19日,赛维将19.9%的股份出售给国资背景的企业恒瑞新能源;11月5日上午,创始人彭小峰辞任CEO,由佟兴雪接任,四名新成员进入董事会,其中三名带有国资背景。由此,重压之下的彭小峰,也只能学习老大哥施振荣,在企业控制权上“后退一步”。

  裁员、破产、跑路,这在业内已非新闻。《英才》记者采访的20余位业内人士中,欲言又止者众。一位公司高管近来被媒体弄得不胜其烦,“真是该说的都说了,问题就摆在那里,就看有没有勇气和方法去解决了。”浙江开化县某管理部门负责人在电话里不愿多说半句,“都停产了,咱们就静观其变吧,好不好?”叹息一声,挂断电话。

  观望、焦虑、回避,业界弥漫着复杂的情绪。“这多像是一场烟火,砰的一声,上了天,落下来的全都是灰!”海润光伏总裁杨怀进的形容已成媒体的茶余谈资。问题是,尘埃落定之后,光伏产业能否构建理性和可持续的市场图景?

  “怎么管?管不动!”

  “真是笑话!”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向《英才》记者表达“看不懂”,“到这个时候,还不做彻底的反思,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彼时,左小蕾刚参加完一场太阳能的研讨会。在板凳上枯坐一个小时后,她愈加感觉“欧美双反毫无道理”的言论颇受追捧,这让左小蕾“有点儿受不了”,提前离场。

  “犯了错误不怕,怕的是不正视问题”。左小蕾认为,积极争取贸易解决无可厚非,但光伏的困境主要是由过去疯狂扩张造成的,“问题的关键在于自己,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如果企业过多纠结于欧美双反,却不专注和检讨自身问题,“这就像拼命给毛细血管止血,却不去管大动脉的伤势”,对未来发展没有任何裨益。

  在持续数年的蜜月里,光伏曾是各路资本的逐金之地,但其原料、核心技术、市场“三头在外”的软肋,已为今时的困境埋下巨患;此外,大肆扩张带来远超全球需求的产能,则一步步将自己推向越来越深的泥沼。

  从2011年开始,在外部市场补贴减少,国际贸易摩擦加大,欧美等主要市场通道被阻断或收窄的情况下,形势急转直下,中国光伏产业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尴尬地位,亦被迅速打回价值原形。

  “行情好的时候,做服装的、矿产的,甚至做眼镜的资本都涌进来了”,对于市场的恶性竞争,保利协鑫江苏中能硅业副总吕锦标有切身感受。

  据吕锦标观察,许多企业重前端扩张,不重后台研发与运营的精细与优化,再加上新业务的拓展,管理层的精力基本无法兼顾,更谈不上专注。

  舆论的普遍观点是,地方政府和银行对产业的“催肥”是造成产能过剩的重要推手;硬币的另一面,则是赛维、尚德等巨头在生死关头“绑架”政府,实现“大而不能倒”。

  “谈不上谁绑架谁”,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这只能用“中国特色”来解释,“事情都是环环相扣,假如没有政府支持,新兴企业很难在地方有大起色;假如没有银行输血,企业很难大肆扩张;假如没有政府的影响,银行哪有那么大胆子……”林伯强试图用“假如”来理清各方错综的利益关联。

  但也有不同解读,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不止一次听到些许无奈的言谈:那时候企业都在赚钱,地方G D P得以快速拉动,“还能给企业和政府带来声誉”,彼时去要求地方控制产能理性发展,那无异于“把手伸向刺笼子”,“他们也想努力管,但怎么管?管不动!”国家管理部门的缺位,地方政府的越位正是造成光伏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

  抛弃幻想

  “按现在的价格,大家都不挣钱;特别是多晶硅,很多企业无法维持,虽然我们还在生产和销售,但主要目的也是为了保持市场占有率。”吕锦标表示,长期坚持下去的关键,还是通过技术创新把成本降下来。

  产业踯躅之时,财政部、科技部、住建部、国家能源局等部委的救市政策以前所未有的密度陆续出台,从分布式示范项目、到国家电网并网承诺,再到国开行对“六大六小”光伏企业的信贷支持等等,其举措涵盖了政策优惠、资金支持、扩大内需、理顺产业链上下游等诸多方案。若管窥其一,不难看出此轮政策救市的巨大决心。

  面对外部的贸易摩擦,中国政府亦在11月初的短短几天之内,对欧盟发起了一系列针锋相对的反制措施。当前,美国双反已经落锤;欧盟的双反调查结果还没有最终答案。林伯强分析,“欧盟的结果应该相对美国会更温和一些”,但最终结果并不乐观,“业界不应抱太多幻想”。

  对企业而言,外部市场恶化的情况下,国家政策的力挺无疑是巨大利好,但政策对内部市场的现实拉动效应,各方仍持保留意见。

  长期以来,国家电网公司被光伏行业视为并网的最大阻碍,其姿态在10月26日表现出了“180度的大转弯”。当天上午,国家电网正式公布《关于做好分布式光伏发电并网服务工作的意见》,承诺免费提供接入系统方案制定、并网检测、调试全过程服务等多项针对光伏发电的优惠措施。国家电网副总经理舒印彪在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做了大量准备,未来中国电网完全有能力接收大规模的可再生能源”。

  业内人士分析,并网的问题可能将由此取得突破性进展;国网的新政将为国内市场的开启提供强大助力。

  国家电网能研院新能所所长李琼慧在与《英才》记者的交流中,肯定了《并网意见》对大力拉动国内市场的预期,但也提醒业界,仅靠国网的一个决策就要解决光伏产业本身的大多数问题,“那不太可能,光伏产业的问题是系统性的,我们只是其中一个环节;大家应该放下短期内就迅速打开国内市场的幻想。”李琼慧向《英才》记者分析,“国网的首要责任是保障电网不出现问题,而光伏企业追求的首先是利润;并网的事情能否做成、做好,关键得看政府对并网的激励政策。”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担心的是,伴随利好政策出台,国内市场逐渐打开后,“企业和地方政府是否又会蜂拥而上?”他提醒,不论任何阶段,恶意竞争,最终结局对谁都没有好处,“中国的光伏企业必须学会与世界、与内外同行和平共处,不能老想着做老大,打败谁。”

  “急功近利不会带来什么好的结果。”日地太阳能副总王振军相信,各方要彻底理清和打通并网的诸多细枝末节,仍需时日,“现在除了稳步提升管理和研发水平,内部市场的开发也需要一点点做,急不来。”

  据了解,作为目前全球出货量最大的光伏企业,英利集团正努力从商业模式、营销模式两方面转型。英利外宣部负责人王志新告诉《英才》记者,“内外市场的权重也在努力调整,2012年,欧洲市场占英利总出货量的比重仍将达到60%左右,我们将努力让欧洲市场的占比在明年能降至35%”。

  林伯强判断,在内外市场皆没有太多“幻想空间”的时间段内,一些企业还会成批倒下,“明年肯定是光伏产业最困难的一年。”

  深度整合的前夜

  “本人已在最近彻底脱离光伏产业,另谋出路。”江西赛维曾经的一员大将,以及天合光能原亚洲区的一位高管回复《英才》记者的信息如出一辙。

  内外交困之下,众多企业顿感空气稀薄。可以预见,产业的转型升级注定是个痛苦和纠结的过程;爆发式增长的年代已然远去,成百上千家光伏企业必须面对一次持续久,层次深的大调整。这对任何一家企业而言都殊为不易。

  孟宪淦近段时间接到不少企业的电话,告知已经倒闭或正准备关门,“也没觉得大家有多么难过,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中国光伏产业联盟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90%以上的多晶硅企业已经停产,仍在生产的企业只有5家,但开机率也在下降。而据GTM Research的研究报告显示,未来三年将有180家光伏企业走上倒闭或被收购的道路。

  对于各方热衷的数据解读,孟宪淦觉得没有实质意义,“产业未来的关键,是要抛弃数量和规模增长,向技术和质量增长转变。”

  与舆论的整体倾向相反,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并不赞成尚德和赛维“自然死亡”,他认为政府的救助是当前的“无奈和必须的选择”,“确实犯了战略上的错误,需要改,但并不是一棍子打死就能把所有问题解决了;光景好的时候,很多人都夸他们,但现在日子难过,很多人又骂他们,这种态度本身也不理性”,他认为,保住尚德和赛维两大国际品牌,“对未来中国光伏产业的发展还是有好处的”。

  除了两大巨头,英利、阿特斯、天合光能、昱辉太阳能、保利协鑫、晶科等企业虽然也处于亏损状态,但其过去相对良好的公司治理,研发积累,相对理性的战略布局,或者有意无意中踩对产业变奏的节点等等,各种因素的叠加,为其侧身腾挪预留了相对大一些的空间。

  一些没有技术和品牌竞争力的企业,将面临倒闭或被兼并,“竞争会很残酷,没法撑也就别撑了”林伯强说。

  在产业深度整合的前夜,不同资本力量的交织变化值得关注。一方面,受早期市场趋向、政策、资金、并网等因素影响,民营资本在光伏电站建设方面鲜有功绩,但近一年来,越来越多的民企联手各路国资,一起开发下游电站业务。另一方面,在对光伏电站的大举进军后,受分散风险和垄断利润等多种因素推动,国有资本向上游拓展的迹象愈发明显。由此揣度,国资对产业上下游的影响和把控都将日渐加大,其可能对未来的产业版图产生深远影响。

  阿特斯总裁瞿晓铧相信未来向好,但也期待政府救市过程中能更明确职能定位,即引导和规范市场,“政府应该救行业,而不是盲目的救企业”。

  “这就像得了一场很重的病,但只要救助得当,病人自己也能咬牙挺过去,也许就是脱胎换骨了。”孟宪淦希望大家都多一些耐心,“德国用八年时间才将一个产业带热,并最终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安装国,中国市场的开发也需要时间积累,大家不能操之过急”。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
疫情冲击之下,如何帮助暂时遇到困难的小微企业复工复产成为银行业关注的重点。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积极履行国有大行责任,各地分支机构金融服务持续加码,助力小微企业复工复产,为抗疫企业和受困企业提供坚实的金融保障。广东省分行:金融服务不间断为做好相关复工企业的金融服务,邮储银行广东省广州市分行提前行动,在春节假期便开始忙碌起来,由客户经理与相关企业逐一沟通,了解客户在春节期间的经营状况、节后复工安排、用款需...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部署以及监管部门相关要求,精准对接抗疫企业,加大贷款支持力度,优化授信审批流程,加强利率优惠支持,全力为抗疫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坚决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据统计,从农历大年三十(1月24日)至2月16日,邮储银行已为疫情防控相关企业授信404亿元,完成贷款投放145亿元。精准对接 加大信贷支持力度在精准对接抗疫企业方面,邮...
从李佳琦直播带货,到盲盒潮玩圈粉无数,消费行业正展现出新的趋势。在资本市场上,大消费行情也是持续火爆。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中证消费指数自2017年以来上涨105.80%,同期上证综指微涨0.38%。由华安基金绩优基金经理陈媛管理的华安生态优先抓住了消费机会,在刚过去的2019年实现收益率71.10%,排名同类前10%。据了解,由陈媛掌舵的又一新产品华安优质生活1月20日起发行,该基金...
2020年新年伊始,深圳证券交易所组织召开“深市ETF市场发展座谈会”,深交所领导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托管银行代表出席了会议。在该会议上,深交所对于在2019年工作比较突出的公司和个人颁发了奖项,华安基金创业板50ETF荣获2019年度“最受投资者欢迎的ETF”,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助理总监苏卿云获得了2019年度“ETF大讲堂优秀讲师”。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华安基金等数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