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时人实录

企业家的婚姻收益

主持人|本刊记者 修思禹 日期: 2012-12-05 浏览次数: 2339

  石述思 知名时评人

  袁岳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

  东方愚 《荷尔蒙经济学》作者

  男人怎么证明自己的成功?

  有人给这个无厘头的问题安了一个无厘头的答案:“换房换车换老婆”。房车好换,老婆能随便换吗?当今社会,许多成功的男人就用实际行动佐证着这一无厘头的答案。

  一个又一个企业家因“婚变”新闻,从媒体报道的财经版跳到了娱乐版。运气好的,抱得美人归后事业仍蒸蒸日上;运气差的,两败俱伤后“家务事”就成了压倒企业的稻草。

  的确,人生无定数,有的时候,成也婚姻败也婚姻。正如巴菲特说,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投资并不是买入哪种股票,而是选择跟谁结婚。

  可惜,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巴菲特的眼光。查尔斯和戴安娜的情变影响到王室形象;真功夫、土豆网、赶集网创始人的婚姻纠纷影响到企业发展;被前妻狠狠“捅刀”的吴声影响了声誉;还有让商学院躺着中枪的王石与田朴珺,甚至影响了万科股价……

  本是两个人的婚姻,现在被权、名、利绑架之后却变成了大家的事。

  面对利益与感情的纠结,功成名就的企业家应该交出怎样的答卷?为情,为爱,为名,为利,发生问题的婚姻,离与不离都变得大有学问。

  企业家爱离婚?

  主持人: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企业家的婚姻出现了问题?

  石述思:媒体总是爱放大名人的绯闻。其实,企业家的离婚率不会高过普通人。但企业家是社会名人,是社会风气的风向标,特别容易引起关注,所以给人的感觉是:企业家的婚姻特别容易出问题。

  一直以来,中国人缺乏正常的恋爱,都是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些思想导致中国人过去的婚姻大部分是压抑、痛苦的,幸福的婚姻大多只是停留在传说里。而今天,婚姻选择权终于还给了个人。有了权利很多人就想用足。特别是当下,中国社会的文化体系前部分有过崩塌,后部分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这种情况下,有人对用上半身约束下半身的意识很淡泊。

  袁岳:婚变的知名跟公众化有关。任何领域的人有了名气,他的婚姻都会有人关心。很多人离婚四五次也没人管,而明星家里有一点儿纠闻,大家都会追着打听。其实,闹婚变的企业家只有一小部分。

  东方愚:企业家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一个人在政商关系方面可以阳奉阴违,但在夫妻关系上应该不会常戴假面具,所以很多企业家能处理好企业问题,却不知如何处理家庭问题。

  主持人:当企业家婚变越来越普遍,是否是社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问题?

  石述思:只要是相爱就不会发生问题。但问题是真的相爱吗?在这个急功近利的社会,找到真爱比遭到雷击的概率还小。因为大家都在通往成功的大路上狂奔,维系真爱的东西基本不存在了。而且在曾经一穷二白的中国,很多人是因为欲望刺激起家的。当人的物质得到满足,下半身的欲望就会被激发,于是,找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和买辆名车一样,被物化了。甚至有些场合男人不带个漂亮女友出席,根本没办法证明自己的成功。这已经成了潜规则。

  但是,基于社会规范、法律精神,婚变当事人的老婆不说什么,别人也没有资格去批评。矫情点儿说,这些不过是奋斗到最后的成功者,开始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是,社会太复杂,过度解读了很多简单的故事。

  东方愚:中国的商业文明是断裂的。1956年,私营经济在中国一夜之间消失了,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才重新破土。对于第一批掘金的商人来说,他们没有什么可以传承的,甚至没有任何榜样可以借鉴,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所谓一对小夫妻,一个小作坊,生意跌跌撞撞就开始了。这时候基本不存在婚变的基础。

  经过30年这些商人在中国商业舞台上占据了一席之地,所谓的商业伦理、企业家精神,却没有过渡到更高层次,思想不足以撼动传统意识的企业家,没有勇敢到改变选择的地步,只能坚持既有的婚姻。而一些思想开放的企业家,则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婚姻。还有一些企业家其实是把婚姻作为了生意的一部分。

  主持人:当企业家的婚姻和功名利禄联系在一起,该怎样衡量婚姻的品质?

  石述思:我一直认为男人是功利的动物,没有女人进化的彻底。女人可能一生为情而活,但绝大多数男人肯定不会为情活着。在今天的社会,大部分男人是为成功活,而社会确立的法则很病态:权名利才代表成功。

  东方愚:爱情不是单一的事情,除了行业,年龄,甚至地域都对人的爱情观有影响。

  比如曹德旺也曾出现过婚姻危机。他最初的创业资本来源于夫人家的资助,当他有了一些钱之后,也发生了婚外感情。但他是一名“40后”,道德制约了行动,所以他并没有选择让家庭破裂。为了补偿,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把企业归到夫人名下。

  主持人:感情破裂后是不是应该为大局而放弃个人生活?为财富维持表面和平值得吗?

  石述思:这要看感情破裂的原因是由肾上腺激素控制的,还由爱控制的。如果感情破裂还要继续过下去,只能说明这个企业家仍处在迷途。

  如果是为了真爱,企业再大也只能算个屁。企业重要还是个人幸福重要?企业家活出自己是最难的。年轻时奋斗,不就是为了现在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为什么不能在财富完成之后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敢于完成自我解放的人才是强者。

  当然,理想的答案是,企业家的情商足够高,能够把事业与家庭的关系处理好,而不是让两者对立。

  东方愚:潘石屹在形容他和张欣的关系时也用过“磋商”这个词。可见,再强大的企业家也不一定能处理好婚姻问题。如果是我,没有感情一定选择离婚。但是对于企业家来说就不一定了。有些企业家,特别是一些共同创业的企业家夫妻,宁愿在公众面前秀恩爱,也不愿意承认婚姻失败。他们会权衡分开对彼此造成的损失是否远远大于幸福收益。旁人看来没意思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就有意思。

  离婚的背后

  主持人:企业家如何避免婚变?

  石述思:我一直赞同在感情上宽进严出。如果你想选择一棵树,就要多逛一逛森林。但是,中国前几代的企业家大部分是不逛森林,直接选树。在没成功时或者在成功的路上,他们没有机会和时间去发现森林。当成功后站在高处,突然发现了森林,对比之后才知道自己当初选的那棵树并不适合自己。但即便这棵树是棵歪脖树,也已经伴随自己走过了人生大半。这时,企业家就会面临人性和社会认同的准则冲突。我一直认为,多一些恋爱的婚姻更容易幸福,因为自由选择是商业社会和婚姻的灵魂。

  袁岳:大部分投资人关心企业家的婚姻,其实只是想知道婚姻对企业发展的影响。如果是一名心理学家,关注最多的一定是企业家的情感。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可以跟你一辈子。企业家在结婚前就应该把未来的婚姻状况评估好,并愿意去承担责任。

  东方愚:我读过美国经济学家加里·贝克尔的《家庭论》一书。书中说,从恋爱到婚姻的过程就是寻找目标市场、考察对方需求、沟通商品交换条件和签订契约的过程。婚姻的本义可以理解为人们为了降低交易费用、实现规模经济的一种组合形式。举个不尽恰当的例子:如果一位商人在事业上小有所成后才考虑婚姻,那么他在选择对象的时候,就可能形成一个“不完全竞争市场”,因为大方的买家会影响“市场价格”,当然即使如此他也未必能找到最好的“产品”。

  主持人:当面对婚姻和企业的两难问题时,对企业家来说最重要的是不是选择何时、何地、如何止损?

  石述思: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是小问题。幸运的是,现在的中国企业家生活在一个用钱能解决问题的时代。即便如此,和一个不爱的人凑合着生活一生,也是件悲催的事情。如果一味要算计得失,这种婚姻也就不称其为婚姻了,而是一家股份公司,那样还是不要结婚了吧。婚姻不是讲理和算账的地方。

  袁岳:要想分开就要付出代价,所有财产就应该平分,除非在婚前写明了财产协议。有协议从协议,无协议从法律。如果没有协议,即使你觉得对方没有为你的事业做贡献,你也要接受法律的规定,毕竟人家跟你同甘共苦了这么多年。一个女人给你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婆,人老珠黄后你选了新人,也应该给这个女人一个体面的生活。如果还去算计如何止损或者有目的地转移财产,那就要做好接受法律制裁的心理准备。

  东方愚:止损是本性,但不应只考虑账面的多少。现实中更多的情况是:只要老婆没有强大的后台,一般男人都会把自己的损失降到最小。其实,这是不对的。如果两个人决裂成了仇敌,财产没有公正分配,企业家很有可能会面临更多的麻烦。

  主持人:当婚姻危机来临时,企业家自己是否也应该反思自己,多一些保卫婚姻的意识?石述思:婚姻稳定的基础有三种版本。一种是感情基础特别牢,牢到没什么可以击破。一种是两个人平衡发展,相互理解尊重。还有一种是婚姻绝对失衡,一方能忍受任何事情,让另一方婚姻的成本低于离婚的成本。

  其实,人的一生就伴随着犯错。所以人要学会宽恕,宽恕的根本条件就是爱。如果你真的不爱了,想像《简爱》中的罗切斯特那样完成人性的解放。就可能像他一样最终以失去财产与健康为代价。你以为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但你是否做好了失去更多的准备?

  袁岳:如果婚变是因为第三者的介入,我想企业家应该考虑清楚。虽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女朋友,有的是为了睡觉的,有的是为了谈情感,但在法律上,女朋友是不分配财产的。如果你送人家200万,里边有100万是配偶的,是可以追回的。有些问题,不是保卫不保卫婚姻的问题,而在法律规则问题。

  东方愚:在日本企业里,如果一个男人处理不好家庭问题,基本上难有升迁的机会。松下幸之助在企业管理中对这一点非常看重,他认为,“小家”搞不好的人,很难搞好“大家”。

  而在美国,10多年前,一位名叫托马斯的社会学家在调研了1300多位富豪后得出结论:婚姻和事业是正相关的,80%的事业成功的人从没离过婚。

  我也曾选择了100对中国夫妻样本,统计结果显示:婚姻和事业正相关是成立的。所以幸福的婚姻一定会促进企业家的事业。不过想怎么选择,是企业家自己的事情。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从李佳琦直播带货,到盲盒潮玩圈粉无数,消费行业正展现出新的趋势。在资本市场上,大消费行情也是持续火爆。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中证消费指数自2017年以来上涨105.80%,同期上证综指微涨0.38%。由华安基金绩优基金经理陈媛管理的华安生态优先抓住了消费机会,在刚过去的2019年实现收益率71.10%,排名同类前10%。据了解,由陈媛掌舵的又一新产品华安优质生活1月20日起发行,该基金...
2020年新年伊始,深圳证券交易所组织召开“深市ETF市场发展座谈会”,深交所领导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托管银行代表出席了会议。在该会议上,深交所对于在2019年工作比较突出的公司和个人颁发了奖项,华安基金创业板50ETF荣获2019年度“最受投资者欢迎的ETF”,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助理总监苏卿云获得了2019年度“ETF大讲堂优秀讲师”。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华安基金等数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畅...
从哲学老师到保险行业的管理者,他将太平人寿拉入了世界500强的舞台,即使在行业寒冬期,作为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总经理的他也能带领企业销售逆势增长。他就是四川大学校友张可,一位梦想卓越的行业领跑者。 从四川学霸到央企副董,他3年让企业增收300亿,'再造'一家世界500强张可,毕业于四川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高级财务管理师。现调至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总部任职,并兼任太平人寿副...
近日,德同资本宣布完成德同合心股权投资基金募集,总规模为20亿元人民币。在当前国内资本市场持续低迷,募资极度艰难的大环境下,德同资本作为国内领先的专业投资机构,以长期持续优异回报获得了国内众多顶级投资机构的支持。德同合心基金的主要出资人包括国投创合母基金、上海科创母基金、吴江东方国资、前海母基金、苏州元禾辰坤母基金、上海青浦投资有限公司、江西省发展升级引导基金等多家知名机构投资者。德同合心股权投资...
„      博世集团首个在德国以外的燃料电池中心,计划于2021年实现小批量生产„      涵盖从关键零部件到电堆乃至燃料电池系统全部测试设备以及电堆样件试制线„      博世创新与软件研发中心落户无锡,预计2020年建成投入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