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投资

没落中金

文|文晖 日期: 2013-01-30 浏览次数: 2848

  “今年如果没有人保这单,估计连盈亏点都达不到。”中金公司的内部人士如此感叹道。

  曾几何时,中金的担心是年底的奖金该如何分配。而今,伴随着国际资本市场的低迷和国内资本市场的“偏心”,日益国企化的中金正在面临一个“艰难时代”。

  队伍不好带

  “中金越来越像一个大国企了,这里混日子很好啊。”一位已经离开中金的员工不无遗憾的说。

  中金的离职潮正在从以前的高管向中层“蔓延”。很多中金的中层员工或是选择离开中金,加盟买方,或是离职求学,抑或是创业、投身私募股权基金和天使基金等等,总之,离开中金。

  此前,中金投资银行部的元老级人物纷纷跳槽离职,先是1998年加入中金,曾参与一系列引人瞩目的交易的资深银行家贝多广,跳槽去了摩根大通,担任了摩根大通合资券商的负责人;另一个元老是丁玮,这位中金投资银行部的主管被新加坡投资集团淡马锡(Temasek)任命为中国区总裁。更早之前,中金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加盟了高盛(Goldman Sachs),担任高盛投行部门董事总经理。

  现在,越来越多的中金中层也选择了离开。中国金融业的人才成本仍然很高,金融机构争夺优秀人才的竞争很激烈。在美国,经验丰富的并购银行家会有20多年从业经验,而在中国即使只有5年从业经验的“银行家”也很受金融机构的青睐。而且,在中国经营的银行越来越多,他们和私募基金一起争夺最好的人才。面对人才的不断流失,中金也只能发出“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感慨。

  实际上,当初金融危机一发生,中金便认定是一个延揽海外优秀金融人才回国报效的良机,一时间,中金派出多个“工作组”赶赴华尔街和伦敦,希望“捡到”物美价廉的精英,而今都砸在自己的手里了。

  和上述画面相映衬的则是,一群又一群的毕业自耶鲁、普林斯顿、哈佛等名校的富有才华的学子,在中金被称为“现象级”过客——毕业名校、实习出众、无事可做、黯然离去。

  这些人在实习期的表现一般都很好,有能力的做项目,有关系的带来项目,留下这样的人才自然不会引发争议。只是赶上市况不好、人多项目少的时候,这些少年精英也就陷入了无事可做的窘境,一来二去的,不是公司赶你走,就是自己感觉了然无趣,准备离开了。

  内外交困

  人员流失,生意一定难做。

  中金的生意不再好做了,复星医药(600196.SH)去年10月底在香港股市交易首日,盘中股价一度下跌12%。复星医药IPO每股定价11.80港元,与其A股当时20个交易日平均股价相比折让9.9%。中国证监会规定,中国内地公司在香港IPO定价的折让上限为10%。操作此次IPO的是中金公司、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瑞银、中国农业银行和海通证券(600837.SH)。

  香港原本是中金的重镇,但是2012年一切发生了改变。

  Dealogic数据显示,2012年,香港股市的IPO融资额仅为32亿美元,而2011年全年达354亿美元,2010年全年更是创纪录达到了678亿美元。按迄今的情况看,纳斯达克、纽约证交所和上海证交所在全球排行榜上居前,香港则跌落至第7位。香港股市IPO的传统来源——中国内地大型国有企业,正渐渐“枯竭”,因为大多数企业已在过去十年间完成了上市工作,而帮助中国内地大型国企上市曾是中金的“拿手好戏”之一。

  中金投行部门的利润也今非昔比。中金是人保的联席主承销商之一,用中金自己人的话说:“这是赔本赚吆喝的买卖,谁都挣不到钱,能把路费、房费挣出来就阿弥陀佛了,但是还得做,不然今年的盈亏点就更达不到了。”

  天下没有好做的生意,或者说好做生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国企IPO的资源日渐稀少,民企IPO的项目中金又不敢轻易接手。对于中金这样所谓的规范化国际投行来说,较小的交易规模意味着同样的人力成本付出、财务支出,却只能获得较少的佣金。与此同时,市况不好,交易摇摆不定,投资者信心日渐下滑也在侵蚀着中金的“老本”。

  此外,投资者对规模较小的内地民营企业往往带着怀疑眼光。这些企业大多经营时间不长,公司治理上或多或少都存有问题,已经赚不到钱的中金可不想再惹一身臊。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2012年上半年,亚洲投行手续费收入前十名的机构中,有四家是中资机构——中信证券、国信证券、中国银行和广发证券,中金公司只是默默的排在15位以内。

  中金的尴尬正在于此,外部市场的萎靡给本已经不擅长国内市场的中金增加了“负担”,在金融危机中,许多已在中国打下根基的华尔街银行财力和声誉双双受损,而中国本土竞争对手的快速成长,进一步削弱了他们的地位。中国本土企业愈发青睐本国银行,即使是前往海外攻城掠地,进行融资和收购的时候,也开始喜欢与本土银行合作。中金以前强调的“海外背景”现在倒成了“鸡肋”。

  中金也在努力改变着自己。

  去年年中,中金子公司中国国际金融香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表示,将与美国对冲基金巨头BrevanHoward Capital Management联合推出一只新基金,其投资对象为Brevan Howard管理的一系列基金。

  公告未透露新基金的相关细节,仅表示该基金将提供以宏观交易策略为主的多资产类别投资机会,上述基金也将为离岸投资者提供离岸人民币认购类别,以满足广大离岸投资者的投资需求。

  新基金是中金香港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第二只合作对冲基金。首只合作对冲基金是2012年5月与Sloane Robinson合建的一只以多头为主的股票基金。该对冲基金将专注于包括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在内的大中华地区的投资,公告没有披露基金规模及推出时间。

  只是,这种小打小闹式的改造,能让中金这个庞然大物再度起舞吗?

文|文晖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