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家族

乐天家族分崩离析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日期: 2017-03-04 浏览次数: 4914

  父子拆台、亲妈对垒、兄弟内斗、高管自杀。当你看过乐天家族的内斗,才会真正相信那些《继承者们》里的桥段并非随意捏造,甚至更甚。

  尽管乐天家族是韩国经济的支柱之一,然而其与日本深厚的渊源,终究为今天的家族“悲剧”埋下了祸根。

  

  异国创业

  小国无外交,资源匮乏的朝鲜半岛就是对这句话最好的印证。历史上飘摇摆动的国际地位,让其始终无法一隅偏安。

  1922年,在还是日本殖民地的朝鲜半岛上,乐天集团的创始人辛格浩出生了。随后,这个家庭其余的9个兄弟姐妹相继出生。

  在当时的环境下,身处如此庞大的家庭,想要免受穷困,享受富足生活就必须要出人头地。别无选择的辛格浩,去了日本留学。

  1942年,辛格浩上了官府渡海到日本的船,靠着卖报纸和卖牛奶的微薄收入,供自己在早稻田大学的学费开销。

  众所周知,日本是东亚国家中自我民族意识极强的国家,非本民族人士通常被划归为异类,为殖民地统治地区的朝鲜人更是如此。辛格浩在日本的成长过程异常艰辛,难以获得尊重。

  尽管如此,辛格浩并未气馁。他靠着坚毅、诚信。最终取得了日本人的信任和尊敬,虽寄人篱下,却成功在日本立足。他获得了日本人的创业投资,并拿着这笔钱在1944年创立了自己的食品加工厂。

  然而在时代巨轮面前,再多的努力也是渺小的。由于创业伊始正好赶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辛格浩的工厂还未正常运营,就被反法西斯的炮火炸毁了。不仅生意失败,还欠了投资者一大笔债务。

  出人意料的是,辛格浩不仅偿还了债务,甚至为表感谢,还为债权人购置了房产以表歉意。同时,他也很快重整旗鼓,在日本投降后的第三年,于1948年创立乐天集团。由此可见,辛格浩的才能不仅在于懂得如何经营企业,更懂得如何经营人脉。

  在日本,辛格浩迎娶了重光初子作为妻子,自己也取了一个日本名字叫重光武雄。按中国的传统说法,这无异于倒插门了。究竟是怎样的家族能令他“委身下嫁”呢?

  原来重光初子的舅舅,正是日本战时外相重光葵,虽然头顶甲级战犯的罪恶头衔,但是在美国的庇护下,重光葵在战后不多久就重新步入政坛。所谓树大好乘凉,辛格浩也因此在商界崭露头角。

  

  父子反目

  1967年,日韩邦交正常化。在商界浸淫多年的辛格浩看到了故土的商机,遂回到韩国成立了乐天制果公司,并且逐渐发展成韩国乐天集团。

  所以,乐天集团的发展轨迹决定了特殊的股权关系——日本乐天是母公司,而韩国乐天是子公司。这也不难解释为何乐天集团95%以上的业务收入都来自于韩国,却仍是一家“血统不纯”的公司。

  起初辛格浩如此盘算,韩日公司划国而治。他和重光初子有两个儿子——辛东主和辛东彬,辛东主管理母公司,辛东彬管理韩国的子公司,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时代的发展再次超出了辛格浩的想象。随着亚洲四小龙的腾飞,以及日本集中而来的经济危机,乐天集团在韩国的业务远远超过日本。

  2004年,辛东彬经营韩国乐天集团,销售额从23万亿韩元跃至83万亿韩元;而辛东主经营日本乐天,销售额仅为5.7万亿韩元。辛东彬的业绩领先辛东主13倍。

  如此悬殊的业绩,却并未提升辛东彬在集团内的实际地位。因为不管韩国乐天集团的营收多少,股权结构上,日本乐天依旧是实际掌控者。

  不仅如此,两兄弟间仅存的薄纱也被哥哥辛东主率先撕破。辛东主开始悄悄增持韩国乐天。

  此举立即引来了弟弟的不满,创一代辛格浩也认为大儿子的做法,破坏了他关于公司架构原有的设想。因此辛东主被父亲解除了公司事务,退出了核心管理层。

  而辛东彬也由此真正拉开了继承者的战争。

  首先,他利用外部股东的支持对日本乐天的管理层进行了大换血。辛东彬本身就排斥家族化经营,韩国乐天的高管很少姓辛的,都是职业经理人。而辛东主与辛格浩实属一路,更加在意家族对企业的掌控力,喜欢用家族势力进行公司管理。

  如此一来,保守派的辛格浩意识到了事态已经超越他的想象,辛东彬的“野心”不在于与辛东主争个高下,而在于彻底改革乐天集团的家族式经营模式。

  2015年,已经93岁的辛格浩彻底倒戈,与曾被他拉下台的大儿子站在了一起,再次宣布解除辛东彬的职务。

  然而此时,股东结构的大换血,早已为辛东彬铺垫好了退路。他“见招拆招”,利用董事会的权利,将自己的父亲踢出了公司的核心管理层。罢免了其会长的职务,只象征性的保留了其“名誉会长”的头衔。

  事已至此,父子已经彻底反目,辛格浩一生心血却被亲生儿子抢去。年已耄耋的辛格浩誓言:“绝不会原谅辛东彬”。

  本以为打“同情牌”有可能迎来事态逆转的辛东主火速飞到韩国,并且接受媒体采访,强调是弟弟犯上作乱。然而却未曾想偷鸡不成蚀把米,辛东主从小在日本长大,对韩语一窍不通,如此一来,韩国民众对乐天集团的日本属性更加不满,甚至认为韩国乐天只是为日本输送利益的冒牌“韩国企业”。

  与此同时,两位继承者的母亲也终于现身。站在了小儿子身边,对抗丈夫与大儿子。借助其在商界的影响力,重光初子喊来了优衣库会长柳井正,瑞穗银行、三井住友银行等业界同行助阵。

  最终,借助着更强大的后援团队以及更雄厚的资金实力,小儿子辛东彬赢得了家族内斗的胜利。但胜利者的日子也并不好过,目前乐天深陷政治丑闻,等待辛东彬的还有诸多不可预料的困难,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家族企业,正在内斗的历程中分崩离析。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