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家族

乐天家族分崩离析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日期: 2017-03-04 浏览次数: 4912

  父子拆台、亲妈对垒、兄弟内斗、高管自杀。当你看过乐天家族的内斗,才会真正相信那些《继承者们》里的桥段并非随意捏造,甚至更甚。

  尽管乐天家族是韩国经济的支柱之一,然而其与日本深厚的渊源,终究为今天的家族“悲剧”埋下了祸根。

  

  异国创业

  小国无外交,资源匮乏的朝鲜半岛就是对这句话最好的印证。历史上飘摇摆动的国际地位,让其始终无法一隅偏安。

  1922年,在还是日本殖民地的朝鲜半岛上,乐天集团的创始人辛格浩出生了。随后,这个家庭其余的9个兄弟姐妹相继出生。

  在当时的环境下,身处如此庞大的家庭,想要免受穷困,享受富足生活就必须要出人头地。别无选择的辛格浩,去了日本留学。

  1942年,辛格浩上了官府渡海到日本的船,靠着卖报纸和卖牛奶的微薄收入,供自己在早稻田大学的学费开销。

  众所周知,日本是东亚国家中自我民族意识极强的国家,非本民族人士通常被划归为异类,为殖民地统治地区的朝鲜人更是如此。辛格浩在日本的成长过程异常艰辛,难以获得尊重。

  尽管如此,辛格浩并未气馁。他靠着坚毅、诚信。最终取得了日本人的信任和尊敬,虽寄人篱下,却成功在日本立足。他获得了日本人的创业投资,并拿着这笔钱在1944年创立了自己的食品加工厂。

  然而在时代巨轮面前,再多的努力也是渺小的。由于创业伊始正好赶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辛格浩的工厂还未正常运营,就被反法西斯的炮火炸毁了。不仅生意失败,还欠了投资者一大笔债务。

  出人意料的是,辛格浩不仅偿还了债务,甚至为表感谢,还为债权人购置了房产以表歉意。同时,他也很快重整旗鼓,在日本投降后的第三年,于1948年创立乐天集团。由此可见,辛格浩的才能不仅在于懂得如何经营企业,更懂得如何经营人脉。

  在日本,辛格浩迎娶了重光初子作为妻子,自己也取了一个日本名字叫重光武雄。按中国的传统说法,这无异于倒插门了。究竟是怎样的家族能令他“委身下嫁”呢?

  原来重光初子的舅舅,正是日本战时外相重光葵,虽然头顶甲级战犯的罪恶头衔,但是在美国的庇护下,重光葵在战后不多久就重新步入政坛。所谓树大好乘凉,辛格浩也因此在商界崭露头角。

  

  父子反目

  1967年,日韩邦交正常化。在商界浸淫多年的辛格浩看到了故土的商机,遂回到韩国成立了乐天制果公司,并且逐渐发展成韩国乐天集团。

  所以,乐天集团的发展轨迹决定了特殊的股权关系——日本乐天是母公司,而韩国乐天是子公司。这也不难解释为何乐天集团95%以上的业务收入都来自于韩国,却仍是一家“血统不纯”的公司。

  起初辛格浩如此盘算,韩日公司划国而治。他和重光初子有两个儿子——辛东主和辛东彬,辛东主管理母公司,辛东彬管理韩国的子公司,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时代的发展再次超出了辛格浩的想象。随着亚洲四小龙的腾飞,以及日本集中而来的经济危机,乐天集团在韩国的业务远远超过日本。

  2004年,辛东彬经营韩国乐天集团,销售额从23万亿韩元跃至83万亿韩元;而辛东主经营日本乐天,销售额仅为5.7万亿韩元。辛东彬的业绩领先辛东主13倍。

  如此悬殊的业绩,却并未提升辛东彬在集团内的实际地位。因为不管韩国乐天集团的营收多少,股权结构上,日本乐天依旧是实际掌控者。

  不仅如此,两兄弟间仅存的薄纱也被哥哥辛东主率先撕破。辛东主开始悄悄增持韩国乐天。

  此举立即引来了弟弟的不满,创一代辛格浩也认为大儿子的做法,破坏了他关于公司架构原有的设想。因此辛东主被父亲解除了公司事务,退出了核心管理层。

  而辛东彬也由此真正拉开了继承者的战争。

  首先,他利用外部股东的支持对日本乐天的管理层进行了大换血。辛东彬本身就排斥家族化经营,韩国乐天的高管很少姓辛的,都是职业经理人。而辛东主与辛格浩实属一路,更加在意家族对企业的掌控力,喜欢用家族势力进行公司管理。

  如此一来,保守派的辛格浩意识到了事态已经超越他的想象,辛东彬的“野心”不在于与辛东主争个高下,而在于彻底改革乐天集团的家族式经营模式。

  2015年,已经93岁的辛格浩彻底倒戈,与曾被他拉下台的大儿子站在了一起,再次宣布解除辛东彬的职务。

  然而此时,股东结构的大换血,早已为辛东彬铺垫好了退路。他“见招拆招”,利用董事会的权利,将自己的父亲踢出了公司的核心管理层。罢免了其会长的职务,只象征性的保留了其“名誉会长”的头衔。

  事已至此,父子已经彻底反目,辛格浩一生心血却被亲生儿子抢去。年已耄耋的辛格浩誓言:“绝不会原谅辛东彬”。

  本以为打“同情牌”有可能迎来事态逆转的辛东主火速飞到韩国,并且接受媒体采访,强调是弟弟犯上作乱。然而却未曾想偷鸡不成蚀把米,辛东主从小在日本长大,对韩语一窍不通,如此一来,韩国民众对乐天集团的日本属性更加不满,甚至认为韩国乐天只是为日本输送利益的冒牌“韩国企业”。

  与此同时,两位继承者的母亲也终于现身。站在了小儿子身边,对抗丈夫与大儿子。借助其在商界的影响力,重光初子喊来了优衣库会长柳井正,瑞穗银行、三井住友银行等业界同行助阵。

  最终,借助着更强大的后援团队以及更雄厚的资金实力,小儿子辛东彬赢得了家族内斗的胜利。但胜利者的日子也并不好过,目前乐天深陷政治丑闻,等待辛东彬的还有诸多不可预料的困难,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家族企业,正在内斗的历程中分崩离析。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今年前三季度投资收官,在震荡波动的市场环境中,华安基金凭借出色的投资管理能力,为投资者赚取了良好收益,且在行业内一直保持领先水平。海通证券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华安基金旗下权益类基金今年以来平均收益率达37.22%,在12家权益类基金大型公司中位居第2,排名全行业13/126。另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华安基金旗下共有30只产品年内收益率超30%,其中更有11只超50%,2只超60...
2019年9月25日上午,由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厦门市政府指导,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母基金周刊》主办的“2019中国母基金峰会暨鹭江创投论坛”在厦门国际会议中心酒店正式开幕,峰会的联合主办方为建发集团、金圆集团、国都创投、梅花创投,近2000位LP/GP嘉宾相聚厦门。厦门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黄强在开幕式上表示,厦门市金融增加值年均增幅达到19.2%,金融服务业营收2015年已经突破千亿...
9月25日下午,湖北省住建厅党组书记、厅长李昌海率队到美好置业所属的美好装配江夏工厂调研,实地参观该厂装配式整体叠合剪力墙生产线,并现场召开装配式建筑产业发展座谈交流会,政企共议发展难题,共商发展良策。李昌海指出,发展装配式建筑是建筑业高质量发展大趋势,希望美好置业发展成为全省装配式建筑的主力军。  湖北省建管局党委书记、局长李晶杰,省住建厅研究室主任余振武及相关领导,武汉市城建局、市发...
作为拥有近20年历史的拜耳共享服务中心,在全球架构不断发展的今天,其新的共享中心于2018年在大连落成,覆盖拜耳大中华及日韩地区的业务运营,包涵人事服务、财务服务、差旅管理、呼叫中心、风险质量控制管理和项目管理等,致力于运用精益化生产的质量管理体系,优化创新,提供更加高效、可控的服务。拜耳大连共享服务中心负责人赵书源表示:“对于500强企业来说,共享服务中心这一组织形态并不陌生。其常规模式的最初设...
今年以来,“消费”、“成长”成为A股投资两大主线,一些提前布局的权益类基金净值连续走高,为投资者赚取了可观回报,华安基金资深基金经理饶晓鹏管理的华安升级主题就是其中之一,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10日,华安升级主题年内回报达48.55%,位居同类前20%。记者研究其历史持仓行业发现,该基金多集中在计算机、医药、通信、电子等行业,“消费+成长”特色鲜明。华安升级主题鲜明的投资风格与背后的基金经理密...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