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专栏

51%真的来

文|文晖 日期: 2017-08-31 浏览次数: 5306

  2017年7月的第一天,51%真的来了。

  当日,证监会正式宣布,汇丰银行突破了境外股东持股比例不得超过49%的限制,港资股东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持股51%,汇丰前海证券成为内地首家由境外股东控股的证券公司。

  2012年,中国将金融业外资持股比例上限从33%提高到了49%,近5年内没有外资能够提高持股。

  一夜之间,困扰合资券商的“51%”就这样解开了,尽管门依旧小心翼翼地开着,但一道耀眼的强光已经打在每一个从业者的身上。

  

  第一个51%

  2017年7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表示,近日,证监会批准设立汇丰前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汇丰前海证券)、东亚前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东亚前海证券)。

  这两家公司是根据2013年8月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的补充协议设立的两地合资多牌照证券公司。

  其中,汇丰前海证券是境内首家由境外股东控股的证券公司,港资股东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持股51%;东亚前海证券的港资股东东亚银行持股比例为49%。

  51%,一道外资金融机构迟迟苦守的红线终于被踏过了。

  公示信息显示,汇丰前海证券注册资本18亿元,仅有两名股东,汇丰银行出资9.18亿元,持股51%,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出资8.82亿元,持股49%。后者是由前海管理局发起设立的国有独资金融控股公司。

  在业务范围上,汇丰前海证券目前仅可开展证券经纪、证券投资咨询、证券承销与保荐这三项业务,暂时没有获得证券资产管理和证券自营业务的牌照。

  另一家获批的东亚前海证券,注册地在深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注册资本15亿元,东亚银行为第一大股东,出资7.35亿元,持股49%。内资股东分别为深圳市银之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资3.915亿元,持股26.1%;晨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出资3亿元,持股20%;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出资0.735亿元,持股4.9%。

  东亚前海证券目前可开展四项业务,即证券经纪、证券承销与保荐、证券资产管理、证券自营,但暂时没有证券投资咨询业务牌照。

  实际上,合资券商曾被寄予厚望,市场希望通过引入外资的方式来实现“鲇鱼效应”,改变中国固有的券商文化,但多年下来,收效甚微,甚至有些合资券商倒是不时传出些不太光彩的新闻来,业务违规、内部“宫斗”、理念冲突、中外抗衡、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眉眼高低、增长乏力等,乏善可陈或许可以概括。

  各种问题,用业内人士的话说,都是控制权惹得祸,49%意谓“一无所有”,对于券商而言,控制权就是成功的一半,外资券商尤其如此。

  所以,顶着光环和传奇的外资金融巨头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得到的金融“半所有权”的掣肘,让合资券商在国内无法与其他大型券商相抗衡。而且除了瑞银证券、高盛高华证券是全牌照,其他5家合资券商均只有投行业务牌照。

  没有控制权的合资券商,注定难以“地久天长”,毕竟双方想要的不一样。

  

  更多51%

  在参与合资券商的外国公司中,只有高盛和瑞银对旗下合资券商拥有控制权,但也不过是相对的多数股权而已。

  2016年的摩根大通和第一创业携手5年后和平分手,显然,仅仅三成的持股让摩根大通无法满意,而里昂证券退出其与财富证券的合资投行财富里昂,日本大和证券退出其与上海证券合资的海际大和证券,苏格兰皇家银行拟退出其中国合资投行华英证券等,原因虽然都各有各的说法,但究其根本,无非就是“无法控制”。

  根据2012年证监会颁布的《外资参股证券公司设立规则》,上述证券公司,境外股东持股比例没有一家超过49%的,外资股东持股比例基本维持在33%左右,最高为摩根士丹利亚洲持有摩根士丹利华鑫33.33%的股权,花旗亚洲持有东方花旗33.33%的股权。

  7月, 49%的限制被打破。

  尽管此次打破依旧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是根据2015年签署的CEPA《补充协议十》中的规定将港资、澳资金融机构作为开放的重点对象。

  但显然这些国际金融巨头们早就未雨绸缪,布局妥当,因此此举可看作是资本市场继续扩大对外开放的信号,证券公司牌照或逐步放开,外资准入限制放宽,允许外资控股境内券商等一系列举措的开始。

  外资绕道港资,一条51%的新路就此开启,一段外资可以真正“按照心愿”进入市场和参与市场的模式即将启幕。

  先河一开,将有大批境外的证券公司蜂拥进入内地抢夺证券业务。

  当前国内证券行业分为内地券商、传统合资券商、CEPA协议合资多牌照券商三种模式。

  截至目前,在CEPA协议下获批的合资券商已达四家,另外两家为申港证券和华菁证券。其中,申港证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35亿元,系国内首家根据CEPA协议设立的合资全牌照券商,其中港资股东3家,投资合计12.2亿元,合计持股比例34.86%;华菁证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亿元,其中第一大股东为港资股东万诚证券,持股比例为49%。

  显然,中国资本市场还是一个没有发展起来的巨大的无可限量的“富矿”,无论以何种方式,突破51%这一行为势必激发外资金融机构巨大的想象空间和操作可能。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