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时人实录

时间都去哪了?

出自《英才》杂志2014年3月刊 日期: 2014-03-05 浏览次数: 2345

  主持人|本刊记者 修思禹

  嘉 宾|北京世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朱仝

  百诚释心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 柏燕谊

  资深媒体人 志凌

  冯小刚的《私人订制》备受诟病,但这部电影中的插曲《时间都去哪了》却深深触动了很多观众的心。

  忙,似乎是现代人用得频率最高的一个字。科技为我们提供了生活的便捷,但人们却似乎越来越忙碌。多少人向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却又活在“没时间”享受生活的困境。

  我们的时间,到底都去哪了?是人生太累,还是人心太累?

  工业异化人情

  主持人:我们把本应走路的双腿交给了汽车,把朋友间的交往交给手机、网络,有一些工厂甚至开始无人化的管理。工业文明、科技发展带给我们便利背后,是不是也让我们失去了很多人与人之间,精神上的追求与交流?

  志凌:所有的便利,本身就是一种损失。很多事情最重要的就是参与的过程。例如交流过度便利,就会缺少张力。现在朋友间的交往变成虚拟化的状况,似乎每天都有信息,但是彼此又相隔遥远。熟人间的关系就像夹生饭、温吞水,陌生人间的冷漠就更不必说了。

  柏燕谊:工业文明的背后,让我们有了太多的时间关注自我,这就会让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降低。特别是纯粹为了满足自己的情感与精神需求,是很难顺畅得到的。尤其当我们高度关注自我,追求自我精神层满足的时候,就会因为自恋而认为别人不能满足自已的需求,或者因为自卑不想让别人洞察到自己的内心。

  朱仝:工业化是为了社会财富的积累,但却是没有感情的。因为工业化的发展,人们对物质的追求,超越了精神的追求,所有人都在追求利益,大家对去做跟经济效益没那么相关的活动的动力就会变得非常弱。

  主持人: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一个人享受高科技带来的愉悦,而不是与别人分享的快乐?

  柏燕谊:现在社会处在广泛性焦虑的状况,这种状态下,跟别人能不能产生很好的互动关系是未知的。而且大家都想在焦虑的状况下控制得更多,对分享快乐是没有信心的,甚至会害怕因此莫名其妙地“躺枪”。当在机器上能够实实在在地快乐而且不会有失望感时,人们就会考虑,为什么还要费力去冒险与人分享产生快乐呢?

  朱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中国人的思想又很复杂。西方思维很简单,不是黑就是白。而中国在黑和白之间,有很多颜色。当一件事情有多种不可预测的结果时,人就会很累。

  志凌:高科技的背后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利益集团,他们想方设法讨人喜欢,而身边的人不会投入这么大精力这样做。所以人造的、虚拟的愉悦会夺走我们与家人、朋友相处的时间和快乐。王尔德说过一句话,我唯一不能抗拒的就是诱惑。可能所有人在强大的工业机器面前都会束手就擒。

  主持人:久未见面的朋友,好不容易相聚,大家又习惯性地拿着手机用微信和不在一起的朋友聊天。这是一种对社交网络的依赖,还是人心之间的疏离?

  朱仝:这是人心的疏离,也是移动通讯强大的能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过去人际关系相对简单,现在的社会给人提供更多交际的圈子,每个人可以在同一时间跟N多圈子、N多人交流。表面看交流的渠道加强了,但人的关系变浅了。这也是一种人际交往文化的缺失。不过也不是绝对的,如果是喜欢的话题,大家还是会回归到现实状态。

  柏燕谊:现代人都习惯沉浸在熟悉的状况中,寻找最大的快乐感、满足感、安全感。即便是在聚会中,依然不能满足时刻想被关注的价值感。反而在网络上建立起来的交流,会有更多的共鸣和现实之外的快乐,所以很多人开始有意或者无意地离开现实,沉浸在虚拟世界中。

  并不快乐地忙

  主持人:现代人忙碌是内心负担过重的“伪忙碌”?还是生活所需的“真忙碌”?

  朱仝:工业和科技提供的便捷,让我们比以前更忙了,处理的事情也要多一两倍。因为办事效率加速了,别人在忙,你必须得忙。即使有一天想慢点走,等等灵魂的脚步,也根本没办法慢下来,因为后面的人会把你推向前,或者挤下来。也许有一天,经济发展回归到理智的阶段,大家才不用这么忙碌。

  志凌:忙是社会对人的异化。最初,人们工作是为了满足基本生活。但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当温饱问题解决后,又要过得比别人好。似乎身边的人都在忙,自己不忙会觉得自己亏大了。

  柏燕谊:第一是真的忙碌,第二是用很多无用的忙碌,显得自己更忙碌。这种无用的忙碌也是为了掩盖内心的焦虑,安慰自己已经为不安全的生活做了什么。即使可能是无用的,但也觉得总比什么都不做强。

  主持人:为什么总有人陷入很忙、很不快乐的怪圈?

  柏燕谊:很多人忙是为了满足社会标准和家庭责任,并不是内心所期待或者认同的生活方式。过着别人想要的生活,自然就不快乐。中国的传统观念和诡异的成功论,就会让许多人忙着,但并不快乐。

  志凌:忙一定是为了功名利禄。但一个人如果被这些无形的绳子捆绑了,怎么能快乐得起来?即使有人不思进取,看着别人一骑绝尘,自己还在原地踏步,也会很痛苦。我不反对忙,但每个人在追求更快、更高、更远的过程中,不要忘了对自己好一点。

  朱仝:这就是大城市病,我出差时看到三、四线城市的人活得很悠闲。大城市人多,资源少,有些人就拼命忙着抢资源,我称其为资源恐惧症。这其中绝大多数人对文化的追求是没有的。如果无法体会文化带来的乐趣和充实,用忙换再多的物质也很难令人真正快乐。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25日,国信证券2021年度投资策略会在深圳拉开帷幕,此次会议以“数字浪潮”为主题,国信证券总裁邓舸在会上发表了题为《科技浪潮下的金融使命》的演讲。      金融行业需要积极参与到科技创新这一发展新动力之中      邓舸指出,在即将迎来的新发展阶段,科技已成为推动各行各业发展的核心力量,金融行业也需要积极参与到科技创新这一发展新...
博世携两大展台参展:家电展台位于5.1B2-06,汽车展台位于1.2C6-001博世连续参展三年,携多款新品亮相:高效舒适采暖4.0系统、升降式吸油烟机、新一代传感器产品组合、车载计算平台解决方案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陈玉东博士:“中国市场正从疫情中快速恢复,为博世在华业务的发展提供蓬勃动力。”      中国,上海——全球领先的技术与服务供应商博世将于11月5...
2020年注定是一个特殊的年份,疫情席卷、贸易摩擦、监管收紧。随着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双循环”国家战略的逐步推进,以及坚持“房住不炒”“因城施策”的地产调控主基调,对于房地产企业而言,将迎来新的挑战与机遇。      2020年11月18日,由广东时代传媒集团主办,时代周报、时代财经、时代数据承办的2020中国地产时代百强...
2020年11月5日,上海——随着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开幕,全球领先的生命科学企业拜耳连续第三年亮相进博会。作为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展商联盟成员,拜耳今年进一步加大了参与力度,展台总面积扩大到前两届展台规模的两倍。其中,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展区的参展规模进一步扩大,围绕 “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全新企业愿景,拜耳通过一系列亮点展品和精彩活动,直观展示在医疗健康和农业领域的核心...
2020年10月22日,深圳科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思科技”)登陆科创板,股票代码:688788。截至今日上午收盘,科思科技涨120%,报于234元/股,市值达177亿元。华控基金作为科思科技的机构股东之一,与公司领导一起参加了上市活动。长期研究,有效筛选,精准投资      此前,华控基金所有上市的军工企业业绩均保持快速增长。对被投企业退出路径及时间的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