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券商基金

中金 老江湖再上市

文|文晖 日期: 2014-08-27 浏览次数: 3267

中金拟再上市,一石激起千层浪。

 

7月中,据《华尔街日报》消息称,顶尖投资银行之一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公司或中金)正筹备在香港上市。

 

据称,中金已经邀请银行家参与其潜在的香港首次公开募股(IPO)承销,但暂时还没有时间表。银行家们将在未来几周会见中金管理层,之后将选择其IPO交易的经办行。

 

但是,中金真的会上市吗?它图什么呢? 

 

 

 

缘由

 

中金上市因为缺钱?

 

此言倒也不虚,多年来,中金是承销中国内地和香港IPO以及中资债券的最大投行,就资本市场提供建议是其核心业务。不过,众所周知的原因,内地资本市场IPO“冷却”一年多,同时中金借以扬名的众多大型国有企业香港IPO都已完成,大型项目“稀缺”。即使个别大型项目中,以往中金公司独占的局面也不再,中金不再像以往那般占据主导地位。

 

业绩也印证了这一点,2011年,中金公司仅实现净利润1.39亿元,较2010年大跌84.7%。而中金生意较好的年度,如20072009年纯利高达12.43亿元和11.45亿元。虽然20122013年情况有所好转,但纯利也仅维持在3亿元左右。

 

券商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无论要开展投行、自营、经纪等任何业务,都需要大量资金在背后支持。券商的竞争日趋同质化,胜出的关键在于资金实力。

 

中金2013年报显示,其流动性紧张,资金实力不足的问题显而易见。20122013年现金净流出额分别为31.19亿元和42.35亿元。中金也承认:“作为证券公司,在融资能力上存在较大局限,银行间市场拆借最长期限只有7天,银行对证券公司的授信也受到较多监管限制,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公司的流动性管理。”

 

年初至今,据彭博社资料,中金于内地承销排名第14位,市占率仅2.3%;于香港排名第7位,市场份额4.8%,略逊色于中信证券5.5%的市场占有率。

 

此外,中金的运营成本高企一直是令人既“艳羡”又“嘲笑”的双重悖论,一度市场上有言:外资投行是中金收入的三倍;中金收入是国内券商的三倍。此语固有夸张的成分,但也从另一个层面承认了一个事实,中金的人力资源成本相对高企。更不要忘记,中金的办公地点地处国贸核心区,中金的员工大都系出名校、名门,中金的竞争对手很长一段时间不是中资,而是外资,“挖墙脚”的大都是外资投行。

 

时至今日,又一个新的对手“私募股权基金”也加入了人才的争夺中,转入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称为投行的新时尚。

 

种种重压下,若没有相对竞争力的薪酬待遇和业务机会,怎么可能留住这些人才呢? 

 

 

 

纷争

 

盛时被掩盖的问题在困难时凸显。

 

中金的业务模式和市场定位一直以大型国有企业重组及海外上市融资为主,这其中有相当大的政府支持因素。因此,多是依靠少数人争取投行项目,可现在这种模式的影响在逐步弱化。

 

与国内其他券商相比,中金也有劣势。国内券商多有国企背景,在做项目上比较灵活,可以花很多时间、金钱和精力去培养与国内企业相关负责人的关系,这些关系在以后合作过程中十分重要。而中金做业务时与企业关系比较短线,这让之后做业务十分被动。尽管从业务量上看,这几年还维持在一个比较好的水平,但这种竞争已经让中金备感压力。

 

然而,中金上市谈何容易。实际上,中金上市与否,管理层有很大的发言权。

 

在中金公司这个典型的“强管理者、弱所有者”的结构中,管理层对于谁成为股东有一定的发言权。因此,上市之议题,中金管理层的态度对于上市的意愿很重要。

 

中金公司1995年成立,两年之后中国国际金融(香港)有限公司(中金香港)即正式投入运营,承担了中金公司主要的海外业务发展平台职能。

 

当前中金共有7家股东,中央汇金持股43.35%、中国投融资担保持7.65%、新加坡政府投资持16.35%、名力集团持7.35%TPG10.3%KKR10%、东方人寿持5%

 

在此前的股权交易过程中,中金管理层曾经提出了“管理层持股20%的计划”,但未能获得董事会的认同,中金公司的“影子股票”究竟该如何解决一直没有得到答案。

 

“影子股票”指的是只有分红权没有投票权的虚拟股票,也就是中金公司的管理层每年都把奖金投入“影子股票池”,希望条件成熟时转成真正的股票。

 

尽管最近几年中金的中高层离职潮不断出现,但事实上,公司的核心层是稳定的,而且也在不断扩充中。因而,如何实现管理层在上市中的利益,才是上市与否的核心。

 

 

 

地位

 

其实,2014年的中金有些倒霉。

 

IPO重启后,由中金负责的奥赛康由于定价水平较高,需要大量转售老股才能对冲超募规模,引致舆论对于“老股东高价套现”的激烈批评,证监会政策的“纰漏”显然让投行承担了责任。处在舆论重压和市场“聒噪”中的证监会不得不将板子打在中金的身上,奥赛康的发行被紧急叫停。

 

随后,证监会派出200人的核查队伍,调查奥赛康等新股发行过程中有无舞弊行为,经过冗长的调查,证监会认为,中金公司在承销过程中指使财经公关公司宣传奥赛康估值不高后市看涨的言论,诱导投资者高价申购股票,违反了证券发行承销办法的有关规定。

 

但事实上,证监会此举在业内人士看来颇有异议,只是无可奈何而已。

 

当然,也并非全是坏消息。2014上半年,中金公司投行业务完成的项目也以香港市场为主。保荐项目包括中国北车、恒兴黄金、瀚华金控、百奥、哈尔滨银行、阳光100等先后在港上市。

 

上市的中金,将是可怕的。

 

中金常常被看作投行的“黄埔军校”、私募股权基金的“资源库”;被很多追赶者看作是自己的目标;被媒体称为“巨星”坠落的典型。但事实上,中金管理层的高度稳定和丰厚的人才储备,以及在中国资本市场“错综复杂”关系中的“左右逢源”和“进退得当”让中金不可能轻易让出老大的江湖地位。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