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券商基金

“债王”陨落

文|文晖 日期: 2014-10-27 浏览次数: 2008

  

  9月末10月初,对于美国的投资者来说,最大的新闻莫过于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创始人比尔·格罗斯 (Bill Gross)宣布辞职,并加入骏利资产管理集团(Janus Capital)。

  比尔·格罗斯宣布离职后,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道格·霍奇(Doug Hodge)随后表示,公司将对比尔·格罗斯的领导机制进行改革。

  这样的表态,虽然客气,但却有些全盘否定的味道。

  1971年,比尔·格罗斯成立了PIMCO(The 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mpany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比尔·格罗斯的Total Return Fund(旗舰基金)几乎在成立后的每一年,都能击败作为投资业绩基准的“巴克莱美国债券指数”。

  过去10年间,该指数增长了61.9%,而Total Return Fund带给投资者的回报率则为85.1%。从2000年,比尔·格罗斯和他创办的PIMCO被德国安联金融服务公司收购,但是即使这次收购之后,公司基本还是比尔·格罗斯所掌控,总部仍然位于加州新港海滩。

  到今年6月30日,这个公司仍然管理19700万亿的资产,规模之大,令人恐惧,这19700万亿的资产以各种子基金的形式存在,其中最知名且最重要的就是PIMCO Total Return Bond Fund,由格罗斯本人管理,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券基金。

  但是今年9月26日,PIMCO旗舰投资组合的资金外流创下历史新高,随后比尔·格罗斯又与其他高管发生冲突,之后比尔·格罗斯意外宣布辞去首席投资官一职。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总回报债券基金,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债券基金,总管理额度为2370亿美元,去年公布的业绩为1.92%的负收益,这是其自1994年以来的最差表现。

  此次比尔·格罗斯离职距离Pimco首席执行官埃尔·埃里安(Mohamed El-Erian)辞职仅有8个月,这引发了债券市场观察人士对世界最大债券公司领导机制的不确定性及其资金外流问题的猜测。

  

  抛弃

  比尔·格罗斯的性格虽然不是很好打交道,但最近几年频频传出与同事的矛盾,今年初,首席执行官穆罕默德·埃尔-埃里安辞职,据说是因为工作时间长而与比尔·格罗斯摩擦不断的原因。

  表面上,这两个人有着很好的友谊和长期的合作关系,但作为个性人物,埃尔-埃里安经常与比尔·格罗斯就战略问题发生争吵。据说,PIMCO的激烈争论和咄咄逼人的企业文化堪比任何一家投资银行,虽然这在投资领域并不鲜见,但也多少说明PIMCO内部绝非“太平”。

  在对《华尔街日报》的爆料中,愤然离职的穆罕默德·埃尔-埃里安称比尔·格罗斯为“暴君”,很不好相处。

  然而,对于穆罕默德·埃尔-埃里安的离开,比尔·格罗斯有着不同的表示:“这就像一次濒死的体验,一场重大的感情打击。每当我读报纸时,我都会告诉自己,至少我的妻子是爱我的。”

  挚友和战友的抛弃是最伤人的,也是最有力的“匕首”。

  今年一季度,PIMCO旗下基金回报率在同行中垫底,投资者连续巨额撤资。仅在3月,Total Return Fund就有31亿美元之巨的资金净流出。据基金研究公司晨星(Morningstar),从去年5月至今,Total Return Fund累计资产赎回规模高达521亿美元之巨。总资产规模已经由2月的2365亿美元,下滑至3月底的2320亿美元。

  2013年,该基金录得创建14年来的首次年度亏损,回报率为-2%。该公司的旗舰基金Total Return Fund遭遇414亿美元外流。此前这只基金对美国国债走势押注失手,导致其去年的表现为20年来最差。

  投资者是没有耐心和耐力的,他们的压力也很大,他们的心灵经过金融危机的冲击已经变得非常脆弱,对于“经典”和“传奇”,他们没有尊重,他们只看重自己的资金。

  

  金融的世界从来就不“公平”

  20世纪70年代,长达10年的债券熊市让许多基金经理完全丧失了信心,比尔·格罗斯却坚定地唱多,在他看来,当时的石油危机已经造成了严重的通胀,美联储连续升息超过了15%,因此,未来降息概率会大大提高。基于这一判断,PIMCO开始逐步加码公司债券,不久之后美联储发表了降息声明,比尔·格罗斯预言的债券牛市如期开启,PIMCO大获全胜——10年中累计获利高达40多亿美元,而此时的格罗斯只有36岁。

  30多年后的本世纪初,比尔·格罗斯坚定地认为,美国经济的衰退即将来临,美联储为冷却经济而提高利率的举动正在为这一场残酷的经济减速创造条件。于是,PIMCO果断地将100亿美元的公司债券转换为美国政府支持的住房抵押债券,几个月后,在科技股泡沫破灭的爆炸声中,PIMCO进账5亿美元。

  2006年,格罗斯就派出几十个员工到全国各地扮成要买房子的人,查看当时房屋市场的状况,之后PIMCO研究团队出具报告称,美国经济中存在过度借贷的问题,“去杠杆化”可能会引发一场经济风暴,比尔·格罗斯做出了大规模砍掉和不再吃进次贷产品的决定,并买进当时让市场嗤之以鼻的美国国债,此后的事实再一次证明了格罗斯的英明。

  30年来,比尔·格罗斯的每一天都像时钟一样精确:早上4点30分起床,打开彭博终端查询全球债市信息;上午10点,到体育馆做45分钟的瑜伽课,再骑半小时的固定自行车;下午,与员工进行2个小时的会议,然后回家,晚上9点睡觉。每天,他都会在工作时间面对七个显示器,它们分别显示着:7年期、10年期国债期货,主权CDS息差,公司债,股市,现金国债和电子邮件。

  然而,2013年5月开始的美联储退市风波中,比尔·格罗斯似乎错判了形式,坚持重仓美国国债,且错押通胀保值债券指数及巴西雷亚尔,而这两者无一例外都下跌了。

  2013年,PIMCO年回报率为-2%,是其14年来首度亏损,也是1994年来最差业绩。

  有人感叹债券天王神话破灭,不过比尔·格罗斯本人在推特中表示,他已110%充好电,还能驰骋债市40年。

  而今看来一切成空。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