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券商基金

朱云来挥别中金

文|文晖 日期: 2014-11-25 浏览次数: 2656

  在中金的16载岁月中,朱云来担任中金公司总裁和管理委员会主席12年,虽然刻意低调,但朱云来就是中金的标签。

  朱云来算不得突然离职,作为最近几年来一直处在各种争议漩涡中的中金公司而言,朱云来是一个标签,也是一个靶子。

  朱云来的离去究竟和什么相关联,市场上各种妄度揣测迭出,但凡是在中金工作过或是和朱云来打过交道的人大都不以为然,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剧本中迟早到来的剧情。

  他对于自己的离去看似也是有所准备或是早就“成竹于胸”,对于他们那一代人和出身、教育背景来说,金钱、荣誉、地位从来就不是考虑的范围,责任感和历史感,如何在中国经济变革的大局中贡献一份力量,如何在历史的转折中“砥柱中流”、“会当击水三千里”才是人生奋斗的目标。

  

  被误读的中金

  不可否认,中金有着天然优势,成立之时政府方方面面的殷切关注,合资股东摩根士丹利当年的独霸江湖,以及政策的保驾护航,让中金起步就看起来很强。

  中金公司成立之时的注册资本为1亿美元,由中国建设银行与几家外资机构合资成立。中外方股份原本50%对50%,2001年调整为中方持有51%。中国建设银行持有的中金公司股权后辗转划到了中投公司旗下的汇金公司,目前持有中金43.35%的股份。中国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持有7.65%的股份。外资方面,在2011年股权变动之前,美资一线投行摩根士丹利持有中金公司34.3%的股份,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和香港名力集团分别持7.35%的股份。

  然而,经历过那段岁月的很多投行人士都知道,那是如何艰难的一段时间,那是一个对于投资银行如何运作“一窍不通”的时代,所有都是从无到有,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而作为国际资本市场上无足重轻的新兵,根本没有任何机构将中金放在眼里,孰不知,在投资银行这个高层食物链中,低层投行的命运比起乞丐来好不到哪里,尊严在交易面前一钱不值。

  更何况中国当时正处在一个变革的时代,人们从旧有思维中解放出来,拥抱和接纳国际资本市场的程度还是参差不一和充满种种误解的,中金人正是在这种艰难中,从缝隙中冒出了枝桠的,如果不将历史客观看待,一味指责中金的“垄断”,实际上是对于历史的无知和亵渎。

  中金不是因为有了朱云来而有今天,但如果没有朱云来多年对于中金发展的倾力投入,中金能否有今天,亦未可知。

  在朱云来的领导下,目前,中金的业务范围覆盖证券研究、股本与债务发行与承销、兼并收购财务顾问、证券销售交易、固定收益、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直接投资等诸多领域。 中金在境内设有多家子公司,在上海和深圳设有分公司,在北京、上海、深圳等18个城市设有证券营业部。随着业务范围的不断拓展,中金公司亦积极开拓海外市场,在香港、纽约、伦敦和新加坡设有子公司。

  朱云来通过现实将中金的优势打造为“土洋”皆通,“经验”丰富。

  最近几年,中金光环渐褪,业绩一度在行业内不再独占鳌头了。

  事实上,业绩的短暂起伏是任何一家大公司都无法避免的,既然是行业第一,就注定是等待超越。

  很多熟悉投资银行业的人士认为,中金的战略在很多外行看来有些保守才是最近几年来业绩褪色的缘由,但投资银行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低调和保守会失去一些机会、财富,但不会失去自己,如果冒进,犹如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样,繁华散尽,一无所有。

  今天苛责中金的保守,或许改日将要高歌中金的远见,这就是残酷金融世界的秘境。

  

  低调做人

  就公众层面来说,朱云来是一个极为低调的人。

  朱云来的低调让曾雇用他的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曾经异常懊悔,以至于有很长一段时间,当时的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的员工都把业务不佳的原因归结为领导看不出人才来。据说,初出茅庐的朱云来到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时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分析师,而朱云来颇为安静本分,只是静静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从没有炫耀自己的出身背景,当朱云来离开时,公司内部很多人才知道他是总理的儿子,一时间很多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的员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公司在亚洲的业绩不佳归结为没能抓住人才,虽为笑谈,但亦可见朱云来之低调的一斑。

  在中金内部,他则以“科学家办投行”的特点著称,热爱以原创的数据统计分析来研究宏观经济及相关行业,管理风格细致谨慎,十分重视合规。

  尽管朱云来本人低调,但外界对他的评价却很高。

  2012年7月,美国《财富》杂志选出“亚洲最具影响力商界领袖”,共有6名中国内地企业家入选,人数超过了韩国、日本、印度和中国香港,名列第15位的恰是朱云来。《财富》杂志是这样介绍朱云来的:“没有人能像朱云来那样,横跨环球金融界和中国政府主导的经济体。中金公司在他的领导下,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向海外发行股票的核心经纪人。”

  朱云来1977年就读于南京气象学院,上世纪90年代赴美留学,就读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大气物理专业,后转往芝加哥DePaul大学修读会计硕士,1996年毕业后曾在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公司任职,1998年加入中金香港子公司。

  朱云来虽然位高权重,但公司内部人都非常尊敬他,而在离开中金的告别信中,朱云来也不无深情的表示:“无论如何,我将怀念与大家共同度过的这段时间,不论是历年各界的新员工素质拓展,还是无数次的头脑风暴,或是为赶任务而连续工作的那些不眠之夜。在共临挑战中结下的友情和你们的信任是我一生最难忘的经历。这封信我已断续写了多日,多少有点千头万绪……总之,一句话,衷心地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在中金得到最好的发展,也因为你们的发展而造就未来更好的中金。”

  中金称,经董事会批准,任命林寿康代为履行公司总裁及管理委员会主席职务,带领管理团队主持公司日常运营。

  然而在很多人看来,这是过渡之举,中金究竟未来如何,尚需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