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思想者

约翰·保尔森:赚钱之神走向落寞?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日期: 2014-12-26 浏览次数: 18731

  1994年,一间狭小的办公室内挤着数家对冲基金公司。对冲基金的名头虽大,但这间公司人数不过两人——保尔森和他的助理,经营着规模不过200万美元的保尔森对冲基金(Paulson &Co)。苦心经营了6年,保尔森的对冲基金资产终于增长了10倍,然而这一成绩在当时的华尔街可以忽略不计。

  但随后的10年,保尔森开启了封神之路,在每一次经济灾难中,他总能独善其身,甚至赚的盆满钵满。“对冲基金大鳄”索罗斯在2007年赚取了29亿,但在保尔森面前简直不值一提。这也使索罗斯放下身段,亲自邀请约翰·保尔森吃饭,打探如何对赌楼市。

  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让他崭露头角;房地产市场的崩盘成就了其“空神”的大名;金融危机中其“黄金死多头”的执着让他一度成为华尔街赚钱效率最高的人。

  然而2007年的次贷危机已经逐渐远去,美国经济的复苏提振了全球经济。“灾难”成就了保尔森,难道现在,他落寞离去的时候到了吗?

  不亏钱=赚钱

  进入纽约大学后,保尔森参加了一场由前高盛集团董事会主席、美国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主讲的关于风险套利的讲座,并由此萌生了对对冲基金的憧憬。当保尔森以全班第一的成绩毕业,他来到了哈佛商学院。

  哈佛时期的保尔森终于坚定了其进驻华尔街的信心,因为杠杆交易创立者KKR合伙人杰里·科尔伯格的一次演讲彻底点燃了保尔森对于对冲基金的热情,并打算为此肝脑涂地。

  毕业后的保尔森先后入驻波士顿咨询集团、奥德赛合伙投资公司,以及原美国第五大投资银行贝尔斯登的并购部门。在贝尔斯登,保尔森只用四年的时间,从底层咨询师做到了董事总经理,并锻炼出了相当成熟的财务分析能力。

  但他逐渐意识到,贝尔斯登的收益主要是靠赚取佣金,虽然丰厚,但相较于以投资业务盈利的基金投资,保尔森显然认为后者更适合自己。

  由于保尔森此时已经深谙财务分析对于投资判断的重要性,因此,摆脱传统的信用等级、评级机构的束缚对于他而言已是必然的选择。

  1994年,带着这些年赚取的初始资本金,保尔森对冲基金(Paulson &Co)正式成立,而员工只有他和一位助理。公司创立伊始,保尔森专做并购套利以及事件驱动投资。这一阶段,保尔森的公司规模有限,因此他十分谨慎。并逐渐实践出了自己的投资哲学:一是对市场下跌准备充分,市场上涨时便不必费心;二是风险套利不是追求赚钱,而是追求不亏钱。

  卖空是并购套利的重要手段,保尔森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另外,由于他谨慎的投资风格以及扎实的财务分析能力,保尔森对冲基金自成立起只有一年是亏损的。但是直到2000年,他的基金规模也仅只有2000万美元。

  

  幸灾乐祸的人

  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如火如荼,“我们99%的人不能再继续容忍1%的人贪婪与腐败”这一口号简直就是为保尔森量身定制,靠对赌次债危机发财这一“罪名”让他千夫所指。因为在2007年,保尔森竟然赚取了37亿美元,在99%的人眼中,他实在有足够的资本“幸灾乐祸”。要知道,索罗斯在那一年只赚取了29亿美元。

  保尔森起势于2001年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这一灾难带给了他绝佳的机会。他当时的判断是,很多在虚高股价支撑下的并购案会“黄”掉,因此他大量卖空,在互联网股票狂跌的2001和2002年,他的基金分别增长了5%。随着眼红的投资人纷至沓来,到2003年,保尔森基金的规模已经达到了6亿美元。而两年后,他管理的总资产更达到了40亿美元。但因为人低调,在对冲基金行业之外,他的名声仍未远扬。

  直到次贷危机爆发,保尔森终于“封神”。

  2005年的保尔森坚信地产泡沫的破灭已经不远,其大规模的调研发现,房贷方回收资金正在变得越来越困难。2006年初,美国最大的次贷公司Ameriquest Mortgage出资3.25亿美元,调查房地产借贷行业中的不规范贷款行为。这些都更加坚定了保尔森对房地产业中存在泡沫的判断。

  虽然之后美国房地产借贷方还是对购房者倾囊以授,后者也乐于接受宽松的借贷条件,并且在此催生下,房价一路攀升,保尔森迎来的是不断亏损。但是在2006年底,次贷危机已经初见端倪。保尔森的基金已经扭亏为盈,升值20%。

  次年,保尔森终于赌赢了“灾难”的发生。随着次贷危机的爆发,他管理的两只基金在华尔街异军突起,直至年底,第一只基金升值590%,第二只基金升值350%,基金总规模已达到280亿美元。

  随后3年,他疯狂的做空美国股市和房地产市场。旧主贝尔斯登与很多商业大帝国都轰然倒下,保尔森则愈发显得一枝独秀。

  

  成败皆黄金

  做空房地产使保尔森一战成名,随后他料定政府势必会提高美元的供应量以稳定市场。QE的推出证实了保尔森的推测,宽松的货币政策使美元一路贬值,高通胀风险的担忧使得美元已经不再是优质资产,而黄金价格和美元指数有着高度的负相关关系。因此黄金再次成为了经济危机中的“硬通货”。

  而此时,保尔森早已做好了坐收渔利的准备,2008年在房地产市场大获全胜之后,他就已经开始大规模建仓与金价挂钩的投资产品,疯狂做多黄金。2年后,保尔森经营的黄金基金全年涨幅达35.08%。他也史无前例地将50亿美元收入个人腰包,再一次成为华尔街的“最赚钱机器”。据计算,保尔森在这一年的赚钱速度是每秒158.55美元。

  然而2012年开始,经济复苏的态势初现端倪,金价的走势开始迷茫。随之保尔森深陷漩涡,由于他对黄金的执着,让其贵金属交易的投资获利开始大幅缩水,尽管黄金的下行仍未停止,保尔森却始终坚信黄金将帮助他收复失地,为此他也付出了不断赔钱的代价。

  也许在保尔森看来,黄金触底已经近在眼前。但是美国经济的复苏让更多的人怀疑他的韬光养晦能否重演次贷危机的神话。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