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时人实录

寻找灵魂伴侣

主持人|本刊记者 修思禹 日期: 2015-07-28 浏览次数: 7423

  社会愈加开放,心灵却愈加无处安放。

  我们总是听到太多人在抱怨:“没有人理解我”,哪怕他们身边陪伴着曾经海誓山盟,同甘共苦的亲密爱人。渴望被理解,渴望有一个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灵魂伴侣,已经成了社会大众的普遍心理,到底什么是灵魂伴侣呢?

  据说,灵魂伴侣一词起源于希腊神话故事:最初的人是球形,两个个体背靠背粘合在一起,宙斯和众神担心人类过于强大,不敬神灵,于是把球形的人劈成两半,所以每个人都只是半个人,每个人都一直在寻求与自己相结合的另一半。爱就是成就这种功德的神,使人恢复原初状态,生活在快乐与幸福之中。

  当年,徐志摩毅然离婚迎娶陆小曼曾说:“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深情而悲壮。他所谓的灵魂伴侣是缘于爱情。但也有人把灵魂伴侣特定成政治欲望,比如希特勒。他曾说:“我的灵魂伴侣就是那颗残忍贪婪的心,这就是我的信仰”。

  如果既没有徐志摩般浪漫多情,又不想被野心左右自己,碌碌众生,灵魂伴侣觅得,觅不得?

  

  非“灵魂”不伴侣?

  主持人:亲密关系的源头,是自己与自己的关系,还是与别人的关系?人生一定需要依赖与他人有亲密的情感吗?

  江小鱼:精子和卵子的亲密结合才构成了每一个自己的源头,所以亲密关系当然是自己和所爱的他者之间的关系,也只有和他者在爱中形成彼此依赖的这种关系,才是唯一可以确定的真实情感。

  陶思璇: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依赖心,只是需求的程度不一样。但只要是人类就会有情感依赖的需求。不过从心理学的角度讲,人和世界、和他人、和爱人……的关系,统统都是自己和自己的关系。你有多接纳自己,就会有多接纳他人,你对自己有多挑剔,就会对他人有多挑剔。

  主持人:当一个人在事业上的野心足够强大时,是不是对情感的渴望与依赖会相对减弱甚至消失?

  陶思璇:天生领袖型的人的确可以用天生冷血来描述。这种人明显比其他气质类型的人对情感的依赖程度低很多。甚至可以把情感关系,当成政治手段或者利益交换。基本上铁腕政治人物都是这样的人。

  江小鱼:的确如此,但当一个人的野心已强大到对情感的漠视或消失时,这种野心一定是虚妄、苍白、变态,乃至邪恶的。这种野心不仅是需要警惕的,也是注定会消亡的,没有情感作为心的依托,野心就只能是无本之木,自生自灭。

  主持人:你相信男女之间有纯洁而深刻的友谊吗?

  江小鱼:我不相信,也许只有同性恋者才能相信并实践男女之间纯洁而深刻的友谊,异性恋的男女之间不可能存在真正意义上的这种友谊,即使假装存在,也是一种无奈或虚伪的不靠谱的托词而已。

  陶思璇:我相信有的男女之间可以做到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但我不相信,在这中间能够不掺杂一点点男女之爱。因为男女就是有别,谁都不可能假装这种差异不存在。

  主持人:情欲的冲动与灵魂共鸣一定有必然的联系吗?

  陶思璇:这跟人的体质有关。有些人情感中心能量比较强,就更注重精神交流。有些人本能中心能量比较强,就更需要身体的交流。但好的关系,一定是需要各方面因素都齐头并进。如果只有情感没有性,那是柏拉图,只有性没有情感那是床伴,都修不到更高的境界。正如奥修说,成佛是在天上,性是在地上,爱是中间的通道。

  江小鱼:情欲的冲动与灵魂的共鸣没有必然的联系,人类的文明进程更依赖两者不可或缺的融合。

  

  它真的存在吗

  主持人:你相信灵魂伴侣的存在吗?你理解的灵魂伴侣是哪一种关系?

  陶思璇:灵魂伴侣不是遇到的,而是修到的。灵魂伴侣一定是身心合一才能达到的境界。如果夫妻之间都有开放的心,愿意共同成长,就可以在婚姻里修成灵魂伴侣。但问题是在中国很多夫妻之间只是虚假关系,在这样的基础上,修到死,也修不成灵魂伴侣。连接灵魂伴侣的,不是睡在一张床上,而是内在的情感支持和陪伴。

  江小鱼:我绝对相信灵魂伴侣的存在。人的一生中,如果没有灵魂的伴侣或者没有伴侣的灵魂,生命都是注定残缺、孤独和不完美的。无论何人,只要能彼此打开心扉都可以算是灵魂伴侣。不过,对我来说,灵魂伴侣当然是异性,所谓的红颜知己是也。

  主持人:是不是物质生活愈丰厚的人,对灵魂伴侣的渴求愈大?

  陶思璇:是的。马克思也说过,只有物质文明丰富到一定程度,才会有精神文明建设。在贫困阶段,生存是人的第一法则;但当物质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对情感的需求就会慢慢表现出来,而且人是有惯性的,不管生理的伤还是心理的伤,人都习惯性的把所有情绪放在“伤口”上,忽略其他感受,“伤口”因此会被无限放大。所以,当物质生活得到满足的人,内在的关于爱,关于情感体验的空洞就开始无限放大。

  江小鱼:无关物质生活的丰厚或贫乏,灵魂伴侣对一个内心被呼召的人而言不可一日或缺。

  主持人:婚姻之外,真得还需要有灵魂伴侣吗?如果需要,维持灵魂伴侣关系的到底是什么?

  江小鱼:婚姻是一种世俗责任,是一种综合性社会关系的契约担当,而灵魂伴侣则超越了世俗的一切,是纯属两个人之间的内心默契,与任何他者无关。维持这种人类最美好纯粹关系的艺术就是一切尽在不言中,相逢一笑,温润如初。

  陶思璇:婚姻制度的诞生是私有制的附属品,是为了确认财产继承的纯洁性。婚姻制度本身就是有和人性相违背的地方,而且只有社会宽容度足够大,人们真能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的时候,才谈得上婚姻是恋爱的结果,否则就是强迫的结果。

  现在有些人追求“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完全不是灵魂伴侣的范畴。灵魂伴侣就是两个人的关系,和婚姻、地位等外界因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嘉宾|电影导演 江小鱼    灵性疗愈师 陶思璇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