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家族

鲁伯特家族的专一扩张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日期: 2016-02-01 浏览次数: 5573

  曾经贵为南非第一大烟草商、世界烟草界的头四把交椅。伦勃朗集团随着家族交接而“戒烟成功”——顺应时代的潮流,进军奢侈品行业。

  子承父业后,历峰集团取代伦勃朗成为了鲁伯特家族的金字招牌。在经过一系列的并购交易后,一个个璀璨的奢侈品品牌都被小鲁伯特收入麾下。

  

  烟草起家

   两次世界大战前的南非是英联邦殖民地,毕竟大树下面好乘凉,南非当时已经是南半球最大的金融中心、最大的矿产交易中心、最大的贸易中心、最大的工业中心。

  而远离世界大战主要战场,更令南非可以躲开战火的纷扰。在英国逐渐势力微弱之时,南非开始迎来发展。二战时期,南非仅象征性的派出了一个师的部队,支援“后妈”英国。

  在这样一个太平盛世,消费的需求还是非常旺盛的。老鲁伯特看到了商机,并开始了他的烟草生意。

  虽然只有10英镑的投入,但是鲁伯特凭借着聪慧的经商头脑,以及烟草市场的蓬勃发展很快就异军突起,并成立了Voorbrand公司,随后不久则改名为伦勃朗公司。

  20世纪初,卷烟形式的出现革新了人们对于烟草的认识。随着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卷烟也开始风靡全球。借着行业助力,伦勃朗公司的烟草生意很快就占领了整个南非。上世纪60年代,伦勃朗占据了南非近八成的烟草市场。

  而1962和1964年,英国皇家内科学会和美国医政总署先后提出吸烟与健康关系的报告。为减少吸烟的危害性,从60年代起,滤嘴型卷烟应运而生。70年代出现了长支型卷烟,在美国还最先出现了淡味型低焦油卷烟,80年代又推出了特淡味和超淡味型卷烟。

  伴随着烟草是否对健康产生危害的巨大争议,伦勃朗反而从中获益,免费的“广而告之”令公司的生意日新月异。但烟草对健康产生的负面性也同时为日后鲁伯特家族剥离这部分业务埋下了伏笔。

  与此同时,上世纪70年代,南非境内种族隔离制度的阴影依旧笼罩,风险意识强烈的老鲁伯特开始准备后路,源于避险的需求,伦勃朗公司的海外业务被剥离,1979年在卢森堡成立国际矿业与资源集团(即IMR集团),独立管理鲁伯特家在海外的资产。1988年,IMR集团更名为历峰公司。小鲁伯特出任历峰公司的董事会主席。

  至此,鲁伯特家族的交接开始了,而集团业务层面的转换也正在悄然发生。

  

  盯上奢侈品

  1984年,小鲁伯特受父亲感召,进入家族企业供职。在此之前,小鲁伯特已经在美国的大通银行工作多年,在资本圈积累颇丰。

  进入家族企业后,小鲁伯特一手促成了历峰在瑞士证券交易所的上市。

  随着业务的不断庞大,伦勃朗公司甚至打入了其宗主国——英国市场,取得了英国烟草公司乐富门的控股权。乐富门是一家创立于1890年的老牌烟草企业,在1905年得到英王爱德华七世的皇室授权而声名鹊起。

  1967年,伦勃朗进一步通过乐富门公司收购了登喜路集团51%的股份。70年代,伦勃朗集团又瞄准了以制造钢笔为主的万宝龙公司,并历时近10年,将万宝龙的全部股权揽入囊中。

  在老鲁伯特将登喜路和万宝龙收入麾下后,他看到了烟草与奢侈品之间的内在关联,并开始增加对奢侈品收购的关注。

  

  公司“戒烟”

  重归家族的小鲁伯特开始对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首先,他通过换股方式把奢侈品与香烟部门分开经营,设立了旺多姆奢侈品集团经营奢侈品。

  此时的历峰,持有旺多姆奢侈品集团70%的股权,原来在乐富门国际公司旗下的卡地亚和登喜路被并入旺多姆奢侈品集团。1988年,历峰又以20亿美元收购旺多姆剩下30%的股权,使之成为全资子公司。

  而原来的乐富门国际公司继续经营香烟业务,历峰持股66.7%。至此,历峰的企业架构逐渐清晰:乐富门旗下是烟草,旺多姆旗下为奢侈品。

  烟草业务在彼时仍是集团主业,贡献着集团近三分之二的销售额和利润。这也为小鲁伯特的进一步收购提供了充足的“资金弹药”,未来历峰集团将深耕奢侈品行业,建立奢侈品帝国。上世纪90年代至今,分管奢侈品业务的旺多姆疯狂收购了众多奢侈品牌。

  1996年,旺多姆将瑞士顶级腕表品牌江诗丹顿纳入囊中;1997年收购意大利腕表品牌沛纳海;2000年,从LVMH手里抢到三大顶级腕表品牌:积家、万国和朗格;随后的2001年,收购法国百年高级珠宝品牌梵克雅宝;2008年将独立制表师品牌罗杰·杜彼纳入帝国版图。

  2000年,历峰抢走积家、万国和朗格的同时,LVMH收购了豪雅和真力时,当时小鲁伯特曾不无讽刺地说:有些腕表品牌一直谋求被收购,但是历峰只选择那些历峰想要的。

  经此一役,历峰集团与斯沃琪瓜分了世界顶级腕表的版图,也远远甩开了竞争对手LVMH和开云。

  与此同时,烟草业务正在不断被剥离。深谙金融市场的小鲁伯特通过资本运作,继续梳理着历峰集团的公司结构。

  1995年,历峰又收购乐富门33.3%的股份,也将其收为自己的全资子公司。1999年,香烟在历峰业务架构中的地位进一步削弱。随后,历峰以换股方式将乐富门出售给英美烟草公司,完全退出香烟的日常经营。

  数据显示,历峰2015年核心部门如珠宝和钟表,为集团贡献了84%左右的营业额,平均营业利润率接近31%。小鲁伯特重塑了父辈的商业版图,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