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银行保险

中国人寿vs广发行:苦等10年值吗?

文|文晖 日期: 2016-03-30 浏览次数: 2564

  在中国,银行的牌照值钱,股份制银行更值钱,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的价值就更不可想象了。而有这么一家银行,曾经待价而沽,引得各路垂涎,然而,故事几经翻转,情节周折离奇,剧情唏嘘感叹,结局扑朔迷离,真是“爱我的人对我痴心不悔,我却为我爱的人甘心一生伤悲,在乎的人始终不对。”

  这家银行叫广发银行,2016年2月29日晚,故事似乎终于可以“尘埃落定”了。

  

  得偿所愿

  2016年2月29日,中国人寿公告称,公司将以每股人民币6.39元的价格向花旗集团及IBM Credit收购合计36.48亿股广发银行股份,总对价233.12亿元。

  这意味着,中国人寿将持有67.29亿股广发银行股份。如此一来,中国人寿股份将占广发银行已发行总股本的43.686%。与此相伴的是,出售股份的花旗银行将完全退出。

  此前中国人寿持有广发银行的股份为20%,和花旗银行、国网英大国际控股和中信信托以同样的股份并列第一大股东。都是第一大股东,就都很难“全力以赴”,而此番中国人寿从另一个大股东处收购其全部股份可以使其“脱颖而出”,成为真正的第一大股东。也就是说,在十载“苦候”的漫长等待中,中国人寿终于等来了自己最想得到的,一张银行的牌照,尽管这个过程的漫长超乎人们的想象。

  2015年10月,花旗银行有意出清广发银行股份的消息传出。

  当时就有传闻,花旗银行与中国人寿、中信信托都在进行谈判,不过显然,对于花旗银行和广发银行而言,中国人寿似乎都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中国人寿这个国内乃至国际的保险巨头来说,真正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控股银行,无论是从企业的战略布局角度考虑,还是从实际的商业利益角度出发,都是适合的和急切的。毕竟,如果中国人寿控股一家银行,除了方便开展银保业务,还可迅速增强自身资产实力,通过银行业务获得更多客户信息,便于拓展业务。

  另一方面,花旗银行在经历了金融危机后,早已经是元气大伤,雄风不再,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尚有余威,但昔年的霸气和能力都已经“日薄西山”了,此种条件下,根本无力照顾好广发行这个收购战略下的“小伙伴”。因而,当广发银行方面希望花旗尽早退出时,暗合花旗之意,彼此心照不宣,却早已“暗度陈仓”,筹划此事。

  转让给其他股东,是花旗银行的妙棋,毕竟这样既可以保全广发行的“发展”,又可以将自己的退出步伐走得稳稳当当,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各取所需

  广发行也愿意将自己的大股东位置留给“自己人”。毕竟和这些股东之间,合作虽然“磕磕绊绊”,但总归是“熟悉”。

  广发行在2014年报中承认。本行与主要股东具有广泛的合作基础,通过优势资源共享开展全面合作,实现和谐共赢。2014年,本行继续与花旗集团、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国网英大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等主要股东保持良好合作,在技术合作与业务拓展等领域取得了积极成效。

  比如广发行与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日常关联交易框架协议》,在存款业务上保持良好合作,2014年双方开展协议存款余额超过百亿元。在信用卡产品上,与中国人寿开展高端信用卡旅行交通意外伤害保险合作。在小企业金融服务方面,开展车贷保证保险合作;与国网英大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合作中则依托其母公司国家电网的强大实力,利用集团的多样化平台与本行开展广泛合作。

  2014年广发行承销了国家电网的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与中国电力财务在存款业务、法人账户透支和同业拆借等业务开展合作;与英大财险、英大基金、英大信托、英大证券开展存款、托管、代销等方面合作;与英大证券开展第三方存管合作;在与中信信托的合作中,更凭借其强大的综合经营能力,继续加强与本行在代销、托管等领域的全方位合作,2014年,广发行与中信信托重点开展类信托结构化融资业务合作。

  显然,业务做基础,谈判做条件,价码又合适,机会又逢时,中国人寿此时不出手,何时出手。

  

  十载苦恋

  广发行自2005年启动重组以来,吸引了全球众多金融巨头的关注,到2006年初,以美国花旗、法国兴业和中国平安保险为首的三个竞标团鼎立的局面方告形成。

  当时,为了“示爱”,花旗为广发行居然自断后路。2005年浦发银行(600000.SH)发布公告称,该行董事会同意与花旗银行及其关联机构签订《战略合作第二补充协议》,花旗承诺增持浦发银行股份至19.9%,并在五年内维持积极合作关系。

  最引人关注的是,公告中同时表示:双方终止相关排他协议。花旗还承诺,将支持浦发银行的股权分置改革,其原享有的购股权、售股权等权利的终止将随着相关协议的签署而生效,并表示将依据中国法律法规和补充协议确定的原则继续增持浦发银行股份至19.9%。

  当时普遍认为,花旗如果控股或相对控股广发行,则花旗与广发行的合作将会进展很快。实际上,如果花旗控股广发行成真,则重组后的广发行就是花旗的控股子公司了,双方大体上就是一家人了。而且从实力上看,广发行较浦发还是要略胜一筹。毕竟广发行是有全国经营牌照且为数不多的零售业务已经开始盈利的银行。

  2006年11月,以花旗集团为首的财团在广发银行引资战中,击退分别以法国兴业银行和中国平安为首的两个财团,夺下广发银行85%左右的股份。其中,花旗财团有外方的花旗集团和IBM,还有中方的国家电网、中信信托和中国人寿。

  根据外资持有中资银行不得超过25%股权的法律规定,以及全国性商业银行单一股东持股不得超过20%的银行监管规定,花旗集团、国家电网、中信信托和中国人寿分别持有广发银行20%的股份,并列第一大股东,IBM持股3.686%。按照股东间的协议,银行的日常经营和管理由花旗主导。

  这在当年是颇受瞩目的一场改革实验。

  现在,中国人寿等了十年,而广发行也蹉跎了十年。

  广发银行成立于1988年,是国内首批组建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在国内其他同类型银行大都已经“叱咤大时代”不同的是,最早提出上市的广发行依旧在等待中,且上市之路一波三折,至今仍未成行。

  现在有“大当家”的了,广发行会“凤凰涅槃”吗?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