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家族

菲拉格慕“立规矩” 上市不为钱?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日期: 2016-04-29 浏览次数: 5486

  一代创业、二代守业、三代则开始面临挑战——菲拉格慕正值三代传承的关键节点。尽管职业经理人早已入驻,上市也未能避免,但家族的守护者并不认为这是家族衰落的开始,反而是未雨绸缪。

  

  天才鞋匠

  “富不过三代”是多少家族帝国的梦魇,然而解药大多数是“匠人精神”的传承。这也不难解释为何日本与意大利盛产“老字号”。动辄百年商业历史的背后正是一份坚持不懈的“初心”。

  菲拉格慕家族的起点正是举世闻名的佛罗伦萨——匠人云集的意大利托斯卡纳的古老城池。

  不疯魔不成活的萨尔瓦托勒,自小就疯狂沉迷于各种鞋子,认定了制鞋这个行业将是终其一生的目标。

  对于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让他去做喜欢的事情是家长理所应当满足的诉求。因此,11岁的时候,萨尔瓦托勒便跟着那不勒斯一名鞋匠当学徒,12岁就在博尼图开了自己的店。

  然而家长的“放纵”却令萨尔瓦托勒一发不可收拾。“在我还年幼的时候,他们就很难阻止我整天在鞋匠店内流连,我的家族中从未有人做过鞋匠,事实上,在我出生的小镇,当鞋匠被认为是一件丢面子的事,会令家族蒙羞。” 萨尔瓦托勒如此说道。

  萨尔瓦托勒对制鞋抱有如此笃定的信念其实并不奇怪,因为他曾表示:“制作鞋子的时候,某种神奇的灵感总是自然地在我心中涌现,仿佛是回想起前生的记忆。”

  

  好莱坞发家

  与很多意大利漂洋过海进入美国一样,14岁的萨尔瓦托勒离开故土,开始在美国开辟自己的事业。

  萨尔瓦托勒的事业伊始相当顺利。当时美国的电影产业欣欣向荣,萨尔瓦托勒很快收到了第一笔订单——为美国电影公司的西部片制作靴子。凭借着舒适的穿着以及美观的设计,萨尔瓦托勒的鞋子很快风靡演艺圈。很多演员从戏里穿到戏外。萨尔瓦托勒的生意也从一个小店铺开到了好莱坞大道。

  脚下穿着菲拉格慕的社会名流不胜枚举,奥黛丽·赫本,索菲亚·罗兰,玛莉莲·梦露,温莎公爵夫人都是菲拉格慕忠实的客户。

  随着订单量的攀升,萨尔瓦托勒并未安于苟且,而是去大学深造,学习人体学、解剖学,以期进一步提升菲拉格慕品牌鞋子的舒适度。

  另一方面,萨尔瓦托勒坚持手工制鞋,因此美国的工匠难以满足大规模的订单。这促使萨尔瓦托勒回到了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开设了3家制鞋厂以提升产能。20世纪30年代,菲拉格慕已经拥有了600位雇员、6万双年产量的规模。而意大利制造延续至今,90%的意大利制造成为菲拉格慕品质的保障。

  两线开辟的市场,令菲拉格慕品牌得以在1929年的美国经济大萧条中生存下来,而随后意大利及欧洲市场的开辟,也变得顺理成章。

  在历经经济危机与战乱后,菲拉格慕的品牌影响力已经横跨大西洋两岸。功成名就之时,萨尔瓦托勒却突然离世。

  

  多元化经营

  萨尔瓦托勒的突然离世,对正处于上升期的菲拉格慕品牌而言,无疑是一个重大打击。彼时,她的大女儿才不过17岁。

  临终前的萨尔瓦托勒嘱托其妻子蔓达:“首先,6个孩子成年后都要为公司效力;其次,公司以后不仅要做女鞋,还要做齐全系列:男鞋,男装女装,皮包,围巾和饰品。”

  自此蔓达揽下了公司的全部业务,承担起了菲拉格慕的家族交接。令世人倍感意外的是,医生家庭出生的蔓达,却有着超群的商业头脑。

  在任期间,蔓达很好的为菲拉格慕的多元化奠定了基础,业务从单纯的制鞋拓展到成衣、皮包、香水等时尚领域。菲拉格慕逐渐成为一个真正的时尚帝国。

  长女菲安玛是家族第二代中最重要的角色。菲拉格慕的经典公主鞋款Vara正是出自她手,这双1978年设计的鞋款至今仍在生产。累计百万双的销量,为整个家族带来了滚滚财源。

  这双百万销量的鞋履也为她带来了时尚界著名的尼门·马克斯奖,而20年前,其父正是这一奖项的获得者。

  菲安玛对菲拉格慕的贡献,还在于她当年对公司生产多样化鞋种和尺码的推动。这一改革也成就了菲拉格慕目前一天约生产一万双鞋子的成就。

  在兄弟姐妹的通力合作下,菲拉格慕从早年在欧洲和美国的布点,扩展到了60个国家和500多个店铺。不仅在传统时尚综合领域取得斐然的成绩,甚至还在葡萄酒著名产区托斯卡纳经营着酒庄,与游艇制造厂。

  从成就上说,二代在制鞋领域的突破要少于父辈。然而多元化的发展,令家族企业的盈利能力持续强劲。

  

  摆脱危机

  “家族企业潜力可以非常大,因为家庭整体目标一致。可同时,家族企业的风险又很大,因为成员内部会出现争斗。我的经历告诉我,家族企业成功的前提是,绝不能像管家一样管企业。”——菲拉格慕的现任董事长费鲁齐奥曾如此表示。

  费鲁齐奥并不认为他是二代子女里最具创新能力的人,然而他却善于从教训中总结经验。

  他认为,定规矩是管好家族企业的关键。为此,不差钱的菲拉格慕选择了上市。

  费鲁齐奥强调:“融资完全不是上市的原因。我们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股份上市,米兰证交所规定一般最少要有30%的股份上市,可我们只有25%。因为上市的目的完全不是融资,我们公司没有负债,不缺钱。可上市之后,会有组织和法律法规的约束与保障。”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上市后,菲拉格慕25.4%的股权公开流通,第二代之前6位兄弟姐妹持有的菲拉格慕金融有限公司(Ferragamo Finanziaria)持有上市公司57.5%的股权,菲拉格慕家族整体持有公司10.9%的股权。他们可以出售他们自己在上市公司中的股份,却不能转让任何母公司的股份。

  费鲁齐奥表示,“今天,有我母亲,我和其他家族成员照顾我们自己的企业,可100年后呢?我们可能都不在了,但规矩还要在,而且可以延续下去,有法律保障会一直有效。”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