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券商基金

“国际版”债转股背后的隐忧

文|文晖 日期: 2016-04-29 浏览次数: 2554

  债转股,时隔多年重现江湖,只是“兵器”依旧,江湖不在,不再是从前那个小小的江湖了。

  2016年4月9日,斯里兰卡总理维克拉马辛哈完成了上任后对中国首次正式访问,为期4天。不过,据路透社4月10日报道,在访问过程中,斯里兰卡政府请求北京方面取消其80亿美元的债务,要求改换以将一系列斯里兰卡公司股份卖给中国。

  债转股的江湖居然杀到了国际舞台。

  说到底,中国的投资,中国人的钱,中国公司的业绩,无论国际国内,都遭遇着困境,走出困境是唯一的选择。

  “国际版”债转股也好,国内的“生产自救”也罢,能挽救央企的海外投资吗?

  

  “国际版”债转股

  维克拉马辛哈在北京对各方记者指出,斯里兰卡正在因经济全球化形势而受困。当前,斯里兰卡正面临严重的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已迫使斯政府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援助。国际评级机构惠誉此前将斯里兰卡信用评级下调至B+,评级展望为负面。

  其实不止是斯里兰卡,中了评级机构招儿的也有中国。

  3月31日,位列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的标普将中国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确认中国评级AA-。标普同时将香港AAA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而在3月初,穆迪已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由稳定调降至负面,同时将中国38家国有企业及授予评级的子公司、25家金融机构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

  一般来说,信贷评级下降,说明风险上升,在国际市场的融资成本即利息随之上升。这是主权信用评级备受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

  针对穆迪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财政部长楼继伟表示,“虽然评级调整,但市场并未因此有大波澜,离岸人民币不降反升。中国不特别care(在乎)这个评级,不必一个个去拜评级机构的码头,市场反应和中国政府的承诺及下一步动作会说明我们的信心。”

  中国家大业大不在乎,斯里兰卡则不敢。

  于是,向中国提出了“债转股”也就不足为奇了,“我们有很大可能性会将债务转化成股份,” 斯里兰卡国家企业发展部副部长埃兰·维克拉马拉特纳(Eran Wickramaratne)在维克拉马辛哈访华期间向媒体表示。

  而斯里兰卡财政部长拉维·卡鲁纳纳亚克3月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贷款是我们问题中的一大部分。政府支出中的一大部分是为债务支付利息。”印度《经济时报》早前报道称,资金拮据的斯里兰卡正寻求将拖欠中国的80亿美元欠款以“债转股”的方式变成基础设施投资的股份。

  债转股的背后却是中国海外投资遭遇的新困境。

  

  “现实版”打水漂

  据Dealogic数据显示,中国企业收购“走出去”从2008年起突飞猛进,当年共完成173起海外收购,而在那之前历年的海外收购鲜有超过100起。

  更有统计表明,2002年之后到2014年为止,中国境外投资短短12年时间增长了50倍之多,无论在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都出现了中国投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已连续几年居世界第三。

  截至目前,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超过6600亿美元,列世界第11位,境外中资企业数超过2.5万家。分布在全球近200个国家(地区),涉及行业范围涵盖商务服务业、金融业、采矿业、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交通运输业。

  然而,我们也有很多失败的案例:泰国政变暂停与中国大米换高铁项目;柬埔寨首相洪森宣布停止跟中国合作的水利项目;中铁建投资墨西哥高铁项目的失败;还有前述的斯里兰卡新总统出尔反尔暂停中资项目等。

  很多搭乘“一带一路”快车,将海外业务视为未来增长点和主要利润来源的央企在海外投资中也颇为不顺,比如中国建筑的海外项目遭遇滑铁卢:其以融投资带动总承包模式运作的最大海外项目巴哈·玛度假村因工期延误、项目停工、开发商申请破产等原因最近陷入烂尾,前景扑朔迷离。

  可以说,遭遇“国际版”债转股的背后是中国版投资潮的后遗症。

  

  “未来版”拯救战

  并非仅仅在国际舞台上,国内的局面也是人尽皆知的。

  比如钢铁行业,在大宗商品价格不断走低和钢铁企业急速扩张之下,钢铁企业面临着经营困难和产能过剩等多重困境。时下,钢铁企业除了去产能,还有巨额债务困境,在巨额债务面前,则出现了频繁违约,中钢集团、东北特钢、渤海钢铁等均已出现债务违约。如何债务重组,成为这些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之一,而近期被热议的债转股成为方式之一。

  这些企业绝非小鱼小虾,中钢集团是国资委主管的钢铁矿产行业大型央企,旗下拥有所属二级单位65家,其中包括两家上市公司中钢国际(000928.SZ)和中钢天源(002057.SZ)。在钢铁矿业鼎盛时期,中钢集团曾跻身世界500强,资产总值高达1600多亿,2008年还被国资委评为国资典型。

  想当年,澳大利亚作为矿业大国引众多中企纷至沓来。2008年,中钢集团出价约14亿美元,收购了澳大利亚中西部矿业公司98.52%的股权。如此大手笔,当时赢得掌声一片。但3年后,中钢集团的澳洲开发陷入困境。

  内忧外困中,2014下半年袭来的大宗商品寒冬让中钢集团陷入更艰难的处境,矿价断崖式暴跌,钢铁产能过剩及前些年管理经营不佳,中钢集团在2014年9月开始出现债务违约,随后一年来一直在努力化解债务危机。

  据媒体消息,近日中钢集团债务重组方案已经上报待批,其中债转股比例约占一半。自去年10月开始中钢集团的子公司中钢股份发行的“10中钢债”多次延长回售期限,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多数违约的央企此前均通过外部资金支持或破产重整方式解决债务偿还问题。若本次债务重组方案正式获批,债转股将成为化解企业债务风险的新途径。

  也许,殊途同归,无论内外,并无区别,只要“活着”,就有机会。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