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思想者

罗伊·纽伯格: 股灾中的世纪赢家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日期: 2016-05-31 浏览次数: 4945

  横跨一个世纪的百岁老人,经历过两次股灾、却都能顺利逃脱的投资大师——仅仅这两个光环就足已经令世人记住罗伊·纽伯格这个名字。

  

  差点成为艺术家

  罗伊·纽伯格的父亲在内战时期就从德国来到了美国,虽然他经历了美国中西部冒险创业的时代,成为了一名商人,但性格还是颇为敦厚老实。纽伯格的母亲则来自一个庞大而颇为富有的犹太家庭。

  罗伊·纽伯格出生时,其父已经年过半百。十多岁时,纽伯格的父母相继离世,他不得不从小就开始独立面对社会。还好殷实的家底令他有权利选择过自己理想的生活。

  而此时的纽伯格并没有打算成为一个投资家。他拿着父母留下了财产奔赴欧洲。不仅在旅游中开阔了眼界,还在法国巴黎学习了4年的语言和艺术。

  对于艺术,纽伯格向来都是推崇备至。他曾经说:“我明白,金钱能够使这个世界运转,但我不相信金钱。我知道,艺术无法使这个世界运转,但我笃信艺术。”

  甚至,纽伯格投身金融的原始驱动力竟然也是艺术。

  “据我所知,法国对梵·高的不公平对待在当时的艺术家中并非罕见,这个事实使我有一生工作的动力。我梦想要有能力去买那些活着的艺术家们的作品。我想要从经济上支持他们。当然,我必须拥有雄厚的资金才能做到,这些资金要远多于我继承的遗产每年所能带给我的利息收入(约2000美元),在那个时候有2000美元你可以生活得非常舒服,近乎奢侈,但你不能拿它买到大量的艺术品。于是,我决定要迫不及待地回去工作。”

  “我选择去华尔街就是因为在20世纪20年代,那是一个有钱的地方。1929年3月我25岁的时候,我以崭新的姿态回到美国准备开创我的未来。”

  为此,纽伯格结束了其游学生涯,从未在高等学府深造、也未曾进入过任何一家商学院。社会大学毕业的纽伯格为了赚钱,来到了当时世界上最富有的淘金地——华尔街。而此前,他对投资可谓一窍不通。

  开阔的眼界以及对知识的渴求,在日后成就了纽伯格。在自传中,他曾表示,我确信我在华尔街的成功可以归结为我对生活的好奇。买卖证券需要许多直觉,这种直觉只能通过在生活中学习才能培养起来。

  纽伯格从来没有取得任何大学的文凭或商学院的学位,但在年轻时,包括在巴黎的岁月里,还有从那以后,纽伯格一直在不断学习。

  “我研究人,研究生活,我观察,我倾听,我阅读。我从未发现学东西是浪费时间。我过去学的所有东西都曾帮助我在华尔街闯荡,同样,我在华尔街学的每样东西又都在生活的其他方面帮助了我”。

  

  适时退出

  或许是自小就继承了巨额财富,纽伯格对财富的追逐在华尔街一定不是最热烈的。

  因此,他的投资经验也告诉世人,不要留恋,适时退出是不被股灾席卷的一大原则。

  “投资人不可能在华尔街上总是赢,所以,必须要学会迅速减少损失并轻装前进。曾经一度,我看好国际联合收割机公司的股票。很不幸,我购买该股票之后,该股立即下滑,下滑,再下滑。我意识到我投资失误了。于是,我当天即刻卖掉,幸好只蒙受了一点点损失,而不是血本无归。

  “紧揣着某种股票不放有可能是灾难性的。如果你的股票开始下跌,在跌幅达到10%时,卖掉再买。这项原则的有效之处就是不要过于追求利润,永远不要试图猜测股市最高点。”

  总体来说,纽伯格的投资生涯也不乏失手,但更为重要的是,10%的止损线令他赚的比赔的要多。

  同时,纽伯格认为,投资切记盲目跟风,否则极为容易成为市场待宰的羔羊。

  纽伯格是世界上唯一经历过1929与1987年股灾的大师,因此他经常被人邀请对两次股灾进行比较。

  他认为,两者最明显的区别在于其影响的深远程度:1929年的股市大恐慌导致了长期而沉重的经济大萧条,甚至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都没有结束。大量的财富消失了,无论富人还是不怎么富的人,无数家庭的生活都发生了变化。1929年大恐慌对个人、对大型企业及对整个美国都有长期重大的影响。到1932年6月,股市价值损失已高达89%。

  “但是1987年股市崩盘之后的日子却相当不同。事实上,股市在20世纪90年代里急速上升。与1929年的灾难性严重后果相比,1987年只是对股市一次相当肤浅的调整。股市下跌只在10月持续了一周。这是因为此前利率太高导致年初股价疯狂上涨——与其说1987年是熊市,倒不如说它是对过激牛市的修正,毕竟1994年股市的价值就翻了一番。”

  据此,纽伯格也对投资者越来越趋于浮躁提出了警示。

  “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投资者,喜欢追随别人尤其是陌生人的潮流。这种潮流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尤其明显。如果有一位了解某种证券的分析者发表了一个或乐观或悲观的评论,或者一位重量级人物发表某种高见后,投资者就会一窝蜂地跟随那些也许他们根本不认识的人。市场也就因此产生强烈震荡,而这种震荡通常难以持续。”

  但此番言论对股票产生的影响,仍会令其价格出现10%左右的波动,这既不能被称为真正的牛市,也不能被称为熊市:“我把它称为‘羊市’。有时候,羊羔们被领向屠宰场不过是被剪了一层毛。也有时候它们很幸运,既未丢性命又未被剥皮剪毛。”

  不过分逐利、忌盲目跟风,是纽伯格对于自己两次可以避开股灾给出的答案。与此同时,纽伯格告诫投资者:了解自己的同时,也要认真分析所投公司状况;多向成功者学习,进行多元化的投资才能令投资者立于不败之地。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