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科技

Twitter创始人的权力游戏

文|本刊记者 杨旭然 日期: 2016-12-09 浏览次数: 3514

  在如今的互联网圈,最为人所熟知的“倒霉蛋”恐怕就是Twitter了。

  这家微博行业的“祖师爷”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忽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用户数量停滞不前,商业化变现遥遥无期,不仅被老对手Facebook越甩越远,也被后来者Snapchat、新浪微博全面超越。

  曾经因为股东内耗而被迫离开的创始人杰克·多西,在去年7月被Twitter董事会请了回来,取代了时任CEO迪克·科斯特罗。

  多西被认为是对Twitter最熟悉的人,毕竟是他一手创办了这家企业。因此他被寄予厚望,股东和外界都盼望着他能够像乔布斯一样上演一场“王者归来”,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事与愿违。

  困难还在持续。从2016年开始,董事会开始倾向于让Twitter在仍有价值的时候,被更强大的企业集团并购,并不断接触潜在的外部买家,但随着谷歌、Salesforce等热门接手方相继退出后,Twitter的处境越发尴尬起来。

  力挽狂澜还是无力回天?当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杰克·多西的时候,无论成败,他必须交出自己的答案。

  

  被狠狠揍了一拳

  在全球闻名的互联网企业中,Twitter可能是创始人之间关系最为复杂的一个。四位创始人中,杰克·多西、诺亚·格拉斯、埃文·威廉姆斯和比兹·斯通不仅要面对资本力量的裹挟,内部之间各种矛盾也是层出不穷。

  2005年,杰克·多西加入了埃文·威廉姆斯创立的Odeo公司,担任程序员。虽然这家博客视频网站很快就关闭了,但在工作期间,四位创始人共同创办了Twitter。作为Odeo的“副产品”,Twitter由于新颖的操作风格、快捷的消息分享,受到了大量用户的追捧。

  产品受到追捧的同时,几个创始人之间的关系,却因为复杂的公司架构、多重领导意见不一而剑拔弩张。

  Twitter最早的CEO是诺亚·格拉斯,彼时Twitter尚处于内部孵化的过程,但格拉斯与多西的冲突,让大股东埃文·威廉姆斯最终选择将格拉斯扫地出门。

  多西实际上是公司的第二任CEO,他最早利用在Odeo工作的时间将这个抽象的产品打造成了一家公司。

  Twitter产品上线之后,用户数量持续迅猛增长,巨量用户不断涌入,整个网站的架构不堪重负,推文无法显示、账户莫名消失、网站连续数个小时无法连接,甚至是服务器直接瘫痪……

  糟糕的工程和运营状态,导致了用户和投资人的不满,最终在董事会的投票下,多西只能将CEO的位置和自己在董事会中的投票权,都交给了埃文。

  2008—2010年,这段时间是埃文·威廉姆斯主导的时期,被认为是整个公司用户增长最为迅猛、发展最顺利的阶段之一。但Twitter用户数量的不断增长,盈利能力却一直没有出现相应的提升。

  这一问题迟迟不能解决,恰好成为了多西等人反扑的最好借口。

  

  慌乱中错失机遇

  被迫离开CEO位子的多西,曾经在多个场合表示过自己的不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借用了一句他偶像乔布斯在同样处境上说过的话:“就像被人狠狠在肚子上揍了一拳。”

  随后,他一直尝试着回复自己在Twitter的位置,不论是职位还是地位。2009年D轮进入公司的Benchmark资本,成为了他最大的支持者。

  当年,Twitter业务经历了急速的增长,但是在随后的一年陷入了放缓的境地。根据当年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全年营收2850万,然而开销却达到了该数字的三倍以上,全年亏损6780万美元。

  就在2009年,另一家网络社交巨头Facebook则早已如火箭喷射一样,爆发出了惊人的盈利能力:全年广告营收增长达到86%,总额18.6亿美元,全年净利润超过6亿美元。

  以Twitter在互联网社交领域的重量级地位,在营业收入上与Facebook形成了如此鲜明的差距,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相比当年Facebook 5亿的用户数量,Twitter也有2亿的用户,两者的营收差距能够到达如此差距,显然意味着在经营层面出现了问题。

  一番合纵连横的斗争之后,埃文·威廉姆斯被迫下野,但他的不断抗争也让多西无法继任CEO。于是,2010年10月4日,Twitter对外发出新闻稿,宣布迪克·科斯特罗成为新任CEO,埃文自动让位,专注于产品研发。

  而多西也在不到半年之后顺利回归,担任了公司的产品管理执行主席。

  

  内忧外患无人问津

  迪克·科斯特罗出任CEO后,大力推动融资,Twitter也终于在2013年11月成功上市。虽然相比Facebook、领英等竞争对手缺乏盈利基础,但当时的资本市场仍然给出了超额配发,公司成功融资21亿美元,上市首日市值高达312.2亿美元。

  经过了高达八轮融资、四任CEO之后,Twitter终于成功上市,持股4.91%的多西,一举进入了“10亿身家俱乐部”。

  但上市之后,手握重金的Twitter并未如预期中出现高速发展,盈利问题解决遥遥无期,股价仅仅上涨一个多月之后,就开始了连绵不绝的下跌,3年之内从最高接近80美元的价格下跌至目前20美元以下,市值仅剩不到130亿美元。

  在巨大的经营压力之下,2014年末,时任CEO迪克·科斯特罗开始大量抛售公司股票,这显然严重打击了市场对于Twitter的信心。一位投资人气愤的质问他说:“当泰坦尼克号要沉没的时候,你拼命去抢救生船逃命,你的员工会怎么看你?”

  2015年6月,迪克最终辞职,在此后的几个月时间里,多西重新掌舵Twitter,并最终成功担任CEO。但此时他面对的已经是一个处在内忧外患、无人愿意出资并购的尴尬局面。

  在最有希望的潜在收购方Saleforce退出之后,Twitter很难再找到合适的接手方,多西最终再次进行了裁员,今年10月25日,消息称公司将在目前员工的基础上,再度裁员8%,以求降低成本进行自保。

  为了重掌Twitter而费尽心机的多西,在这样艰难的时刻,能否像自己的偶像乔布斯一样卷土重来?无论如何,他已经成为被深套的投资者几乎唯一的希望。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近期,紫光旗下新华三集团助力中国联通在多地实现智能城域网成功上线,标志着新华三智能城域网解决方案成功实现全线的商用落地,并获得了中国联通多个省分公司的充分认可与肯定。在“新基建”带来的5G建设提速期,传统的城域网络架构在承载5G大带宽、云化、云网融合、SDN业务时面临许多挑战,为此,中国联通提出了面向5G时代的固移融合、云网一体、物理+虚拟的新型城域网架构,5G新型城域网作为中国联通5G的主要承载...
7月9日,以“智联世界,共同家园”为主题的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拉开帷幕。为期三天的大会以线上活动为主的形式实现了“屏对屏”的互动交流。作为上海“4+X创新融合载体”之一的上海马桥人工智能创新试验区,也再度参会,向全世界描绘了一幅上海人工智能的“马桥蓝图”。总投资50亿元的“紫光芯云中心”项目签约在峰会第三天下午举行,同期一共有36个项目集中签约与发布。区委副书记、区长陈宇剑代表上海市闵行...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