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投资

约翰·博格尔 如何发现股市的“钻石”

文|本刊记者 博汇 日期: 2017-07-28 浏览次数: 2595

  古代的一个阿拉伯头目,为了找到他梦寐以求的钻石矿,寻遍天涯海角,几乎耗尽所有家产,最终绝望而死。多年之后,后人在他遗留下的一块牧场里遛马,不经意间发现了一块黝黑的石头,仔细查看竟是一块钻石,并由此找到了数英亩的钻石矿。

  “所有这些钻石,其实就在这个阿拉伯头目自己家后院。”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创始人约翰·博格尔(John Bogle)认为,基金管理人辛苦找寻的股市“钻石”,恰恰就是人所共知的市场指数。也正是基于对指数的研究和追踪,博格尔把先锋集团打造成掌管上万亿资产的基金帝国。

  

  打造指数基金

  出生于美国新泽西的博格尔,年轻时就读于费城的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1949年博格尔在一本财经杂志上读到一篇关于共同基金产业的文章,激起了他对基金产业的兴趣,之后便以此作为大学论文的题材内容。

  论文完成后博格尔将文本寄送给该产业中的几位重要人物,随后获得当时经营威灵顿管理公司的掌管人瓦特·摩根(Walter Morgan)的赏识,这也给博格尔带来了大学毕业后到威灵顿管理公司工作的机会。

  不幸的是,1973—1974年期间的股市下跌造成严重亏损,使得已经是威灵顿公司接班者的博格尔在董事会上被投票表决撤职。

  以此为契机,博格尔“另立大旗”于1974年9月成立了先锋集团,之所以以此命名,是源于18世纪末海军史上的一次伟大战役――纳尔逊海战。在那场经典之战中,英国君主纳尔逊率领他的先锋号,一夜之间歼灭了当时意图征服世界的拿破仑·波拿巴的主力舰队。博格尔也希望带领先锋集团披荆斩棘,建立自己的市场地位。

  先锋集团成立同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在《投资组合管理》杂志上发表文章谈到了一些大基金建立一种跟踪标准普尔500股票指数的投资组合的情况,并指出“被动的指数可以比绝大多数积极的基金管理人业绩更优秀”。

  第二年,查尔斯·D·艾里斯在《金融分析》杂志发表文章也指出在过去的10年中,85%的机构投资者其业绩要逊色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收益。其主要原因在于机构投资的成本占了基金管理人所获得收益的20%。

  那么,建立一个被动的指数投资组合,是不是一切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一个关于指数投资的方案在博格尔脑海中渐渐形成。

  在公司董事会上,博格尔提出,指数基金不需要“投资管理”——“只拥有所有指数的成分股票”,这个说法得到董事会的认可,博格尔新颖的投资理念获得董事会的通过。1975年末,先锋创立了第一个指数共同基金,这个基金以标准普尔500家公司股价指数为模型。

  此后,先锋集团在指数投资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

  1977年2月,先锋集团采取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做法,一夜之间把传统的由经纪人、分销商组成的基金销售系统转为无销售费和发行费的市场营销系统,废除了惠灵顿的经纪人网络,让投资者自己来购买基金份额。

  对此,博格尔解释:“由于我们有着真正意义上的共同基金结构和成本原则,使我们拥有了特别低的运行成本这一特点,没有销售佣金看来是适时的一步”。

  由于投资者的低成本,以及低成本运作带来的相对高收益,先锋集团管理资产规模也一路飙升,在成立第十年已达8840亿美元,到2012年已达到2万亿美元。

  

  最简单的原则

  其实博格尔带领先锋集团取得如今成就,在他看来只不过是遵守了“最简单”的原则。

  首先就是指数和低成本基金的运作原则,即“利润等于总收益减去成本”。先锋基金控制成本的方法很简单,即扩大基金规模实现规模经济、改进内部技术、完善雇员奖励机制和保持客户忠诚度。

  而且,先锋的长期优秀业绩,使得媒体对先锋的新产品宣传全部免费,甚至渠道售卖新基金也不收费。个人大客户在公司平均投资长达20年,而行业平均数只有5年。机构投资者如退休计划基金,一旦加入先锋,就不再选择离开。

  对于控制基金投资成本,博格尔从两方面考虑:1、被动型基金(指数基金)优于主动型基金。指数基金采用的是跟踪某个标的指数的被动投资方式,研发费用低(只投资标的指数成分股,不必花费过多的资金去进行上市公司调研),交易费用少(跟踪指数走势,不像主动投资型基金那样频繁进出)。

  2、主动型基金中,低换手率优于高换手率的。基金买卖过程的交易成本,实际上被掩盖了,但这些成本同样吞噬着投资者的收益。

  博格尔的第二个原则更是简单,就是其倡导的“以员工为本”。他认为员工的薪水不是成本,信奉“优秀的雇员=好的薪水=高效率”,构建一个稳定的利益共同体。在先锋集团有这样的部门,从经理到小组成员迄今只有1位离开,原因是退休,有的员工已是公司20多年的元老级伙伴。

  另外,博格尔还对投资者建议,没有必要持有超4-5只的股票基金,因为过度分散投资的效果类似一只指数型基金,但由于股票基金的高成本,最终的收益很可能低于指数。

  分散持有不同风格的股票基金,也未必是个明智选择。博格尔认为,假设建立由大市值混合型和小市值成长型基金构成的基金组合,这个组合将具有比市场更显著的波动性,这种比市场指数更具风险的组合没有意义。单一持有大市值混合型基金的风险,比任何基金组合更低。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