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家族

古驰家族 兄弟相煎三代而亡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日期: 2018-01-05 浏览次数: 8976

  在奢侈品世界中,古驰的名号如雷贯耳,推陈出新的产品始终引领着时尚潮流。然而在光鲜的品牌形象背后,汹涌的家族内斗频繁上演,仅仅三代光阴,这个兴起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皮具家族就彻底分崩离析。

  

  胸无大志的匠人

  虽然古驰是纯正的意大利血统公司,但是其创始人古驰奥的发迹却是源于当时欧洲贵族更为集中的英国。

  一次与家人激烈的争吵过后,血气方刚的古驰奥选择了离家出走。历经一年多的居无定所,古驰奥最终在英国落脚,并且成为了一家上流酒店的侍员。此时的古驰奥还未到20岁。

  在英国打工的岁月,令古驰奥看到了上流社会中隐藏的商机。彼时的上流社会中,在皮具与象征身份的物品上印有专属LOGO是彰显身份的重要途径。

  历练3年后,古驰奥带着生意上的点子与积攒下来的钱,回到了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在完婚后创办了自己的品牌。

  古驰奥聘请了当时市面上技艺最为精湛的工匠为古驰打造产品,产品种类涵盖了当时皮具生产所能覆盖到的一切产品;与此同时,古驰奥也通过对爱马仕的模仿,打入了马术文化的圈层,进而俘获了更多的上流社会买主,古驰品牌开始壮大。

  经营层面的成功开启了古驰品牌的上升通道,但是另类的家族教育却为古驰家族埋下了隐患。

  出身贫苦的古驰奥虽然在生意上独具慧眼,但却在子女教育上太过重男轻女。古驰家族中的女性从来无法得到与男人相同的股份与财产;在兄弟关系的处理上,古驰奥也鼓励他们进行激烈的内部竞争,却从不强调合作的重要性。

  从小离家出走的古驰奥对家庭关系的冷漠态度,最终在二代间埋下了深深的祸根。

  

  古驰的二代引擎

  古驰创办后的17年间,在佛罗伦萨始终只开有一家店铺,为家族三代人提供一份富足而安稳的生活,直到才华横溢的长子阿尔多开始涉足家族产业。

  阿尔多20岁起就开始在家族店铺帮工,因此对家族生意的运营甚为了解。这也为他在日后掌舵打下了坚定地基础。随着涉足业务的不断深入,阿尔多远胜于父的韬略逐渐展现。

  首先就是拓展销售渠道。1938年,阿尔多“强迫”古驰奥利用大量银行贷款扩大经营网络,一番不情愿的古驰奥最终采纳了大儿子的建议。

  而结果则证明了阿尔多的独到眼光,古驰的品牌真正走出了佛罗伦萨,进驻了意大利其他地区。古驰不仅在意大利蜚名,更在英国、法国和欧洲大陆其他国家掀起潮流。

  产品上,古驰的拓展同样展现了阿尔多的时尚嗅觉。

  战争的连年争斗令欧洲大陆的物资供给极为匮乏。这也一度给古驰这样的皮具生产商带来物料上的紧缺。阿尔多从英国带来了一种竹制包,并借鉴了这种设计,将这种相对廉价的物料用于包袋的手柄制作。

  竹制包一炮而红,随后,阿尔多又将红绿组合色彩标志推向市场,这俘获了当时世界上消费能力最强的美国人。进入美国的古驰一跃成为时尚圈新宠,好莱坞的明星纷纷为其代言,欧洲皇室的成员也为其站台。1969年,古驰的一双单价32美元的女士船鞋在美国就售出近10万双。

  要知道,当时的美国家庭月均收入为700美元,如此廉价的时尚怎能不一炮而红。热销的古驰趁热打铁,紧接着退出了沿用至今的双G品牌LOGO,进一步巩固了古驰在消费者心中的品牌地位。

  而在光鲜的销售成绩背后,家族的矛盾却日益不可调和,一切随着古驰奥的离世迅速崩裂。

  

  分崩离析

  尽管大儿子阿尔多将自己喻为家族的引擎,古驰的长足进步也佐证了此言不虚。然而,其他家族成员并不买账。

  在股份分配上,古驰奥就埋下了祸根。自由散漫、不务家业的二弟与三弟竟然分得与大哥阿尔多相同的股份。有恃无恐的他们尽力虽少,底气却足。三兄弟间的明争暗斗你来我往。老大与老三共同结盟孤立老二瓦斯科;而老二与老三又“暗度陈仓”,为抢夺第三代接班人席位而韬光养晦。

  同时,在对待姐姐平分财产的诉求上,三兄弟却是“同仇敌忾”,坚定拒绝,古驰家族的内部斗争可谓内外开花。

  直至三代渐渐成长,古驰家族的矛盾终于爆发。

  老二瓦斯科的早逝提前宣告了退出竞争,老大与老三平分了其股份。然而阿尔多一个并不明智的决定,为日后斗争的失利种下了前因:他将10%的股份平分给了三个儿子。

  这无疑令三名“太子”在古驰内部拥有了话语权。阿尔多的次子保罗野心勃勃,却终因在与三叔的斗争中失败而气急败坏,竟然擅自用家族名称开辟了新品牌保罗·古驰。

  保罗的这一行为不仅彻底割裂了叔侄关系,还激怒了其父亲阿尔多。阿尔多不顾一切的将自己儿子扫地出门,而后者则“大义灭亲”,举报了阿尔多偷税漏税的劣迹,将81岁的父亲送入监狱,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家人?

  最终接班的斗争中,三弟的独子莫里吉奥渔翁得利。

  年少时的莫里吉奥家教甚严,不仅为父亲所看好,也得到了阿尔多的赏识。但是随着大权独揽,纷至沓来的金钱、权利令莫里吉奥迷失了自我,沉迷于酒色之中。

  最终莫里吉奥出售了古驰家族的全部股份给投资公司——自此,古驰家族彻底失去了对古驰品牌的掌控。1995年,莫里吉奥死于受雇于前妻的杀手抢下,为古驰家族的三代而亡画上了悲剧的句号。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近期,紫光旗下新华三集团助力中国联通在多地实现智能城域网成功上线,标志着新华三智能城域网解决方案成功实现全线的商用落地,并获得了中国联通多个省分公司的充分认可与肯定。在“新基建”带来的5G建设提速期,传统的城域网络架构在承载5G大带宽、云化、云网融合、SDN业务时面临许多挑战,为此,中国联通提出了面向5G时代的固移融合、云网一体、物理+虚拟的新型城域网架构,5G新型城域网作为中国联通5G的主要承载...
7月9日,以“智联世界,共同家园”为主题的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拉开帷幕。为期三天的大会以线上活动为主的形式实现了“屏对屏”的互动交流。作为上海“4+X创新融合载体”之一的上海马桥人工智能创新试验区,也再度参会,向全世界描绘了一幅上海人工智能的“马桥蓝图”。总投资50亿元的“紫光芯云中心”项目签约在峰会第三天下午举行,同期一共有36个项目集中签约与发布。区委副书记、区长陈宇剑代表上海市闵行...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