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科技

英特尔与高通的世纪之战

文|本刊记者 谢泽锋 日期: 2018-04-04 浏览次数: 4237

  收购恩智浦获得欧盟审批,本就占领无线半导体制高点的高通,极有可能成为顶级汽车芯片供应商。

  一方面要抵御博通的恶意收购,另一方面要押注未来。一方面要应对各国的反垄断调查,应付苹果的专利纠纷,同时还要斥巨资布局5G。

  2017全球十大半导体公司排行榜中,多事之秋的高通跌至第六位。

  在PC时代,英特尔是芯片领域的绝对领导者,但由于对移动产业的误判错失移动端。科技产业瞬息万变,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显然,高通不想重走英特尔的麦城。

  不过,过度依赖专利授权业务、苹果等巨头连连挤兑、华为海思的快速崛起,曾经的优势阵地恐一步步被蚕食。

  有分析认为,如今的高通就像当年的英特尔,盲目自信和狂妄的英特尔,无视高通,最终被高通超越,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的大好机遇。当下的高通,与英特尔的境况非常类似。

  不同的是,高通在移动通信芯片领域的技术积累,还有机会翻盘;而英特尔,就这样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风口。

  纵观近30年的全球半导体产业,巨头纷争,纵横捭阖,但尚未有一家能够永久不败,各领风骚才是常态。

  从高通的创立、崛起乃至近年来的起伏中,可以窥一斑知全豹。梳理高通与巨头们的对抗史,对中国半导体企业特别是移动芯片企业的成长大有裨益。

  52岁的创业者

  1985 年,七位有识之士聚集在圣地亚哥的一个小房间内共商大计,决定创建“quality communications”(高质量通信)。如今,在这个小房间内诞生的高通公司成长为移动通信芯片领域的绝对领导者。

  而这七个人中的领导者便是艾文·雅各布。1933年出生的雅各布比沃伦·巴菲特大3岁。从教授到商人,从科学家到企业管理者,雅各布的一生堪称传奇。

  高通是艾文·雅各布创立的第二家公司。雅各布本是麻省理工(MIT)、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的教授。

  雅各布后来产生了创业想法,创立了一家提供技术咨询服务的公司Linkabit。1972年,艾文决定全身心投入公司发展,正式离开教授岗位。

  1980年,出于业务发展的考虑,Linkabit被出售了。退休后,艾文和Linkabit的几位同事决定再创立一家公司,1985年7月高通成立。

  当时的半导体产业可以说是日本人的天下,即便是英特尔也被迫退出存储芯片。安迪·格鲁夫在《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中提到当时他和员工之间的一个小插曲:有一个员工盛气凌人的问我,你觉得不生产内存的英特尔还是英特尔吗?我忍住怒气,答道,是的。当时,局面一片混乱。

  格鲁夫最终下定决心要放弃存储器业务。1986年,英特尔推出了一个口号:英特尔,微处理器公司。它完整的表达了穿越死亡之谷后的形象。

  用了3年的时间,英特尔逐渐把用于生产存储器的硅片资源全部转移到了微处理器上。随之而来的计算机和互联网革命,令印有“Intel”标志的电脑风靡全球。英特尔借此称霸PC时代。

  而就在20世纪末,一场移动通信处理器的浪潮正在酝酿,这场革命将又一次改写半导体产业格局。

  

  争霸移动战场

  手机芯片产业是伴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而成长起来的。

  在塞班手机为主的市场中,摩托罗拉、德州仪器、英特尔、高通四雄争霸。而这一平衡直到谷歌的安卓系统问世。

  2003年10月,安迪·鲁宾等人创建Android公司。两年后的8月17日,Google低调收购了Android及其团队。安迪鲁宾成为Google公司工程部副总裁,继续负责Android项目。

  2007年11月5日,谷歌公司正式发布Android操作系统,并且在这天宣布建立由34家手机制造商、软件开发商、电信运营商组成的全球性联盟组织。

  时势造英雄。安卓的出现令高通如鱼得水,虽然当时的高通并不如德州仪器、英特尔那么响亮,可在智能手机时代,高通受到的青睐远远高于前两者。

  高通公司的手机芯片能够兼容各种智能系统,在各厂商的主流智能手机中都能发现其身影,能根据不同定位的手机,推出为经济型、多媒体性、增强型和融合型四种不同的芯片。

  同时高通的CPU芯片是首个能够兼容Android系统的,所以立刻占据了Android手机CPU的半壁江山,高通就如同给准备腾飞的Android加上了翅膀,前景一片光明。

  据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高通在智能手机SoC 市场份额达到42%,依旧领先竞争对手。

  

  垄断者的自大

  反PC时代的霸主英特尔,如何错失移动市场,值得深思。

  在PC芯片领域,英特尔拥有高达80%的占有率。垄断的好处是可以轻松操纵市场价格,甚至以自我为中心制定游戏规则。英特尔的手段可谓软硬兼施,威逼利诱。

  英特尔曾采用打折、补贴和提供市场开发基金等手段,强迫PC厂商签署排他性协议。另外,还通过提高产品价格、停止供货等招数来威胁,强迫他们只采购自己的芯片。

  而与微软的联盟,则是英特尔最大的成功逻辑。1992年,有人尝试将苹果操作系统放在英特尔的处理器上运行,“就像将唇膏涂到鸡肉上。”比尔·盖茨毫不留情面地嘲讽了这种搭配,因为微软已经与英特尔形成了一种技术和商业上的默契。

  这个联盟成功地取代了IBM公司在PC市场的主导地位,垄断PC桌面端长达20多年,双方通过共同控制下游PC生产商而不断攫取暴利。

  在英特尔主导的技术体系和生态规则下,没有人能够击败他。IBM没有干掉英特尔,AMD也没有。

  而随着移动智能硬件的迅速普及,PC市场逐渐趋于饱和。新的战场已经硝烟四起,这时的英特尔却显露出了大公司的弊病。

  打败霸王龙的不一定是另外一条恐龙,也可能是新的物种。在新的赛道,英特尔也有尝试,但最终败下阵来。

  战略上的失误,直接导致英特尔抛弃了整条赛道。英特尔的第一款手机芯片PXA210,就反响不错。之后发布的PXA272,在当时为最高主频的手机CPU,随即得到了更大厂商和用户的关注。

  2006年,就在市场前景一片大好的时候,英特尔出人意料地把手机芯片业务以6亿美元的价格转让给了美满(Marvell)科技公司。

  在收购完毕后,Marvell推出了PXA 3XX系列,在很多著名的机型上都有使用,例如三星I908等。

  在PC产业的巨额利润蒙蔽了英特尔的双眼,盲目自大和狂妄令英特尔并不看重移动芯片业务。

  十年间,移动浪潮的机遇让英特尔扼腕叹息,但已经没有上车的机会。

  2016年4月底,英特尔证实,原定在2016年推出的移动处理器凌动产品线将会取消发布。

  换言之,英特尔将会彻底退出智能手机芯片市场。

  

  杀手锏

  英特尔的对手早已不是AMD,而高通的对手也早已不是英特尔。

  相比PC产业,智能手机芯片市场竞争更加激烈。但高通的一些手法与当年的英特尔如出一辙。

  2013年,高通推出类似“交钥匙”服务模式的“QRD参考设计”平台方案。QRD可以让手机、平板生产商直接按图索骥,即使不具备强大研发能力也可以迅速推出新产品入市。借助QRD,有些生产商的产品开发周期已经小于60天,这正中各路手机生产商的下怀。

  高通在高端登顶,放下姿态来到中低端市场抢食吃,让联发科等对手上不去,以后也可能会“下不来”,生存和发展空间继续被压缩。

  而且,高通可以对使用高通芯片的生产商收取5%的CDMA系列技术许可费,对于不使用高通芯片的生产商收取5.75% 的许可费,强制生产商使用自己的芯片产品。雅各布主导研发的CDMA技术令高通躺着就可以挣钱。

  这一“杀手锏”堪称高通抢占市场的不二法宝。因为只要销售一台3G/4G设备,高通就能抽到一笔收入。高通的霸道之处在于其拒绝对其他芯片设计公司进行授权,而直接向手机厂商收费。

  孤傲的苹果就对这种收过路费的行为大为愤怒,价格昂贵的苹果手机,一年需支付高通超过20亿美元专利费用。

  近年来,苹果和高通全面开怼,双方在全球掀起了专利诉讼大战。先是高通申请在中国禁售iPhone。高通表示,“苹果没有支付(授权)费用就使用了高通研发的技术。”

  随后,苹果要求加州法院判决高通返还10亿美元的授权费优惠部分,并降低未来的专利授权标准。苹果这一诉讼让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就此破裂。

  去年4月,苹果更宣布停止向高通支付诉讼涉及的专利费用,并再次指控高通收取过高专利授权费。

  由于高通的专利授权营收有12%来自苹果。苹果的拒绝缴费,直接导致高通不得不下调财报收益预期。

  没有永远的合作伙伴,只有永远的利益。旷日持久的专利诉讼还将持续,但各国政府的罚单却接踵而至。

  2015年,高通承受了来自中国的9.5亿美元反垄断处罚。2016年12月,韩国监管部门经过两年的调查,判定高通涉嫌在专利授权和基带芯片方面形成垄断,对其处以8.54亿美元的罚金。

  近日,欧盟决定对高通开出约合12亿美元的天价罚单。这一举措严重拖累了高通新财年第一季度的盈利水平。

  财报显示,高通2018年第一财季营收为60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60亿美元增长1%;但净亏损60亿美元,主要是财报中计入与美国《减税与就业法案》相关的60亿美元一次性支出,以及欧盟的12亿美元罚款。

  

  新的敌人

  目前,高通CPU在高中低端市场都有竞争对手,苹果、三星、联发科每一个对手都不好缠。

  与此同时,苹果、三星、华为正大力研发自己的芯片,试图摆脱对高通的过度依赖。乔布斯一直期望苹果拥有自己的半导体技术。

  可以说,苹果在自研芯片这一工程上毫不惜力。随着越来越多的自主设计芯片被塞进到产品之中,原本为苹果供货的厂商将逐渐被遗弃。

  英国著名手机GPU开发商Imagination在一年前惨遭苹果抛弃,股价一夜之间下跌超七成。Imagination 是第一家,但不会是最后一家。

  三星也在暗暗蓄力。据报道,三星已经决定在今年的Galaxy S9中减少使用高通芯片。在接下来的S9中,高通芯片的使用量将低于40%。

  与此同时,三星也开始对外供货。三星Exynos处理器芯片极为特殊,一般自用,对外只供给魅族。如今,三星则计划将其出售给更多的智能手机厂商。

  另外一个竞争对手便是华为,随着华为手机在全球市场的崛起,其搭载的麒麟芯片市场占有率不断提升。

  从2014年的Mate7到2017的Mate10均采用了自主研发华为麒麟芯片。去年发布的AI芯片的麒麟970也引起轰动。

  目前,全球手机处理器领域形成了高通、苹果、联发科、海思、三星以及展讯六家争锋的局面。

  但同时具有手机终端制造能力和芯片研发能力的只有苹果、海思和三星,高通、联发科、展讯则只提供解决方案,没有终端;比较特殊的是苹果,其芯片自主设计但委托生产,同时完全自用。

  找准你的敌人,才能真正赢得市场。显然,联发科这个敌人已经过时了,而拥有下游硬件制造能力的三星、苹果以及华为才属于高通的真正对手。

  如果说超过30亿美元的高额罚款是对高通盲目自大的惩罚,那么如果对曾经的盟友——三星和苹果采用自家芯片的战略避而不见,那就是愚蠢。

  英特尔和高通分别在PC和移动时代称雄,巨头对抗的历史演绎的其实是整个科技产业的迭代历程。

  不过,好在高通还有一票朋友,小米、OPPO、vivo、联想、中兴……当然,还有新的赛道——汽车半导体产业。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