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思想者

凯文·凯利 科技江湖游侠客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日期: 2018-04-26 浏览次数: 6883

  一本《失控》令人称KK的凯文·凯利在中国互联网江湖称雄一时、风头无两,各路大佬争相为其背书。

  时过境迁,曾经贵为互联网预言家的凯文·凯利却在他深爱的中国被冠以“大忽悠”之名,备受口诛笔伐。

  这样一出走下神坛记究竟是谁的“失控”?

  

  江湖气质

  对于凯文·凯利,人们很难为其安插一个具体的头衔。作为学者,他甚至没有一个大学学位或是理论体系;作为预言家,他的很多观点也早就有迹可循;作为一名硅谷大神,他却在异国他乡走红。

  在为数不多的公开资料中,只能获取到他极为简单的成长信息。1952年,凯文·凯利出生在美国东北部的宾夕法尼亚州。大学时期,他就读于距离出生地并不遥远的罗德岛州。

  随后,凯文·凯利用他仅有的一些积蓄买了一张从北美到亚洲的机票。而此后的一大段时间里,凯文·凯利都在以独立摄影师的身份游历四方。

  在闲云野鹤的游侠经历中,他接触到了来自不同国家的丰富文化,比如中国的道家文化。无怪乎在走红后,很多评论的声音直指凯文·凯利的思想直接承袭了先贤老子在道德经中提出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凯文·凯利曾经坦言:“在我的一生中,皈依信仰的时间相当晚,所以实际上,我在亚洲时,在其他宗教上花费的大量时间对我产生的影响最大。作为一名派驻摄影师,我在寺庙和清真寺中花费了过多的时间。这对我产生了很大了影响。”

  27岁那年,凯文·凯利在复活节前夜来到了耶路撒冷。

  “这时,一个想法蹦进我的脑子:如果只剩下六个月的时间,该怎么活?我决定接受这个挑战,按只能活六个月那样去规划我剩下的时间。出乎意料的是,我并没有想去爬什么珠穆朗玛峰,也没有想下到马里亚纳海沟;我所想的就是回家,陪陪父母。”凯文·凯利回忆。

  回到美国后,凯文·凯利与父母过上了平淡无奇的平凡生活。随后他决定骑车去拜会身处异地的兄弟姐妹。在5000英里的骑行过后,凯文·凯利这只倦鸟终于归巢,6个月的时间就这样悄然度过。

  “第二天早上我睁开眼,那种感觉,就仿佛重生了一般。第三天早上睁开眼,又仿佛重生一般。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仿佛重新拥有了人生,拥有了未来。”

  凯文·凯利的经历颇具中国传统武侠色彩——懵懂少年只身闯荡江湖,无意间得到至上武功秘笈,在看透生死后大彻大悟。

  偏偏中国的互联网,江湖气浓重。彼时的凯文·凯利并不知道他已经具备了日后在中国走红的体质。

  

  中国走红

  “涅槃”后的凯文·凯利开始将游历数年的思考慢慢输出。

  1981年,凯文·凯利创办了自己的杂志《步行》。随后他还分别成为《全球评论》、《信号》、《全球概览》的编辑和重要的撰稿人,他的文章在《经济学人》、《纽约时报》、《时代》周刊、《科学》杂志等媒体上刊登。

  在1980-2000年这一段期间,凯文·凯利不仅见证、参与了互联网的兴起,并且推动甚至策划了互联网文化的普及。

  1984年,他发起了第一届黑客大会;随后在1993年,计算机杂志《连线》创刊,凯文·凯利成为了第一任执行主编;另外由他参与创办的全球社区WELL至今仍旧是最活跃的互联网社区之一。

  这些过硬的履历显然无法否定凯文·凯利作为一名极客所取得的成就以及辐射的影响。但他对互联网行业更为重要的贡献是在1994年出版发行的《失控》一书。也正是这本书,令凯文·凯利在圈内声名鹊起,只不过蹿红地点并非在他耕耘已久的硅谷,而是大洋彼岸的中国北京。

  2010年12月,在干涩寒冷的北京,凯文·凯利的《失控》却掀起了中国互联网圈的热潮。

  在与李开复、张向东的对话中,凯文·凯利虽然巧舌如簧,但却言之无“误”。他将自己对于互联网的种种预言精简的陈列开来。而留给观众的则是一部重量和厚度堪比“砖头”似的中文版《失控》。

  在涉世未深的中国互联网江湖中,凯文·凯利的江湖气质备受青睐,奇幻的人生经历为人们津津乐道。而他关于互联网未来的布道更令整个行业玄风大振,无数个风口呼之欲出。直到他与马化腾面对面进行“交锋”后,凯文·凯利终于得以在中国蹿红。

  

  谁的失控?

  不可否认的是,如今复盘凯文·凯利的很多预言,既非首创,也非精准。但对于时间点的把控确实令人啧啧称奇。

  互联网热潮在中国仍方兴未艾的年代,凯文·凯利就已经对云计算、大数据、社交网络等近些年兴起的投资热潮进行了预测。

  而在凯文·凯利的这些预言中,恰恰很多都成为了互联网跨越式发展中的重要节点。这也难怪马化腾、张小龙、张向东、傅盛纷纷为“神奇”的凯文·凯利背书。张小龙更是不止一次的公开表达对凯文·凯利的仰慕之情,“他对人性与技术的观点启发下开发了微信”。

  凯文·凯利没有理由不享受他在中国的备受推崇,同时他也极力配合着不同主办方的对话邀请。但正如他对中国互联网预测的一样——中国未来的互联网产业会因为日渐扩容的国际贸易而愈加开放,未来会有一批中国网络公司的领导者成为世界知名网络公司的领导者。

  在这样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有效信息的成本越来越低。凯文·凯利的光环正在逐渐褪去,甚至被曾经追逐他的人们所诟病走秀太过于频繁。

  尽管如此,没有人能否认凯文·凯利为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发展附和的完美节拍以及精准和声。与其说凯文·凯利在中国的走红已经走向失控,倒不如反思一下中国的互联网产业为何变得不再惜物。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