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思想者

匡特家族 产融并行的家族传承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日期: 2018-04-26 浏览次数: 6762

  贵为历经两次战争而不倒的德国巨富,匡特家族曾同时作为奔驰、宝马的持有者,却始终秉持着低调的家族作风与鲜为人知曝光率。这也让从德国小镇走出来的庞大家族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如今的匡特家族早已分家。但与大多数家族企业分家后的分崩离析不同,匡特家族完美呈现了产业转战金融的传承路径。

  

  战争生财

  匡特家族的原始资本积累因战争而迅速完成。

  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前,家族第一代创始人埃米尔·匡特联手妻子的弟弟共同投资了纺织厂。由于战争带来的巨大需求,埃米尔的纺织厂在19世纪70年代的德国资本萧条中存活了下来。

  然而身体情况的恶化限制了埃米尔构筑商业版图的可能性。在肝胆病的折磨下,埃米尔不得不考虑接班问题。并最终将在柏林求学的儿子京特·匡特召回到身边,重点培养。

  回到家族后的京特并没有马上被委以重任,而是先接受了6个月的培训,从基础的纺织工艺、机械原理等学起,并且也学习了工商管理。

  与偏安一隅的父亲不同,京特在企业经营方面的韬略远胜父辈。通过对市场的分析,京特认定企业唯有扩大经营才能迎来更广阔的发展,他花费110万德国马克买下亲戚的织布厂,自己独立管理了6年,并对工厂进行了大规模扩建。随即,命运的安排给予了这个年轻人大展拳脚的可能——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战争的爆发令仓皇参展的德国急需大量织物被服,而此时的京特早已枕戈以待。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进行,匡特家族的财富也水涨船高。由于产量增加了4倍,因此最终京特大获全胜,也进一步奠定了其在家族中的地位。

  一战后,德国的经济断崖式下挫,然而货币的大幅贬值却令京特轻易偿还了债务并且以相当低廉的价格投资布局了许多企业。收购列表中,AFA蓄电池厂赫然在列。因为这笔收购,京特将匡特家族从轻工业转向到了重工业。

  京特不仅在家庭中平步青云,还获得了政界的赏识,并且在1931年正式拜访了还未就任总理的希特勒。从这里不难看出,京特是一个对政治局势极其敏感的企业家,但因此,也举起了达摩克利斯之剑。

  1933年,随着希特勒的上台,京特毫无意外的加入了纳粹党。并且成为了军工品供应商。AFA的资产在纳粹的扩张中备受青睐,不仅为海军提供大量的蓄电池,还参与了导弹的研发。

  作为一名企业家,战时的选择多少都有无可奈何。然而京特与纳粹的“暧昧”实在过于亲热,甚至在战时为了保持生产而使用了集中营战犯。遗憾的是,京特并非辛德勒,在希特勒“罄竹难书”的罪状中,京特可谓贡献良多。这也令其在战后被美军逮捕。

  

  和谐分家

  当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匡特家族在二战后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蛰伏。但偏偏运气又一次光顾了这个“落难”的家族。随着美国主导的货币改革推行以及朝鲜战争的开战,匡特家族一方面轻而易举完成了清债,另一方面重操旧业成为了美国的军备供应商。

  尽管事业由此重回正轨,但是京特却很难再重拾开心。本身育有三子的京特很看重长子赫尔穆特,并且将其作为接班人培养。然而一场病疾夺走了赫尔穆特年仅19岁的生命。

  京特因此备受打击,很快便撒手人寰,于1954年去世。

  家族的传承按照京特生前遗嘱执行。匡特家族的产业财富平均分为两份,由京特的两个儿子赫伯特和哈拉尔德分别继承。赫伯特管理蓄电池、汽车和钾矿业的股份,哈拉尔德负责其他公司。

  尽管老二赫伯特已经在家族经营中浸淫已久,但他并未妄图独霸。兄弟二人感情深厚,始终互相扶持,相互尊重。这也令匡特家族波澜不惊地迎来了家族经营中的第二个拐点——实现对宝马的绝对控股。

  起初,兄弟二人都看好汽车产业在战后经济发展中的广阔前景。因此他们大量增持了戴姆勒-奔驰的股权。然而彼时另一位投资者已经成为戴姆勒-奔驰的第一大股东。

  面对无法真正做主的局面,二哥赫伯特选择了“另觅新欢”。从1956年开始,赫伯特便开始“抄底”彼时因经营不善而巨亏的宝马公司。尽管过程中哈拉尔德认为宝马风险太大而给出了坚决反对的意见,但是赫伯特选择孤注一掷,压上了全部身家,于1960年购买了宝马公司发行的全部新股。

  事实证明,赫伯特赢得了赌局,并于1969年实现了对宝马公司的绝对控股。在深厚的感情基础下,二人并未因意见相左而翻脸,匡特家族也实现了轻工业到重工业经营的彻底转变。

  原本蒸蒸日上的匡特家族又一次在实现了重大转折后陷入家庭内部风波。1967年,哈拉尔德在从法兰克福飞往法国尼斯的途中不幸遇难。

  哈拉尔德的遗孀英格与赫伯特之间在家族利益上产生了差异,双方逐渐萌生出了分割家族资产的想法。

  家庭的和谐就此打破。经过协商,哈拉尔德的遗孀英格和5名女儿获得了家族持有奔驰股票的80%;作为交换,赫伯特获得了宝马及瓦尔塔(即原先的AFA)的全部股权。

  看似不和谐的分家,反而刺激了第四代对家族团结重要性的清醒认识。匡特家族在宝马汽车身后的耕耘已经不需赘述。

  反倒是哈拉尔德的5个女儿,将分家演绎成了经典的家族传承新篇章。

  父亲的早逝以及母亲与伯父赫伯特之间的分家令她们倍感痛心。五姐妹决定不再重蹈覆辙,志不在产业经营的她们出售了家族持有的全部奔驰股权,获得了约15亿德国马克。

  通过这笔资金,姐妹5人成立了家族办公室——哈拉尔德·匡特控股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家族财富,通过建立投资组合分散投资。

  如今15亿德国马克已经激增至将近200亿美元。她们也将匡特家族的一部分资产完成了产业资本到金融资本的转移。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
从李佳琦直播带货,到盲盒潮玩圈粉无数,消费行业正展现出新的趋势。在资本市场上,大消费行情也是持续火爆。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中证消费指数自2017年以来上涨105.80%,同期上证综指微涨0.38%。由华安基金绩优基金经理陈媛管理的华安生态优先抓住了消费机会,在刚过去的2019年实现收益率71.10%,排名同类前10%。据了解,由陈媛掌舵的又一新产品华安优质生活1月20日起发行,该基金...
2020年新年伊始,深圳证券交易所组织召开“深市ETF市场发展座谈会”,深交所领导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托管银行代表出席了会议。在该会议上,深交所对于在2019年工作比较突出的公司和个人颁发了奖项,华安基金创业板50ETF荣获2019年度“最受投资者欢迎的ETF”,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助理总监苏卿云获得了2019年度“ETF大讲堂优秀讲师”。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华安基金等数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