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投资

北方稀土 高垄断下的低盈利

文|本刊记者 杨旭然 日期: 2019-05-24 浏览次数: 46

2011 年,在稀土价格大幅度上涨的背景下,国家层面开始推进广东、江西、内蒙古等地稀土资源的整合。

当年6 月,内蒙古出台稀土上游企业整合淘汰工作方案,涉及企业共35 家,最终经过几年的兼并整合,全球规模最大的北方稀土(600111.SH)应运而生。

早在2011 年,这家企业就已经赚到了一年34.9 亿元的扣非净利润。

但迎接北方稀土和投资者的并不是更多的利润,而是令人瞠目结舌的15 亿、6 亿、2000 万元。

原本炙手可热的稀土,在大规模的产业整合之后,不仅没有延续高价格,反而出现了大幅度的下跌,也造成了企业利润的严重下滑。

如今一家全国规模最大的稀土企业,利润尚不及一家市值百亿左右的钢铁企业。原本被视作中国骄傲的稀土企业,在2019 年春天的牛市氛围里,俨然成为资本市场角落里的尘土。


稀缺资源

环绕在稀土身上的光环之多,曾经令人相信它有着无穷的魔力。

它是半导体和电子元器件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是所有照明都必须使用的原材料,是让普通材料产生质变的神奇因子。

很多企业对于资源有一种很特别的“崇拜”心态,这种观念认为包括煤炭、石油、金属矿藏等商品都是不可再生的宝贵资产。

2010 年前后,这种观念发展成为了资本市场中的“爆炒元素周期表”行情,人们相信资源的价值可以经久不衰,持续上涨。

稀土被认为是金属矿产中的稀缺资源,中国一度供应着全球范围内超过95% 的稀土供应。

2010 年左右, 稀土原料价格大幅度上涨,产业链上的相关企业赚得盆满钵满。

美国、日本和欧洲高科技企业所生产的液晶面板、高端武器装备、发电机配件等产品,都广泛使用了来自中国的稀土原料。

就连一些美国媒体,也在渲染高科技产业对于稀土材料的依赖。例如美国哥伦比亚广播电视公司就曾录制节目表示,中国垄断国际稀土市场,有可能会威胁到其制造业和军工产业。

但在当时的行业中,除了几家央企和地方国企之外,市场上部分稀土供应都是来自私自挖掘、盗采,这让有关部门对于这些“珍贵资源”的安全颇为担心。

在这样的背景下,南北方稀土资源开始了全面的整合,北方稀土(原包钢稀土)最终成为了这场稀土利益博弈风暴的核心。

2015 年的中国包头稀土产业论坛上,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公开表示,“大型稀土集团主导中国稀土产业发展的格局已经基本形成。”


毛利率下滑

2011 年是国际稀土价格的最高峰,例如其中重要品类氧化镨钕售价达到 127万/ 吨,氧化镝达到 1.3 万/ 千克。目前,这些材料的价格基本都在腰斩以下。

受到产品价格大幅度下降的影响,北方稀土各类财务指标在过去多年中,都出现了严重的下滑。而这还是建立在国家收储和对非法稀土采矿严厉打击的基础上。

2011 年,伴随着主要产品价格狂飙,北方稀土毛利率达到73.79% 的历史高点,但随后六年的时间里,其毛利率直线下滑至2017 年的18.34%,进一步下跌至2018 年中报的15.65%。

毛利率是衡量企业产业售价与成本的重要指标,北方稀土毛利率逼近10%,意味着其售价已经越来越接近于开采成本。

垄断有助于企业提升价格,从而获取更多利润。但显然这样的规律在北方稀土身上并不奏效。自通过行政手段走向垄断之后,北方稀土就完全失去了产品的提价能力。

为什么在2011 年还供不应求的稀土材料,从此之后就变得鲜人问津

了呢?

经济规律告诉我们,商品的价格越高,需求可能就越低。这种需求低包括放弃使用和寻找替代产品,这个简单的规律,在昂贵的稀土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

例如在2012 年,稀土进口大国日本,日本电产公司就宣布研发出了不使用稀土元素的新一代电动机;

在稀土的使用大户LED 照明和显示行业,包括欧司朗、京瓷、索尼等公司,都以不同的方式研发出了少用甚至不用稀土元素生产产品的技术。


失去性价比

中国“稀土之父”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光宪曾经表示,稀土应用包括“原矿——精矿——分离产品——功能材料——器件——实用商品”这样一个产业链,其中越接近后端,对环境的破坏越小,效益越高。而中国在产业链的末端,与发达国家还存在很大的差距。

对于企业来说,技术难度最高、附加值最高的同样是产业链的末端。以北方稀土为代表的中国稀土行业里,许多人曾经认为在产业链的头部进行垄断,可以获取产业链后端获取利润,最终收获的却是惨败。

基础原材料和矿产资源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却从来不是无法替代的决定性因素。随着技术的进步,所谓不可再生资源的宝贵程度正在逐步下降。

基础的矿产资源能源的价格足够高,就可以催生出一系列替代技术的成熟。那些无法被替代,始终占有市场商品的一个普遍规律,就是价格足够低廉,以至于没有替代品有足够高的性价比。

2019 年一季度, 以海螺水泥(600585.SH)为代表的水泥股取得了累计接近50%的上涨,大幅度跑赢大盘,多家上市公司股价不断创下历史新高。

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水泥行业在过去几年时间里产能不断集中, 催生产品价格上涨,从而在2018 年里,普遍获得了100%左右的净利润增长。

看似不值钱的水泥可以不断涨价,每年利润大幅增长;看似宝贵的稀土,却在行业垄断之后仍然不断跌价,腰斩之后也毫无波澜。这样看起来有些奇怪的局面,在给北方稀土的投资者带来损失的同时,也足让更多企业家、投资者去感悟和深思。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