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公众公司

机器人黑洞

文|本刊记者 杨旭然 日期: 2019-06-25 浏览次数: 26

如果仅观察2015 年之前的新松机器人(以下简称机器人,股票代码300024.SZ),表现堪称完美。

历经三次10 送12 高送转,最高股价仍然飙到每股137.59 元,如果按照前复权计算,相当于从2009 年2.98元开盘,达到2015 年62.42 元,涨幅达到20 倍。

2015 年之后,机器人和整个中小创一起快速下跌,并在整个2018 年延续了下跌趋势,12 根月线中仅有3 根阳线。

其2009 - 2015 年的业绩表现非常好,其营业总收入从4.67 亿元上涨至16.85 亿元,扣非净利润则是从0.57亿元上涨至2.35 亿元,大约都是4 倍。

业绩增长4 倍,但股价上涨20 倍。也就是说,在2015 年之前,机器人股价的上涨,更多是由于投资者乐观所驱动的估值上涨。

来自投资者的热情就像是一把双刃剑。在企业发展环境乐观的时候,可以为其提供更高的估值和资金来源,但是在宏观经济乃至企业遭遇困难的时候,高预期破灭的投资者,会在市场上将企业本身存在的问题无限放大。


不划算的买卖

那么在2015 年之后的这三年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2015 年6 月, 历史平均市盈率(TTM)水平大约在75 倍的机器人,在“互联网+”的行情中被炒到了250倍以上。

工业机器人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制造2025”的核心概念之一,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2015 年之前,新松机器人的利润增长似乎也在印证着这样的观点:2010-2014 年的归属净利润率同比增长分别为63.09%、47.97%、30.28%、20.12% 和30.34%,这样的数据如果能持续下去,虽然不足以支撑250 倍市盈率,但定到50 倍、60 倍的高度还是可以接受的。

在过度高估之下,股价回落是必然。但净利润高增长的不可持续,显然打击了投资者的信心。

2016 - 2018 年,其净利润增长降至个位数,衡量成本费用与利润总额比值的“成本费用利润率”从2015年的33.44% 下降至2018 年20.71%,2019 年一季报跌破20%。

也就是说,虽然机器人在表面上维持了一定的净利润增长速度,但实际上其生产成本和各项费用都出在不断快速增加之中。

单从盈利增速上看,机器人连年下降,同时应收账款和票据不断增长,到2018 年报达到13.01 亿元的历史最高水平。

怎么看,如今的工业机器人都不像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竞争加剧

翻看机器人2018 年报,可以看到几项最重要的产品包括工业机器人、物流与仓储自动化成套设备、自动化装配与检测生产线系统集成三项的毛利率相比2017 年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毛利率的下降,除了产品售价下降之外,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核心配件采购费用的上涨。新松机器人积累了大量核心技术,已经是中国核心技术对外依存度最低的机器人企业。相比之下,行业内规模较小、技术实力较弱的企业,就必须付出更多的成本购买重要配件。

在“工业4.0”和机器人热潮的感召下,2015 年以来有大量上市公司和社会企业跨界到机器人产业中,通过资本和并购的方式,试图在这个快速增长的行业中分得一杯羹。

据伙伴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 年我国工业机器人集成企业达到1976 家。但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小型企业,其中营收超过1 亿元的仅40-50 家,绝大部分企业系统集成业务营收不超过3000 万元。

过多的竞争者在抬升了上游关键配件价格的同时,也在压低成品机器人市场价格,最终造成行业内大量企业盈利能力的下滑,例如新时达(002527.SZ) 毛利率从2014 年的40.29% 下降至2018 年的20.08%, 科大智能(300222.SZ)毛利率则是从2015 年的43.81% 下降至2018 年的33.43%。

相比之下,机器人由于具备较强的技术研发能力,其毛利率表现在行业中已属于相对较好的一家。


企业选择

正如新松机器人总裁曲道奎所说,自2013 年开始,中国已经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并且整个行业在随后几年的时间里仍然在不断高速增长。

这个过程不仅伴随着机器人产品需求的增加和产品的渗透,同时也伴随着企业数量的大幅度增加,整个行业呈现出一片繁荣的景象。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繁荣是否意味着利润?企业数量的扩张,是否让投资者能够获得相应的收益?

严格来说,自动化生产设备在全球范围来看,都并非是一个完全的新生事物,在欧美发达国家,从上世纪60 年代左右,工业机器人就开始陆续推向市场。到70—80 年代,已经有机器人开始大批量使用,广泛分布在汽车、电子信息等复杂的工业制造领域。

被中国投资者所熟悉的“工业4.0”概念,实际上正是脱胎于相对传统的自动化生产设备,加入更多的智能化元素。这就像是一个奶油蛋糕,如果要称之为奶油蛋糕,就首先要有一个蛋糕的存在。

在中国相对特殊的产业环境中,中高低端制造业企业共存,智能机器人设备必须面对来自更传统产品的挤压。

站在企业所有者的角度,是选择相比之下更便宜、维护成本更低的传统自动化生产设备,甚至是作坊手工制造?还是选择更加昂贵、维护复杂的智能化机器人?如果选择机器人,是多花一些钱买进口货,还是买国产品牌?

至少从过去两年机器人行业的表现来看,这些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没有显而易见的确切答案。

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 年,我国工业机器人国产品牌市场占有率下降6%,结束了连续五年的高速增长;2018 年,在宏观经济不力的影响下,行业整体增速出现了更明显的下滑。

连美的集团高价买来的德国高端机器人品牌库卡也遭遇了“大变脸”,2018 年税后利润仅为1660万欧元,与上年相比暴跌了81.2%,CEO 彼得·默恩提前离职。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