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基金信托

中华联合保险 被托管活教材的前世今生

文|本刊记者 杨旭然 日期: 2019-08-16 浏览次数: 29

2019 年5 月,内蒙古规模最大的城商行——包商银行被人民银行托管。

在此之前一年,保监会发布了对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施接管的公告,期限为一年。2019 年,银保监会再次发布公告,延期接管安邦保险一年。

“托管”一词在很长时间里都并不常见,安邦和包商的出现,终于让人们意识到,原来大型国有金融机构也可能存在经营风险,甚至倒闭的危机。

现阶段正常经营的企业中,也不乏曾经被托管的案例,其中最为有名的当属大型财产保险公司中华联合。

如今,这是一家资产总值644.44 亿元、净利润超过10 亿元排名全国前列的大型财产保险公司,位列2018年中国财险保费收入第六名。


黑历史

中华联合保险公司的前身,是新疆兵团保险公司, 早在1986 年便宣告成立。

在当时,这家保险公司是国内第二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国有独资保险公司,可以称得上国内保险行业最早的先行者之一。

2002 年,新疆兵团保险公司更名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成为国内唯一以“中华”冠名的保险公司,并在两年之后实现股份制改革。

有了更多股东、更灵活的企业治理结构后,中华联合却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年报数据显示,2002 年,刚刚完成股份制改革的中华联合保险资产总额10 亿元,负债合计5.04亿元。

但到了被托管前的2008 年,资产总额快速扩张至127.95 亿元,但与此同时,其负债合计则是超过了242.32亿元;2009 年,其负债上涨至251.79亿元,而资产总额则下降至122.89 亿元。

与此同时,自2006 年开始,中华联合开始出现大额亏损,当年净利润-7.97 亿元,2007年巨亏64 亿元。

对于亏损的原因,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由于中华联合采用高佣金、低手续费的扩张策略产生的恶果,对成本费用控制、赔付率的判断都出现了严重的失误。

2009 年,中华联合严重资不抵债,已符合技术层面的破产标准。引入外部资本等一系列市场化重组手段失败之后,保险保障基金最终在2010 年4 月受托管理中华联合75.13% 股份,代为行使股东权利,并在同年8 月改选董事会,展开一系列自救措施。

其中最重要的两项工作, 就是2012 年3 月向中华联合注资60 亿元,持股比例上升至91.5% ;同一年,中华联合引入了最重要的战略投资者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实现了78.1 亿元的注资,中国东方资产也由此成为中华联合的第一大股东(占股51.01%)。


托管成效显著

相比安邦的巨额负债,和包商银行可能出现的大规模不良资产,中华联合所出现的问题,更多的体现在经营层面。成本费用失控对于企业的危害程度,要比陷入到不良资产的泥潭中小得多。

在重磅股东和上百亿现金的加持之下,到2014 年,中华联合实现营业收入305.08 亿元,净利润18.12 亿元,随后几年,其主要财务指标继续保持快速增长。

2015 年,保监会等主管部门决定完善保险保障基金的退出方案,当年底,上市公司辽宁成大(600739.SH)、中国中车(601766.SH)和台湾富邦人寿保险三家企业,从保险保障基金手中接走了60 亿股股份,成为了中华联合的第二、三、四大股东。

经过保险保障基金的运作,中华联合保险公司重新走入正轨,并且引进了数家实力雄厚的新股东,重新成为了中国财产保险行业中的重要企业。

2018 年3 月,原保监会批准保险保障基金将最后剩余的5.6335% 中华联合保险股份出售给富邦人寿,自此基金全部退出中华联合保险。

作为本次托管的主角机构,保险保障基金不仅没有“出血”,反而在托管完成之后实现了盈利。从这个角度来看,整个运作过程是一个多方共赢的局面。

一次成功的运作,不仅要考虑到参与各方的实力,同样也要考虑到行业所处发展阶段的特点。

对于保险行业来说,2010-2015年之间是发展势头非常好的一个时期。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保险业总资产从2010 年的5 万亿元增长到2015 年的12 万亿元,翻倍有余,2015 年更是创下了7 年来最快的发展速度,全国保费同比增幅高达20%。

汽车作为财产保险最重要的子品类,在这些年间同样快速发展。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显示,自2007-2015 年,中国汽车保有量的复合增长率达到14.9%,中国也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汽车市场。

这样的产业背景,是中华联合托管案能够顺利完成,并实现多方盈利最重要的宏观基础。


行业低谷的考验

随着中国汽车产业高速增长的状态渐入尾声,以车险为主要业务的中国财产保险公司,纷纷受到了影响。

2018 年, 中国汽车销量自1990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全行业进入“凛冬将至”状态,随之而来的是财险公司业绩也纷纷承压。

除中国人保(601319.SH)、平安财险、太保财险三家规模最大的头部企业保持账面盈利的一定程度的增长之外,几乎所有的财产保险公司都处于微利或亏损状态。

例如,在2018 年,建信财险亏损0.99 亿元,都邦财险亏损1.57 亿元,长江财险亏损1.94 亿元,安盛天平亏损2.17 亿元,浙商财险亏损3.24 亿元,安心财险亏损3.62 亿元......

行业的增量消失之后,业内企业就必须面对残酷的存量争夺战。提高市场销售能力,做更多的资源投入,才能换取在寒冬中生存的空间。

数据反映出了财险行业越发激烈的竞争环境。2018 全年车险市场费用率达到43.2%,创下历史新高。

这种行业环境下,原本高歌猛进的中华财险也再次出现问题。

在2017 年10 月26 日、2018 年1 月8 日和6 月28 日,监管部门向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发出三封监管函,其内容涉及资金运用制度不完善、投资管理部门未保持独立、股权投资运作不规范、关联交易、公司电销内控管理制度、加强网销业务信息披露、强化合规意识、追究责任人员等多种问题。

另外,自2017 年开始,中华联合已经在连续三年的时间里三次更换董事长,两次更换总经理人选,显然如此频繁的高层更换,已经超过了企业一般人事变动的范畴。

当行业逐渐远离风口,企业逐渐远离保险保障基金的护佑,当几大股东必须坐到一起求同存异,中华联合这个曾经成功的托管案例,正在经受来自行业低谷期的考验。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