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跨国公司

辉瑞联姻迈兰 解药还是毒药?

文|本刊记者 孙亚雄 日期: 2019-10-28 浏览次数: 45

2019 年的中国医药行业并不太平,“4+7 带量采购”的持续发酵、推进印度药的引进以及药品生产质量管控的趋严,使得医药行业人人自危。对于将中国市场作为第二主战场的跨国药企,也深陷其中。

今年下半年至今,辉瑞制药(PFE.N)一直处于风口浪尖。

7 月22 日,据网传辉瑞刚成立不久的辉瑞普强(Pfizer Upjohn)要将其拥有的立普妥、乐瑞卡、怡诺思等多款专利到期的产品线出售。

随后,在7 月29 日,辉瑞与迈兰联合宣布达成最终协议,将辉瑞的非专利品牌和成熟药品业务部门普强和迈兰合并,建立全新的跨国药企。根据公告显示,辉瑞和迈兰的董事会一致批准了该交易,辉瑞股东将持有新公司的57% 股权,迈兰股东持有剩余的43% 股权。

如今的药品市场风起云涌,2018 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宣战高药价,曾经依靠高药价创收的模式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另一方面,非专利药受到仿制药的严重冲击。

尽管此次辉瑞与仿制药巨头迈兰合作,开启了仿制药的新篇章,但相较于创新药的高利润,失去专利保护的原研药就显得相形见绌。


合作前景堪忧

中国市场是跨国药企的必争之地,辉瑞作为全球制药龙头也不例外。在过去两年间,辉瑞在中国市场的盈利占比从2016 年的6% 增长至2018 年的8%,目前中国市场与日本市场的盈利占比基本保持一致。

2018 年7 月,辉瑞公开宣布将进行业务重组,将原有业务拆分成创新药、成熟药和消费者健康三大板块。而辉瑞普强正是由成熟药业务板块演变而来。今年5 月底,辉瑞普强全球总部于上海正式成立,这是跨国药企首次将其全球总部设在中国。

但面对国内仿制药市场激烈的竞争,辉瑞普强并未达到预期。

数据显示,2019 年第二季度,辉瑞普强实现总收入28.07 亿美元,同比去年下滑10.80%,其中中国市场下滑近两成。此外,受伟哥专利到期的影响,伟哥在美国的业务下滑超过80%。

对于此次的联姻,辉瑞和迈兰认为,非专利业务的结合为重启销售增长提供途径。作为如今全球仿制药龙头的迈兰,在仿制药的产研销上的实力毋庸置疑。据悉,迈兰仅在2018 年就上市超过10 个复杂的仿制药和生物类似药,全球收入高达112 亿美元。

但事情并没那么简单,在非专利药带来的低价竞争的压力下,迈兰等领先仿制药制造商的销售收入已经遭受损害。尤其是在以色列梯瓦制药有限公司(TEVA)的竞争之下,迈兰的股价早已不复当年,从2015 年4 月的最高点76.69 美元下跌至如今的21.29 美元,跌幅超过70%。

值得注意的是,在辉瑞和迈兰宣布联姻的第二天,辉瑞的股价从42.69 美元跌至41.07 美元,跌幅为3.81%。在之后的一个多月,辉瑞的股价一路下跌,截至2019 年8 月15 日,其股价至谷底33.97 美元,总跌幅高达20.43%。

反观迈兰,在消息公布后,其股价当天飙升12.57%,尽管随后股价震荡不断,但整体维持上涨趋势, 截至2019 年9 月19 日,迈兰股价总计涨幅为15.33%。


专利到期的危机

根据2018 年报显示,驱动辉瑞业绩增长的主要动力源自于其旗下的生物制药品牌的销售增长,除此之外,辉瑞普强旗下定位于中国市场的药品也为辉瑞提供了业绩增长的保障。

从财务数据来看,2017 年开始,辉瑞就出现了营业收入负增长的情况,尽管2018 年实现营业收入的增长,但颓势依旧显著。据最新财务报告显示,2019 上半年,辉瑞实现营业收入263.82 亿美元,同比仅增长0.03%。

辉瑞的增长停滞,一方面是由于新药研发仍旧面临不小的风险。资料显示,由于临床实验的失败,辉瑞终止了单抗药物domagrozumab 的两项研究;放弃了包括第三代EGFR 抑制剂mavelertinib 用于非小细胞肺癌、抗IL7R 抗体治疗1 型糖尿病以及一部分CAR-T 管线和CD137 激动剂抗体在内的多项研究。

另一方面,辉瑞目前也面临着多款产品的“专利悬崖”问题,包括普瑞巴林、伐尼克兰、舒尼替尼等核心产品。而在2017 年底,辉瑞的Viagra 在美国的专利保护到期,其全球销量几近腰斩。

去年底, 辉瑞的又一重磅产品L y r i c a 的专利到期,今年7 月19 日,美国F DA 批准了L y r i c a 的仿制药上市。据悉,L y r i c a 在2018年为辉瑞提供经50 亿美元的销售收入。据GlobalData 预测,仿制药上市后,Lyrica 的销售收入会快速萎缩,预计至2024 年其销售收入将下滑超过八成。

在中国市场,受“4+7 带量采购”的影响,辉瑞旗下的立普妥、络活喜等专利到期药的价格和市场规模均遭受巨大打击,如GSK、阿斯利康等跨国药企均在近两年内出售其往日的重磅药。

辉瑞与迈兰的联手是否能够打破中国市场的僵局犹未可知,但中国市场无疑是辉瑞能否实现在仿制药领域野心的关键。

随着越来越多的跨国药企争相进入中国市场,辉瑞面临的压力与日俱增。此外,印度的仿制药企也着手进入中国市场,其中包括安若维他、阿罗宾度制药、瑞迪博士等药企已纷纷投资建厂。

在面对政策和竞争对手的不断涌现, 辉瑞与迈兰的携手, 究竟能走向何方?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