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英才读书

玛氏的糖果帝国

文|罗声 日期: 2009-12-01 浏览次数: 2902

      全球糖果行业的竞争向来激烈,“吃”与“被吃”的事情总是层出不穷——昨天想吃别人的,说不定今天就成了对手的盘中餐。
  在这些并购与被并购中,玛氏食品作为一家百分之百私人企业,倒似乎从来没有面临过被收购的风险,反而一路猛进。
  2008年4月,玛氏食品联手巴菲特,斥资23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最大口香糖生产商箭牌,一举超越一年前还是全球糖果行业老大的吉百利,坐上了糖果和口香糖行业全球老大的宝座。
  说到玛氏,你可能并不十分清楚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不过,要是提到德芙、士力架、M&M’s巧克力豆、彩虹糖、宝路狗粮、伟嘉猫粮??大概没有人会不知道。这些品牌都属玛氏食品旗下。当然,2008年后,这串名单里还要加上绿箭、益达口香糖。
  玛氏是全球最大的私人企业之一,至今未上市。在2009年10月1日发布的《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中,玛氏家族第三代的三位继承人:小弗瑞斯特、约翰、杰奎琳以110亿美元资产并列第19位。
  兄妹三人的父亲弗瑞斯特·爱德华·玛氏是玛氏家族的灵魂人物,虽然他并不是家族事业的创始人,但是他发明的“玛氏棒”、M&M’s巧克力豆是带领玛氏走向辉煌的关键产品,而他的强势作风也形成了玛氏公司的独特企业文化。

 

M,又是M
裹着彩色糖衣的M & M’s巧克力豆在二战期间,一度被要求只能供应给军方。1904年,弗瑞斯特出生于美国华盛顿,是其父亲法兰克·玛氏唯一的儿子。不过,弗瑞斯特刚满6岁时,父母就离婚了,他随母亲定居加拿大,住在严厉的祖父母家中,过了一段悲惨的童年生活。
  在这期间,法兰克于1911年创立了一家名为Mar-O-Bar的公司(玛氏食品的前身),生产一种由焦糖、坚果与巧克力混合制成的糖果,但法兰克的生意一直算不上成功,直到1923年。
  这一年,弗瑞斯特在分离13年后第一次见到父亲。年仅19岁的弗瑞斯特向父亲提议,将当时常见的一种巧克力麦芽饮料变成可以携带的食品,这就是后来的玛氏经典产品——“银河棒”。当时,糖果类食品不易保存,而银河棒由于有巧克力覆盖在外面,使得糖果棒能保持新鲜;并且糖果棒的制造成本比纯巧克力低,但口感却不输给巧克力。银河棒一上市,就大受欢迎,奠定了玛氏家族事业的基础。
  法兰克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事业上收获了小小的成功后,就开始过起香槟、鱼子酱的享受生活,但是年轻的弗瑞斯特却一心想要扩张,经常敦促父亲扩大经营规模、并建议把公司业务扩张到加拿大。
  弗瑞斯特的表现令法兰克不悦,父子两人开始不停争吵。1932年,弗瑞斯特带着5万美元与“银河棒”的海外销售权,搬到英国伯克郡,开始了全新的事业和生活。
  20世纪30年代,欧洲的巧克力产业比美国更加繁荣,弗瑞斯特在发明了畅销百年的“三角牌”巧克力的比利时人简·塔布莱尔的工厂里、在亨利·雀巢的工厂里都工作过,从他们身上,弗瑞斯特学到了很多从父亲那里学不到的东西。
  很快,弗瑞斯特在欧洲创办了自己的企业:弗瑞斯特·玛氏食品制造公司。1933年,他根据英国人的口味改良了“银河棒”的配方,推出英国版银河棒,并以家族的名字命名为“玛氏棒”。“玛氏棒”一面世,销量就一路上扬。短短3年,弗瑞斯特赚的钱就比父亲一辈子赚的还多好几倍。到1939年,弗瑞斯特·玛氏食品制造公司已经成为英国第三大糖果制造商。
  衣锦还乡的弗瑞斯特并不满足于“玛氏棒”的成功。几年前,在西班牙内战期间,弗瑞斯特发现士兵们常吃一种裹着厚厚糖衣的巧克力片,在烈日下,这种糖衣能减慢巧克力融化的速度。这种食品给弗瑞斯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凭着敏锐的商业嗅觉,他相信这类食品大有前途。
  事实上,军用巧克力一直是美军标准口粮之一。当时,发给美军的巧克力大部分由全球最大的糖果制造商——好时公司生产,这些巧克力对于抗高温的要求非常高,因为士兵们有时要在热带或沙漠中行动,巧克力条就置于贴身的口袋里,一般巧克力条几分钟内就会融化。而好时给出的抗高温方法是提高巧克力的硬度,但这样一来,会大大影响它的口感。
  于是,1939年回到美国后,弗瑞斯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时任好时公司总裁的威廉·莫里,一起开发一种不会融化、口感又好的巧克力。
  好时在这一项目中出资20%,并派出威廉的儿子布鲁斯·莫里,到玛氏公司提供研发技术支持。1941年,裹着彩色糖衣的M&M’s巧克力豆正式问世,立刻大受欢迎,供不应求。二战期间,M&M’s巧克力豆甚至一度被要求只能供应给军方。
  尽管,M&M’s是“玛氏与莫里(Marsand Murrie)”的意思。但是,布鲁斯逐渐发现弗瑞斯特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不久后,他就把自己在M&M’s项目中20%的股份全数卖给弗瑞斯特。此后,好时在M&M’s巧克力豆中留下的痕迹完全消失了。

 

“火星怪兽”
弗瑞斯特领导下的玛氏公司是一个百分之百的家族企业,不设公共关系部门、不公布财务报表、禁止员工接媒体记者的电话。
  正如布鲁斯评价的那样,弗瑞斯特的“难相处”是很出名的。当时的媒体描述他“脾气暴躁”、“低调而古怪”。
  弗瑞斯特领导下的玛氏公司是一个百分之百的家族企业,不设公共关系部门、不公布财务报表、禁止员工接媒体记者的电话。
  弗瑞斯特对员工的要求十分严格。1964年,他正式成为董事长后,立刻给每位员工发一张计时卡,包括玛氏家族的成员和自己,上下班都得打卡;公司的高层管理者没有好听的头衔,所有员工和管理层在公司都直接称呼名字;经理们没有秘书、没有大办公室,也没有配车;每个人都要自己接电话、自己倒饮料、自己复印。
  弗瑞斯特对公司管理的严格几乎到了极致。在M&M’s的生产车间里,地板每45分钟就要擦洗一次;员工的衣服上不允许出现一点污渍;检验产品时,每条士力架上要能不多不少刚好放15颗花生米??据报道,弗瑞斯特曾在半夜打电话给一名员工,要求他立刻将一批M&M’s巧克力豆从商场撤货,因为他在自己购买一包M&M’s后,发现包装上的“M”字母印刷得不够清晰。
  不过,虽然老板脾气古怪,玛氏公司仍然非常具有吸引力,因为玛氏员工的待遇在行业里一直保持高水平。弗瑞斯特的理念是:“要得到最好的,就得付出最多”。玛氏员工中有不少人都一直在这家公司做到退休,因为,“从玛氏公司退休”就意味着成为“有钱人”。
  不但对员工的管理近乎严苛,弗瑞斯特对子女的态度也非常严厉。1964年,弗瑞斯特刚成为玛氏公司董事长时,其次子约翰已经29岁了。在一次高级主管会议上,约翰缺席去参加妻子的生日宴会,没想到,这个并不算大的过失让弗瑞斯特勃然大怒,罚这个年近30的儿子当众跪在公司的会议室里做祷告。为此,弗瑞斯特得到了一个别称:火星来的怪兽(注:“玛氏”与“火星”的单词拼法相同)。
  虽然脾气古怪,但不可否认,弗瑞斯特是一个商业天才。还在上学的时候,他就表现出了一个精明商人的天分。在加拿大柏克莱大学念书时,他以低价买进肉类食品,转手卖给学校的餐厅;后来转学到耶鲁大学时,他又在学校社团里摆设摊位,向同学们兜售廉价领带。
  1973年,69岁的弗瑞斯特决定退休,将家族事业交给三个子女打理。虽然已经交棒,但是弗瑞斯特还是密切监督公司的运作,并经常对孩子们的决策提出批评。
  或许因为实在闲不住,1981年,弗瑞斯特又在赌城拉斯维加斯开了一家糖果公司,专门生产液状内馅的巧克力,并以母亲艾瑟儿的名字命名。1990年,小弗瑞斯特和约翰兄弟把老爸的这家公司买了下来,至今仍在玛氏旗下运营。
  有意思的是,兄弟俩似乎继承了父亲“铁面无私”的秉性。当弗瑞斯特在卖出“艾瑟儿”后要求继续住在公司楼上时,两个儿子坚持要他按月付房租。

 

固执与创新
由于担心企业文化不合,弗瑞斯特不喜欢收购其他规模较小的公司。在竞争对手好时不断买进其他小型的家族糖果厂时,玛氏也很长时间坚持“按兵不动”。
  今天的玛氏公司,被誉为“食品行业的宝洁”,旗下涉及的产品和行业十分丰富,从糖果、口香糖、巧克力、宠物食品到大米、酱料、饮料??甚至还有自动售货机。难得的是,其所涉足的每个业务,在各自的领域里都是市场的领先者。
  在玛氏公司不断扩张的过程中,弗瑞斯特对于开疆拓土远比管理企业有兴趣。他说:“我不是一个糖果制造商,我想建造一个帝国。”
  事实上,早在20世纪20年代,他就有了全球化的意识,说服父亲将生意扩展至加拿大。从“银河棒”到M&M’s巧克力豆,玛氏公司的大部分明星产品也都源自弗瑞斯特的创意。
  20世纪50年代,弗瑞斯特率先在玛氏工厂里引进了机器制造糖果的技术,几年后,由于这项引进,玛氏公司成为全球第一的糖衣棒制造商。弗瑞斯特还开创了在糖果包装上标示食用期限的先河。
  除了产品本身的创新外,弗瑞斯特对广告营销的重视,也是玛氏得以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当年为了推广M&M’s巧克力豆,弗瑞斯特出重资邀请著名广告大师伯恩巴克,一句“不溶在手,只溶在口”,迅速让M&M’s的产品家喻户晓。甚至在50多年后,这句广告词还被评为“全美第一广告名句”。
  不过,由于家族成员们的固执,玛氏也走过不少弯路。
  1982年,斯皮尔伯格要在《外星人E.T.》的影片中加上一段主人公用巧克力豆吸引外星人的情节,环球影城最初希望能用M&M’s巧克力豆,不过,玛氏拒绝了这个建议。结果,就像我们看到的,影片中出现的巧克力成了玛氏的老对手——好时的“里斯”系列产品。电影放映后,“里斯”的销量迅速提高,好时一跃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巧克力品牌。
  此外,弗瑞斯特相信,一家好的企业必须控制生产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因此,直到今天,玛氏公司仍然未将生产过程中的任何一个部分外包。
  由于担心企业文化不合,弗瑞斯特不喜欢收购其他规模较小的公司。在竞争对手好时不断买进其他小型的家族糖果厂时,玛氏也很长时间坚持“按兵不动”。这样的做法,使得对手迅速壮大。
  小弗瑞斯特和约翰兄弟俩也遗传了父亲的固执。由于兄弟俩不喜欢花生酱,所以在玛氏公司的产品线上,极少有含花生酱的产品。相应地,因为他们自己爱吃榛果,就想方设法推出含榛果的产品。这些做法,让玛氏生产过不少不符合当地人口味的失败产品。
  1999年,95岁高龄的弗瑞斯特去世,同年,小弗瑞斯特退休,约翰·玛氏独自管理公司,一人身兼董事长、总裁和CEO的职务。更加麻烦的是,目前来看,家族第四代中,似乎没有人对管理这个价值数百亿美元的糖果帝国感兴趣。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近期,紫光旗下新华三集团助力中国联通在多地实现智能城域网成功上线,标志着新华三智能城域网解决方案成功实现全线的商用落地,并获得了中国联通多个省分公司的充分认可与肯定。在“新基建”带来的5G建设提速期,传统的城域网络架构在承载5G大带宽、云化、云网融合、SDN业务时面临许多挑战,为此,中国联通提出了面向5G时代的固移融合、云网一体、物理+虚拟的新型城域网架构,5G新型城域网作为中国联通5G的主要承载...
7月9日,以“智联世界,共同家园”为主题的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拉开帷幕。为期三天的大会以线上活动为主的形式实现了“屏对屏”的互动交流。作为上海“4+X创新融合载体”之一的上海马桥人工智能创新试验区,也再度参会,向全世界描绘了一幅上海人工智能的“马桥蓝图”。总投资50亿元的“紫光芯云中心”项目签约在峰会第三天下午举行,同期一共有36个项目集中签约与发布。区委副书记、区长陈宇剑代表上海市闵行...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