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我的故事

吃亏的境界

文本刊记者 崔玲 修思禹 编辑|张军 日期: 2011-12-12 浏览次数: 6980

  汪潮涌 给予让我有价值感

  口述|信中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汪潮涌

  作为商业社会中的一员,难免会遭遇一些流言蜚语。偶尔,会有一些对自己不利的评价,我从来都是淡然处之,不与人针锋相对。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

  不过,这种忍让,并不意味着是任人欺负。对于一些怀有恶意的指责,我非常反感。也许,很多人面对这种情况,会进行非常激烈的反驳。而我的处理方式则相对柔和,属于绵里藏针:不会把话说得很绝,但绝对是让对方可以琢磨的。

  我曾经在美国待了十年,直到现在,我对于美国人的AA制依然非常不适应。还是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因为清贫,我宁可选择不出去吃饭,也不愿接受AA制。后来,到华尔街工作后,有了一定的收入,我一定会抢着买单。我太太刚认识我的时候,对于我的这个“品质”,颇为赏识。其实,吃顿饭,又花不了多少钱,根本不算吃亏。更多的时候,它是增进感情的一种手段。要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想让她成为你未来的另一半,怎么可以连顿饭都不舍得请呢。其实这也是我性格使然:自己是个男人,自然就是生活的强者,应该乐于去承担责任。在我看来,给予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在和朋友的交往中,我亦如此。有些人会爱占些小便宜,这让他们非常快乐。其实,他们不知道,他们占的这种小便宜,并没有让我觉得吃亏了,我更愿意把这种“亏”看成是给予,这种给予者的身份,让我很有价值感。

  很多人会认为,生意场都是为了争夺利益而死去活来的博弈。但在我看来,不是这样的。我们在投资方面的理念是创造共赢。也许,刚开始做的时候,会觉得自己亏了,但从长期来看,则不尽然。

  记得我们当年投百度的时候,它的市值是2亿多美元,还没有实现盈利。当时投钱,大家心里都没有底,但我们坚信,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对象。现在,百度的市值已经达到500多亿了,我们的回报是120倍。所以,有时候,目光要长远,不能去斤斤计较一些小便宜。暂时的吃亏局面,在未来可能会形成双赢的局面。

  有些东西,注定是你的,就无论如何也跑不掉。还记得,1997年,张朝阳刚刚创办搜狐的时候,我们达成了初步的融资意向。但无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I n t e l当时以更高的报价抢了我们的投资份额。在搜狐上市之后,这部分份额飙升至7000万美元。当时,我非常懊恼。可到了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的2001年,搜狐的股价一度下跌到1美元以下,I n t e l因此损失严重。后来,我们以较低的价格从其手里拿到了这部分股份,到现在,获得的回报也有几十倍了。所以有时候,韬光养晦,更是一种商业策略。

  我知道,很多人对我投资4亿美元收购法国船只组建“中国之队”帆船队的事情表示不理解,觉得这是一桩亏本的买卖,是砸钱。但实际上,我看重的,不是物质回馈,而是社会效益和精神回报。从2004年到现在,这个项目长期经营下来,给我们带来了一定的品牌价值。我们是投资圈里,是唯一拥有自己船队的公司。

  实际上,投资最重要的就是对对方的估值。我不会刻意地去讨价还价,更多依靠的是自己的理性判断。如果这个公司的质量非常高,未来有非常看好的成长空间,我是不在意在价格上吃点小亏的。当然,如果对方给出比较出格的报价,我也是不能接受的。因为,大家都应该顾及对方的感受,一旦成为合作伙伴,就应该实现共赢。

  这么多年一路走来,人生经历告诉我:只要不让自己的公司利益受损,不要为了业务去牺牲自己的道德底线,合理的吃亏,合法的吃亏,其实是在积善行德,是对自身的修炼。

  (采访|本刊记者崔玲)

  武克刚不玩“零和游戏”

  口述|香港通恒投资集团主席 武克刚

  吃亏是违背人的本性。所以,在我看来,没有人是愿意主动吃亏的。所谓“吃亏是福”的说法并不是很有道理。如果从阴谋论的角度出发,那些愿意主动吃亏的人,其真实意图都是想换取更大的利益。

  所以,说到吃亏,首先要搞清楚,对于一个人来说,什么才是吃亏。很多在外人看来是吃亏的事情,当事人自己也许并不这么看。因为在当事人的心里,有着某种别人不知道的价值转换。在一方面看似吃亏了,却在另一方面有所补偿,甚至收获更多,这样怎么能算吃亏呢?以我的朋友陈光标举例。

  在外人看来,陈光标在慈善事业上动辄上亿的投入,在金钱上是吃亏了。但他心里却不这么认为。正因为有了那些“吃亏”的事,他得到了领导的接见,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获得了极大的心理满足。在他看来,后一种价值的获得要超过前一种价值的损失,这就不算是吃亏。当然,我们不可以将陈光标的爱心忽略不计。

  其实,在个人生活细节上,陈光标不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人。记得三年前,我曾和他一起去欧洲出差。回程登机之前,在当地买的一些商品可以退税。一般来讲,商务团很少有人去退税,一是手续繁杂,二是退的钱很少,不值得。可是,陈光标却不想在这方面吃亏。提着大包小包,在机场跑上跑下,硬是退回了这点关税。

  讲这个故事的意思是想强调,对钱不在乎不是陈光标的本性。实际上他是在乎钱的。但与捐钱之后的精神回报相比较,捐钱这种在外人看似吃亏的事情,在陈光标看来其实是赚到了。只要能给自己带来快乐,在其他方面有点损失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没有什么是可以跟自己的内心快乐等价的。所以,我的原则是:即花了钱,又不得不做自己不乐意的事情,才叫吃亏。只要能带来快乐,代价大一些并不算吃亏。

  我自认是个聪明人,很少吃亏。不过,酒后签合同多写一个零的事情,在我身上也发生过。这种亏,酒醒了要认。而对于“吃小亏免大亏”的状况,一定要当机立断。

  1994年,我在香港利用银行杠杆炒楼。当时,我买下了香港一座著名大厦的一层,成交额在1.5亿港元左右。当时,我们和银行的协议是,在向买楼房交纳完1000万港元的定金之后,只要我们公司能够自主筹措30%的首付——即4500万港元,银行就可以负责其余的全部尾款。等于我用5500万元办了1.5亿的事情。没想到,楼市狂跌,那层楼瞬间贬值,银行不可能再贷款给我们。如果坚持,公司就面临自己独立支付楼款的局面。于是我一咬牙,放弃了那1000万港元的定金,避免了公司更多的损失。

  我是个愿赌服输的人,这种亏吃了就吃了,应该老老实实认栽。所以,当我每每看到现在很多人,因为房价下跌而愤怒,继而去砸售楼处,就很为这个民族感到担忧。如果一个国家缺失法制框架内的契约精神,就无法拥有现代文明。

  有一种亏吃的不明不白,这是让我最恼火的。从2009年底开始,我们计划借壳上市。结果,三年的时间,近千万的前期费用,换来的却是从根本上的否定。不能简单地怪罪别人成心算计我们,我们只能说,是由于自己对政策理解不透,加之和券商的沟通不畅。今年7月,快刀斩乱麻,我结束了对这个项目的继续投入。好在,这个亏帮助我更好地判断了公司未来的走向。变通一种方式,我还会坚持不懈地走在“借力资本化”这条道路上。

  吃亏还有一种状况:当时看似吃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结果会与出发点大相径庭。

  1997年,我投资了云南红酒业集团。经过五年的培育,云南红的发展如日中天。当时,一家大型国有上市企业到云南红考察。虽说是同行,但我并没有过多戒备,对其热情款待。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考察完后的一个月内,该企业背着我,将我公司里一整条生产链的团队的8人全部挖走了,这应该是我这一生中最愤怒的一件事。不过,我很快冷静下来,并对全公司的员工讲话:这样无底线、无信誉的企业肯定做不长久。那时候,走的人还会回来。果不其然,三年里,这8个人中有7个都先后回来。正是由于急功近利,这个企业根本无法实现发展,更无法兑现物质承诺。

  虽说,我不愿意吃亏,但我也绝对不会占便宜。我的处世原则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如果只想着去占便宜,则会产生很多矛盾。在现代商业社会里,不能玩“零和游戏”。做事之初不要只想着自己一家独赢。一旦明白了这个道理,做任何事情的出发点就会变成双赢、多赢。

  (采访|本刊记者崔玲)

  李厚霖砸掉“钻石宫殿”

  口述|恒信钻石机构董事长 李厚霖

  1999年12月22日这一天,我会铭记一生。

  这一天,恒信第一家零售旗舰店——恒信钻石宫殿在北京东方广场开业。当时,占地1500平米的恒信在业内并不知名,而同期入住的其他著名珠宝品牌,仅选择了不足100平方米的店面。

  那时,东方广场刚开始营业,但租金已经比肩北京最贵的商场,而且每家商户的出租面积要受到一定限制。我是找了很多关系才租到1500平方米的店面。回想起来,当时的我少年得志,的确有点轻狂。为了梦想中的钻石宫殿,我支付了巨额租金,花了不菲的费用进行装修,雇了100多位员工,还进了价值一个多亿的钻石首饰以应对销售。结果,无情的现实击碎了我的梦想。开业连续三个月,每个月的销售额连店面租金都不够付,更别提盈利了。一下子,我跌入了人生的低谷。

  那段时间,我每晚失眠,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为了应付亏损,我不得不把自己的奔驰车换成了二手的雅阁。

  苦思冥想之后我发现问题可能是出在经营模式上。于是,我做了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决定:把装修仅仅三个月的“钻石宫殿”砸掉,重新布置格局,重新装修。新格局中,三分之一的面积用来展示钻石文化,因为那时真正懂钻石的中国人不多;三分之一的面积作为休闲区,帮助顾客设计珠宝和提供休息服务;剩下三分之一才是销售区域。

  很多朋友劝我不要冲动,如果不砸,还有可能找到接盘的人,把这个“亏”转嫁出去,找机会东山再起;如果砸了,可能我就再难有翻身的机会了。

  那一次,我没有听劝,一夜之间砸了“钻石宫殿”。当时,所有在场的员工都哭了。所幸,如我所想,重新规划店面后,“钻石宫殿”当月就实现了盈利。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次“吃亏”的经验?这其中,所有的选择几乎都是我自己决定的,如果算,就是自食其果。

  但我觉得,做企业就是在得与失的过程中成长、成熟。“塞翁失马,焉知祸福”。面对吃亏,如果总是计较为什么亏的会是我,除了徒增烦恼别无他用。

  我发现,人生真的是有阶段的。也许十几年前,我会比较在意吃亏或是占便宜。但现在,我则不会考虑这些。像I DO刚进驻商场时,扣点要比别的品牌高,我并没觉得吃亏;现的扣点比别的品牌低了,我也没觉得占便宜。

  虽然我曾被欺骗过很多次,但换个角度想想:吃亏其实是社会给自己上的一堂课,避免你以后犯同样的错误,而不是埋下仇恨的种子,弄得自己常常不开心。所谓“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如果一个人为了得到利益而太计较,甚至失去善良的本质,一定不会获得幸福。

  (采访|本刊记者修思禹)

  朱演铭心甘情愿的吃亏

  口述|熙可集团(全球)有限公司总裁 朱演铭

  5年前,我与美国食品制造及经销公司Del Monte食品公司的一位副总裁签署了一份有关黄桃销售的协议。根据协议,熙可将在中国建立一个黄桃果园基地,当黄桃成熟时Del Monte会全部购买。在果园建立前期,我们要先花200万美元的费用培育出果园需要400万株的黄桃苗木。一切有条不紊地按合同进行着。但没有想到,10个月后,Del Monte公司内部发生了变故,不能履约。这也就意味着已经培育好的400万株黄桃苗木,没有了任何使用价值。

  200万美元,并不是个小数目,如果按照协议,对方必须培偿。对此,Del Monte公司也没有异意,但我却犹豫了。选择赔偿,我不会有损失,但因为此次失误使D e lMonte受损,势必会影响与我签署协议的那位副总裁的职业前途,以及他的团队业绩。

  特别是这位副总裁在很多事情还不确定的情况下,与我签订的协议。所以,经过考虑,我决定“撕毁”合同,不要对方一分钱的补偿。我告诉他:“当初你能信任我,与我签约,我很感动。在法律上,我可以要回损失,但从情义上,我不能要这笔钱。”

  当时很多人觉得我吃了大亏,都劝我“不拿白不拿”。甚至有人说:“你没办法预测未来,不知道他是否还会对你有帮助或者记得这件事。”其实,我并没有奢望他的回报。中国文化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字——德,我认为要以德做生意。

  这件事情过去五年后,这位副总裁再次找到我,表示这次做好了准备,想再次与我合作。最终,今年我们再一次签订了黄桃销售合同。根据合同,每年我都可以从他们公司拿到25亿-30亿人民币的订单,合同期限和黄桃的生命周期一样长——30年。

  这也就是所谓的“吃亏是福”吧。当年心甘情愿的吃亏,为我今天赢得了一个长期稳定的客户。

  其实,作为商人,我也有斤斤计较的一面,在不能“吃亏”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吃亏”的。

  熙可在湖南有一个合资公司,18年前,这家公司还很小,但他们的管理者人很好,凭着这一点,我开始跟他们做生意,当时只限于一些买卖。合作了三年,有一天,这个供应商跑来告诉我,你是我的股东了。我很奇怪地问:“我怎么就成了你的股东呢?”对方马上回答:你现在已经拥有了我们企业30%的股份了。

  当时,中国的企业并不是很正规,为了拉住我成为稳定的客户,也为了我能在危急时刻给他们提供帮助,这家公司随便把我的名字写在合伙人一栏,打算送我三成股份。但是,我当即断然拒绝他说,“我肯定不要你的股份。第一,我不会占你的便宜;第二这对我是一个负担。”两年后,他又来找我,希望我开出条件,接受他的股份。于是,我收购了这家企业51%的股份。

  表面上看我控了他的股,是占了他的便宜。但合资十几年后的今天,这家企业已经从一家小工厂变成中国最大的柑橘加工厂,年收入从最初的不足百万元跃升至5亿多,那位老板也成了亿万富翁。

  其实,双方在共同创造价值的时候,不存在谁吃亏的问题。重要的是要看到自己是不是比以前更好了?与你合作的伙伴、客户、供应商、投资者,是不是共同富裕了?吃亏或者占便宜不是拘泥于我拿几份、你拿几份的斤斤计较,而是要跳出来狭隘的小我看大势。

  而且我最喜欢的两本书,一本是《孙子兵法》,一本是佛教的《禅说》。《禅说》是讲永远要吃亏,吃亏是福。在生活上的我就是禅意的

  一个人,不太愿意去跟别人争。而《孙子兵法》却是告诉人不能吃亏,要不断地赢下去。所以在生意场上我希望大家共同创造价值。

  (采访|本刊记者修思禹)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央视财经频道CCTV-2播出了《对话》特别策划——中国产业坐标系列之“栋梁之材”主持人:陈伟鸿   特邀嘉宾: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著名力学和复合材料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杜善义世界风能协会副主席、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对话》中国这十年产业坐标,今天我们请到的是“中国强度”的代言人,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请您...
未来投资聚焦经济发展新动能# 7个小时连播互动,16位嘉宾热点分享,11月2日,嘉实基金举办的“新发展 新动能——‘积极·机遇’秋季投资策略会”,给投资者奉上了一场把脉风向、洞见机遇的思想盛会,全程干货满满,金句频出,吸引了超*万人次在线观看。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师荀玉根等重磅嘉宾,联合嘉实基金...
9月29日,TCL中环发布《2022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数据显示TCL中环2022年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49.3-50.7亿元,同比增长78.53%-83.60%,其中第三季实现归母净利润20.1-21.5亿元,同比增长57.06%-67.98%。2022年业绩延续高增长态势,核心财务指标增幅明显。       业绩快速增长的背后是TCL中环双赛道的制造...
9月29日,TCL华星第8.6代氧化物半导体新型显示器件生产线项目(简称“TCL华星广州t9项目”)投产仪式于广州市黄埔区举行。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林克庆,广州市市长郭永航,中科院院士欧阳钟灿,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郑人豪,广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边立明,广州市委常委、黄埔区委书记陈杰,广东省工信厅总工程师董业民,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TCL华星CEO金旴植,TCL华星COO赵军,以及股东...
9月26日,深圳市TCL公益基金会与深圳市南山区第二外国语学校(集团)战略合作备忘录签署暨海德学校TCL公益智慧教室揭牌仪式在深圳南山顺利举行。       深圳市南山区教育局党组成员、二级调研员陈登福,TCL科技集团副总裁、深圳市TCL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魏雪,深圳市南山区第二外国语学校(集团)党委书记、校长,海德学校党总支书记、校长韩晓宏,南山区教育科学院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