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文化脸谱

吴思:关在笼子里的商人

文|本刊记者 修思禹/图|本刊记者 孟杰 日期: 2014-07-29 浏览次数: 4266

吴思习惯骑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上班,从家骑车到办公室,大概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在上下班的高峰期,他很容易就被淹没在北京街头的自行车大军里。

 

那些与他并行的人,应该没有人不知道“潜规则”这个词,但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就是“潜规则”概念的创造者。

 

 “潜规则”、 “血酬定律”、 “官家主义”……吴思发明的概念都被引用得很“火”,他所写的《潜规则》和《血酬定律》两本书,自出版以来也一直高居畅销榜。与作品相比,吴思显得格外低调。

 

但深居简出并没有掩饰住他的魅力。据传,很多喜欢他的女青年尊他为“男神”。对于这一流行网络的新词,吴思却道:“喜欢我的年轻人,应该是男青年居多吧?而且还应该是思想上有点问题,比较老气横秋的男青年”。

 

1992年,吴思出版了第一本历史体裁的书《陈永贵:毛泽东的农民》,那年他35岁。“那时我就已经老气横秋的样子,觉得什么都经历过了。”吴思说,对历史感兴趣,一般都是年纪大的人,因为到了一定的年纪,看历史已经不是看故事,而是回顾自己的一生。

 

人民大学教授张鸣曾评价,吴思是他见过的最聪明也最冷静的人,如果1978年吴思选择学经济而不是学中文,那么今天中国最知名的经济学家肯定有他一个。

 

学了中文的吴思,一直都在媒体工作,现在是《炎黄春秋》杂志社的总编辑。虽然没有学经济,但他却以特有的文人情怀,敏锐地洞察着经济发展背后,更深刻的偶然与必然。

 

 

一个人的革命

 

吴思提出“潜规则”的概念是在1998年,16年之后,与《英才》记者再谈“潜规则”,吴思坦言“潜规则”的现象已经越来越严重,特别是在生意场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潜规则”。在生意场这个大江湖中,明规则和潜规则似乎很难有泾渭分明的界线。官商勾结权钱交易都是滋养“潜规则”的土壤。甚至“潜规则”可以吞噬掉明规则。

 

吴思把官商关系中的商人角色分成了两种,一种是防御型,一种是进攻型。

 

防御型是指商人被官员利用明规则或者其他弱点敲诈勒索,为了息事宁人不得已而选择用输送利益的方式摆平关系。

 

而进攻型,则是官员手里掌握着巨大的资源,商人为了利益,积极主动向官员示好,直至把官员拉下水,共同谋利。吴思称这种进攻为一个人的革命。

 

 “中国历代都是官本位,官家说了算,资本家从来不可能当家作主。本来商人是弱势,官方是强势,但是具体到一个人,商人却很容易就买通官员,让官员为他服务,成了他利益的支配者。当权力开始为资本服务,就已经不是官家主义,而是资本主义。这时候,一个人的革命就成功了。”为了佐证自己的观点,吴思举了一个例子。

 

一块土地的价格可以是8000万也可以是一个亿,如果通过竞争,商人可能用一个亿都争不到这块地,但如果愿意付给官员个人1000万,就可能以8000万的价格拿到这块土地。可见,买通一个官员要比在市场竞争中挣1000万容易的多。官员也觉得把权力轻易变现,卖了个好价钱。双方都觉得很划算,关系越卷越深,谁也不愿意抛弃谁。而那些不跟官方勾结,不玩潜规则的商人,就可能无路可走,没有生存空间。

 

“对资本来说,这种顺应潜规则的模式看似很划算,但代价是在用钱玩命。一个官员被抓住了,会拎出一串老板。揪一个老板出来,就一定牵扯到官员。”吴思对那些一个人革命的成功者,隐隐有些担心和同情。“对那些很成功的商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钱,而是生命。如果卷入政治,玩潜规则,就是迫使自己拿生命安全,去换已经不缺的钱,这是特别荒谬的选择。”

 

 

企业家该不该谈政治

 

从历史角度看,中国是农业国,在过去的经济发展中,90%GDP是来自农业,只有10%来自工商业。但查阅今天的经济数据,会发现一个新现象,90%GDP来自工商业,其中,民营经济占了60%。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如此强大的资本力量,商人也没有过如此高的社会地位。

 

也正因为社会地位的提高,商人们对社会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企业家该不该谈政治”?这个问题一次又一次被抛到台前,当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吴思,他的答案是:关不关心政治,对商人来说,就像鸟儿关不关心笼子的大小。

 

“历史上官家一直把商人关在笼子里,限制非常严格。让长多大,就长多大,让在哪长就在哪长,绝不能乱长。今天中国的民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和影响,但仍然是关在笼子里。虽然现在的笼子比过去更开阔了,但也有边界。

 

有些领域,政府不让你碰,你敢伸手进去,就立即会被砍掉手。如果离笼子边缘很远,也许你还可以自由伸展,但是到了笼子边上,就必须得跟政治打交道。”很多企业家强调在商言商,不碰政治,吴思却认为这也是政治行为。“这就是非常明智地表示对政治的屈服,他们知道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很多商人办移民,让孩子出国,把钱转移到国外,也都是政治表态,选择让自己的公民权利含金量更高。”

 

 

打不完的“苍蝇”

 

最近,最热的新闻,无疑是一个又一个落马的“大老虎”。围观者无不拍手称快,而吴思对此的看法却并不乐观。

 

“从历史上看,只要让腐败风险加大,成本提高,腐败就会得到遏制,就像打苍蝇,使劲打,苍蝇就会少,但是,如果垃圾堆还在,就会不断地出苍蝇,根本打不完。” 

 

吴思又把话题绕回了“一个人的革命”。“绝对权力就会带来绝对腐败。只要官员手里有特权,就会有一堆的老板追着,想方设法拖他下水。能抵住这样围攻的人,太少了。” 

 

采访接近尾声时,《英才》记者忍不住问吴思,“你认为自己的思想很偏右派吗”?吴思答:“什么是左?什么是右?我原来跟权贵站一块,走着走着,发现走不通了,我就不跟着走了,如果权贵是左,我就是右,如果权贵是右,我就是左,反正我跟权贵总是相反的。”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9月29日,TCL中环发布《2022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数据显示TCL中环2022年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49.3-50.7亿元,同比增长78.53%-83.60%,其中第三季实现归母净利润20.1-21.5亿元,同比增长57.06%-67.98%。2022年业绩延续高增长态势,核心财务指标增幅明显。       业绩快速增长的背后是TCL中环双赛道的制造...
9月29日,TCL华星第8.6代氧化物半导体新型显示器件生产线项目(简称“TCL华星广州t9项目”)投产仪式于广州市黄埔区举行。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林克庆,广州市市长郭永航,中科院院士欧阳钟灿,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郑人豪,广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边立明,广州市委常委、黄埔区委书记陈杰,广东省工信厅总工程师董业民,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TCL华星CEO金旴植,TCL华星COO赵军,以及股东...
9月26日,深圳市TCL公益基金会与深圳市南山区第二外国语学校(集团)战略合作备忘录签署暨海德学校TCL公益智慧教室揭牌仪式在深圳南山顺利举行。       深圳市南山区教育局党组成员、二级调研员陈登福,TCL科技集团副总裁、深圳市TCL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魏雪,深圳市南山区第二外国语学校(集团)党委书记、校长,海德学校党总支书记、校长韩晓宏,南山区教育科学院教...
近日,地平线官宣获得奇瑞汽车的战略投资并完成交割,该笔资金将主要用于车载智能芯片的研发迭代与量产应用。同时,双方官宣在目前车载智能交互领域的合作基础上,正式开启面向高阶辅助驾驶领域的全新合作。根据规划,奇瑞汽车全新高端智能电动平台——E0X平台将采用征程®3芯片构建算力基石。该平台规划了至少五款面向L2+级以上的智能化车型,首款车型奇瑞E03将于2023年落地,将实现高速和城区NOP辅助...
9月20日,在TCL新品发布会上,全球领先智能制造科技企业TCL,宣布携手五星巴西,征战卡塔尔 !一起开T,敢为不凡!       这是继早前TCL IFA发布会上官宣四名球星:法国国家队主力后卫拉斐尔·瓦拉内(Raphael Varane)、巴西国家队边锋罗德里戈(Rodrygo)、英格兰中场新星菲尔·福登(Phil Foden)、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