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文化脸谱

阎崇年:争一时还是争千秋

文|本刊记者 修思禹/图|本刊记者 孟杰 日期: 2014-03-04 浏览次数: 2484

  “人生第一件事是立志。所有成功者都有大的志向。”开场白之后,阎崇年用同在《百家讲坛》中一样的表情与语气,开始给《英才》记者讲他心中的励志典范——努尔哈赤。

  年逾耄耋的阎崇年精神矍铄,思维敏捷,与十年前呈现在电视中的形象几乎没有差别。

  2004年,70岁的阎崇年走上《百家讲坛》主讲《清十二帝疑案》,当年的收视率创下了央视10套的历史之最。阎崇年也从学术界的专家,逐渐进入大众的视野,成为了社会名人。

  十年后的今天,他的名字和《百家讲坛》仍难已分开,在多个社会头衔中,他经常被人提及的是“在《百家讲坛》中讲清史的阎老”。

  阎崇年从1963年开始研究清史,他说自己大半生的时间都在跟“大官”们打交道,这些“大官”便是他研究了几十年的清朝皇帝。

  历史如同剖雀

  据说,克里姆林宫普京办公室里,挂在墙上唯一的画像是彼得大帝。阎崇年对此很感慨,他认为康熙和彼得大帝、路易十四这三个人极其相似,年纪也差不多,但在本土被后人认可的程度及思想地位却完全不同。

  “俄罗斯人很尊重彼得大帝,包括在前苏联时都没有否定彼得大帝的功绩,而法国人至今都尊称路易十四是太阳王。但是在中国,康熙是剥削阶级的代表人物,要被批判、被打倒。我用千年大帝称赞康熙时,曾经过反复斟酌,会不会有人反对?会不会有人跳出来骂我?会不会有人说我为封建帝王召魂?思量再三,我还是决定真实表达我的观点。”

  果然一语成谶,阎崇年并非多虑。因为在《百家讲坛》中,阎崇年对努尔哈赤、康熙、雍正、乾隆等清朝几代统治者评价颇高,为他招来了更多的是非议,从最初的网上“文斗”,质疑、谩骂,发展到现实中的“武斗”。

  2008年10月,74岁的阎崇年在无锡某书店的签售会上被掌掴。好事者还在网上叫好,称“这一巴掌是打在百年前黑暗专制的满洲贵族脸上。穿越了时空,打出了风格,打出了水平。”

  即使在文明程度相对较高的大学,对阎崇年的质疑声也不绝于耳。有一次,阎崇年在某高校演讲,有同学就“炮轰”阎崇年:“康熙是外国人,不应在中国宣扬他的功绩”;还有一次,阎崇年在另一所高校演讲,提到康熙写过1147首诗,立刻有同学回击:“康熙的诗不如李白的好”。

  “这位同学是中文系研二的学生,我问他写过几首诗,他脸一下子红了。研究中文的人,一首诗都没写过。康熙母语是满语,他要把思维转换成汉语再写诗。虽然他的诗不能和李白比,但至少比我们这些还有点学问的人写得好吧?”

  说到这,阎崇年苦笑了一下:“如果说康熙是外国人,说他是哪国人,哪国人高兴,因为康熙是哪国人,清朝就应该属于哪个国家的。提出这些疑问的人都是大学生。”

  虽然谈起与读者间不愉快的分歧,他没有提责任何人,但显然,阎崇年充满无奈:“时代在变,环境在变,但占据人类思想最主要的一些文化仍然是一脉相承。我们研究历史人物不是纯粹的因为喜欢,而是从他们身上发现今天能借鉴的地方。”

  以古论今,是文人们最擅长的表达方式。但充斥在电视中的大量古装剧几乎都是为博眼球、争收视率的闹剧。

  有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怎么打扮她就会变成什么样子。阎崇年却认为,就像解剖一只麻雀,便可了解整个雀族。无论是在商界、政界、军界做领导,看得懂历史才能更冷静地分析现实。

  董事长努尔哈赤

  早在《百家讲坛》中,阎宗年就公开说过,清朝历史上没有昏君和暴君,只有庸君,而他最欣赏的是努尔哈赤和康熙。

  “努尔哈赤就像今天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仅靠13个人,就为建立大清帝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阎崇年把努尔哈赤比做董事长,这位董事长最成功的一点就是选对了五位核心的董事会成员,即后金开国五大臣额亦都、何和礼、费英东、安费扬古、扈尔汉。这五个人从创业之初都追随努尔哈赤,对事业忠心耿耿,一心帮助董事长开拓江山,稳固政权。

  努尔哈赤的班子成员稳定到什么程度?五大臣之首额亦都的第二个儿子达启,自幼深受努尔哈赤的喜爱,收在宫中养育。后来娶了努尔哈赤的第五个女儿。达启恃宠而骄,年轻气盛,偶尔会在宫中做一些桀骜不驯的举动,额亦都对此十分担忧。

  一天,他在府里设宴,十六个儿子全部到场。大家正喝在兴头上,额亦都突然站起来,命左右捆了达启,抽出匕首对大家说:“天下哪有父亲杀儿子的?只因此子傲慢无礼,已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如果发展下去,将来必辜负大金,败我门风。尊上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任何不听从者将血染此刃!”随即将达启引入侧室处死。

  之后,额亦都到努尔哈赤那里道歉,努尔哈赤听后不但没有责罚额亦都杀了自己的女婿,反而感叹道:“你对国家的忠诚,是任何人无法相比的。”从此,努尔哈赤更加信任额亦都。而额亦都剩下的十五个孩子,无人再敢做出格之事。

  努尔哈赤的成功是深谙用人之道,康熙则是一生勤政。历史记载,康熙懂满语、汉语、蒙语、拉丁文、藏语五国语言。天天四点起床读书,早上八点在乾清门听政,没有周末,没有休息日。

  “那么高的地位,没人监督,全凭自觉,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学习,坚持听政。现在的领导再忙有康熙忙吗?但有几个领导愿意这样做?”谈着清朝的两位帝王,阎崇年突然话峰一转,谈起了李自成。

  “做君王最忌讳腐败,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一把手不能抵御诱惑,后果不堪设想。李自成的失败就是源于腐败,其打进了北京城后,还没稳定人心,就先进皇宫和手下将领们把妃子、宫女全分了,导致人心大乱。”

  郭沫若曾写了一篇《甲申三百年祭》,也曾提到李自成,大概的意思是说,李自成的失败来源于骄傲。暂且放下学术上的讨论,阎崇年似乎在用历史表明对官员腐败的深恶痛绝。

  官场多风险

  “做什么样的官,取决于是想争一时还是争千秋。争一时,一定会怎么合适怎么来。争千秋,一定要按规则走。清朝的张英就是完全按规则走,最后善终。”

  阎崇年所说的张英是康熙年间的一品大学士,也是大名鼎鼎的张廷玉的父亲。张英深得康熙的信任,却从不利用职务之便越雷池半步。他叮嘱夫人绝对不能收礼,他的夫人衣服也都是洗掉了颜色还继续穿。据说,有一次,居然被另外官家派来问事的丫鬟错认成了下人。

  “张英一生清廉,退休了回家,在山边修个小房子,每天看书写书。有时出门遇到砍柴的人,还给人让路。他们家中四代人给皇帝做老师,出了24个进士。我觉得这是成功官员,应该多宣传这样的类型。”

  其实,张英能赢得康熙信任据说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从不多说话、乱说话。即使推荐别人高升,也不会让对方知道自己在其中的作用,只是让其感谢皇恩。

   “官场多风险,做官须谨慎。”到今天谨言慎行也是官场信奉的一条哲学,张英可谓是此哲学的典范。但如果历史上只有这类官员,一个朝代也难兴盛。阎崇年又列举了另一类型的清官——郭绣。

  郭绣是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的进士,历任吴江县知县、江南道御史、左都御史、湖广总督。郭绣为官清正,耿直敢言,不畏权贵。著名的御史弹相故事中,反派主角是赫赫有名的纳兰明珠,而正派主角就是御史郭绣。

  因为郭绣的敢言直谏,致使一些权势显赫的宠臣被罢官或降级。他自己的人生也因此几次大起大落。幸而康熙帝认可他的为人,仕途虽坎坷,但最后也是善终,且被后人敬仰。

  “怎么样做官,有时候真得要看遇到什么样的皇上。郭绣遇到了康熙这样的明君,即使众多人排斥他,康熙总能保护他。如果遇到昏君,早被杀头几百次了。有的时候改变不了现实,又不愿意同流合污,最好是辞职回家。清朝有很多大学士,就选择了辞职回家。乱世、盛世都有争斗,情商很重要,智慧更重要。”

  阎崇年认为,当领导最重要的是智慧,智慧靠悟,开悟靠读书。但每每涉及到现实问题,阎崇年便缄口不语,转而又讲历史。他不说改革,不批时事,只是聊到权力时。他淡淡地说:“权力一定是需要制约的,帝制时代靠个人修养,现代社会靠法律。”

  和康熙一样每天四点起床读书的阎崇年,也许不希望触及太多时事再引来争议。或者,在历史的话题中,他有更自信的话语权。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